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先驱Joleen Mitton透过温哥华原住民时装周营造韧性和原住民社区自豪感

Joleen - FT Image
Joleen Mitton wears a coat by Sho Sho Esquiro. Photo by Evaan Kheraj.

[ Joleen Mitton 穿着 Sho Sho Esquiro 设计的外套。 照片由Evaan Kheraj提供。]

温哥华原住民时装周创办人Joleen Mitton的一生经历了很多。 她曾以模特儿身份在日本,泰国,香港以及韩国的时装秀上走秀。 她曾现身 Clinique,Vivienne Westwood 和 Kenzo 的广告。 现在,40 岁的Mitton出现在多伦多暴龙队刊登在多伦多公车上的广告

但人生并不总是五彩缤纷。 在接受 Pancouver 采访时,Mitton谈到关于在温哥华低收入市中心东区的 Main 街和 East Hastings 街拐角处度过的童年时光。

「我们知道我们是原住民,」Mitton说,「但我们没有参与任何原住民习俗或仪式,直到很久以后。 当时,作为原住民并不安全,尤其是在我居住的街区。」

成年后,她在Urban Butterflies就职,该公司由她已故的姑姑Joy Chalmers创立, 帮助接受寄养服务的原住民儿童和青少年。

对Mitton来说,这强调了将原住民年轻人与其文化重新链接的必要性。 在接受Pancouver采访时,她提到原住民的高自杀率以及给年轻人带来美好未来希望的至关重要性。

「我们的青春是神圣的,」 Mitton宣称。

她于 2017 年创创办了温哥华原住民时装周,为原住民服装设计师重拾地位,帮助儿童和青少年意识自己原住民的身份,并壮大每个人的自尊。 今年的活动将有 32 位来自Turtle Island各地的原住民服装设计师参加,并设有手工艺品市场。

此外,11 月 20 日至 23 日期间还将有四场时装秀,其活动范围延伸至伊丽莎白女王剧院的观众区。主办方随后将于11 月 25 日在Performance Works 举办闭幕派对。

Rebecca Baker-Grenier fashion
Rebecca Baker-Grenier designed this dress as part of her first full collection.

[这件衣服是由参加今年温哥华原住民时装周 32 位设计师之一的 Rebecca Baker-Grenier 设计的。]

Mitton鼓励非原住民人士参加

开幕之夜被称为「红裙活动」,自创办以来一直是温哥华原住民时装周的一环节。 该活动由 Lorelei Williams 主持,来纪念失踪和被谋杀的原住民妇女,女孩,双灵和 LGBTQ 社区成员。

多年来,在纪念游行和抗议活动中,红裙象徵着失踪和被谋杀的原住民妇女和女孩。 Mitton认为,温哥华原住民时装周标志着红裙第一次在售票活动中作为主角登场。

「此事仍然需要讨论,因为它还在发生,」 她说。

第二晚的主题是「我的所有关系」(All My Relations),将介绍来自世界各地的服装设计师以及传统做法。 「我的所有关系」(All My Relations)也恰好是Mitton公司的名字,以及她所交互和管理的篮球队的队名。 此外,Mitton也是 Supernaturals Modelling 的创始人之一兼创意总监。

第三晚的时装秀名为「原住民的未来」。 其将专注于原住民的欢乐以及主权上。 时装秀的最后一晚「西海岸精神」将庆祝该地区杰出的原住民服装设计师。

11 月 25 日,Van Vogue Jam 主办了一场适合所有年龄层的Supernatural Kiki舞会,向 Performance Works周围的自然世界致敬

Mitton希望大量非原住民人士能购买门票,参加活动并购买原住民服装和其他展示产品。

「在我们原住民的循环经济中,我们希望非原住民人士参与,」 她说,「我们需要大家共同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吸收知识是成功的一半,所以要以开放的心态和开放的心来做这件事。」

Mitton photo by Patrick Shannon
Mitton aims to inspire pride among Indigenous young people. Photo by Patrick Shannon.

[Mitton尝试激发原住民年轻人的自豪感。 照片由Patrick Shannon提供。]

Wisdom Circle提供意见

温哥华原住民时装周在xwməθkwəy̓əm(Musqueam族),Skwxwú7mesh(Squamish族)和 Səlílwo ətaʔ/Selilwitulh(Tsleil-Waututh族)的未割让领土上举行。 Mitton与东道主密切合作,并依靠由 12 名女性组成的杰出Wisdom Circle引导,她们也是时装周的共同创办人。

「当我做出决定时,我会至少与其他几个人谈谈,以确保决定是正确的,」 Mitton说, 「我认为这是Wisdom Circle的可发挥所长的地方。成员们都是非常聪明的人。 前议员Andrea Reimer就是其中一员。」

Mitton和温哥华都会区的许多原住民一样,可追溯她家祖上的根源到该地区之外的地方。 她的kookum(Cree语里祖母的叫法)在8 号条约(Treaty 8)的Sawridge区长大。Sawridge原住民位于亚省小奴湖的东端。

「她搬到这里是为了摆脱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Mitton说,「她在 50 年代移居到这里。」

Mitton的母亲是被寄养的。 Mitton称她为一个「Sixties Scooper」,指那个时期多数在白人家庭中长大的原住民孩子。 Mitton还透露,市中心东区的警察虐待了她的kookum(祖母)。 温哥华原住民时装周的创办人(Mitton)表示,他们对她那必须独自应对儿童福利系统的母亲恶言相向。

「这改变了我在世界上的生活方式,」 Mitton指出。

较浅的肤色为Mitton提供了某些优势。 她少女时就进入了模特儿界。 Mitton也是一名出色的篮球运动员,这使她能够前往 卑诗省的不同城市和保留地,并参加原住民篮球锦标赛

Joleen Mitton
JB the First Lady designed this dress worn by Joleen Mitton. Photo by Patrick Shannon.

[JB the First Lady(原住民嘻哈歌手) 设计了 Joleen Mitton 穿的这件衣服。 照片由Patrick Shannon提供。]

Inuit服装设计师将参与

实际上,她认为自己的篮球经历为温哥华原住民时装周奠定了基础。

「你会被邀请去各各不同的部落,」她说,「这些篮球锦标赛上通常都有供应商以及等等商家。这有点像帕哇小径,与锦标赛赛程非常相似。」

此后,她邀请了其中一些服装设计师参加温哥华原住民时装周。

「我认识这些人很久了,因为我一直以运动员的身份旅行,」Mitton说道。

她很高兴看到大众对原住民时装的兴趣与日俱增。 然而,Mitton提醒,长时间以来,原住民们一直在创造属于自己的风格,却只见它们被未经认可的盗用。 她希望透过温哥华原住民时装周来警醒大众。

「Cowichan毛衣并非来自哈德逊湾公司,」 Mitton坚称,「它来自Cowichan山谷。」

今年,温哥华原住民时装周将首次介绍来自西北地区的Inuit服装设计师。 Mitton将他们比作 60 年代流行音乐中的英国浪潮,好似当时来到北美的滚石乐队和其他乐队。

Mitton认为,这些英国音乐人就像这些Inuit服装设计师一样,有着很好的时尚感。 她说,Inuit人作为一个团体参加今年的活动「真的棒极了」。

她也期待在时装秀上看到年轻的原住民。 今年,Girls Who Leap 为此次活动创作了不同的作品。

「我们都来自不同的部落,」 Mitton说,「我们中的一些人会戴上丝带,有些人会戴上披肩。 这些都是我们部落的文化作品。」

「只要戴上这些东西,它是「药」,」她坚持道,「它能证明你是谁。」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Photo by Rydel Cerezo

探讨菲律宾人心境的《PIÑA》保证绝非竹竿舞表演!

舞蹈表演开始时,一群穿着蕾丝般的凤梨纤维布的「higantes」(巨人)登场,带出了菲律宾人宽宏大量的精神,更突显了布料的特质,实在是适合不过。当观众从透明的布料窥探巨人的身驱,经重新编排的四对方阵舞成为了反思和提出问题的邀请。凤梨纤维布是由凤梨叶(特别是西班牙红凤梨)天然纤维编织而成的菲律宾布料。凤梨是菲律宾殖民历史的遗物,由欧洲殖民者带到菲律宾,现已成为当地主要出口的农产品。这种舒适而轻盈的布料在当地及国际均大受欢迎而且价格高昂,因为其生产过程繁复,更是一种传统编织和刺绣的手工艺。

Read More »
Shu-Ming Chung

学者钟淑敏探索日治时期台湾移民在东南亚的隐藏历史

就像许多历史学家一样,钟淑敏博士充满好奇心。她尤其关心的是台湾人民如何应对 1895 年至 1945 年间日本对这个东亚岛屿的殖民统治。「有一个问题在我的研究中反覆出现:『台湾人在日本殖民统治下采取了什么样的抵抗?』钟博士在视频中以中文告诉Pancouver。 「在日本的官方历史叙述中,你实际上看不到台湾人的影子。」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