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劇作家Zahida Rahemtulla作品《The Wrong Bashir》以幽默手法呈現加拿大伊斯瑪儀派社區的演變

Zahida Rahemtulla by Marjo Wright
Playwright Zahida Rahemtulla wrote The Wrong Bashir as a farcical comedy, but it also includes some deeper messages about a community in transition. Photo by Marjo Wright.

[雖然劇作家Zahida Rahemtulla的作品The Wrong Bashir》是一齣滑稽喜劇,但當中亦包含關於社區轉型,並發人深省的訊息。圖片來源:Marjo Wright。]

有關身份誤會的舞台劇一向大行其道,例如是莎士比亞的錯誤的喜劇》和《第十二夜》。然而,莎翁並非這個類別的先驅。早於古希臘時代,雅典喜劇作家米南德(Menander)已在創作這類型作品。

卑詩省劇作家Zahida Rahemtulla創作的《The Wrong Bashir》是一齣包含身份誤會和滑稽元素,但以21世紀為背景的舞台劇。這部即將上演的舞台劇由Touchstone Theatre監製,以幽默手法呈現加拿大伊斯瑪儀回教社區所經歷的轉變。

Zahida透過電話向Pancouver表示,此劇是關於一個出現於大陸和世代之間的過渡性時刻,而她就是希望在它逝去前,以舞台劇方式把它記錄下來。

伊斯瑪儀是一個開明的什葉教派,教徒祖先多數來自印度西部的吉吉拉特邦(Gujarat)。在1970年代,大量伊斯瑪儀派教徒離開了東非,部份是因為烏干達獨裁者伊迪·阿敏(Idi Amin)決定驅逐80,000名擁有亞裔背景的居民。因此,數以千計的教徒來到大溫地區和加拿大其他區域落地生根。

Zahida的舞台劇講述一名叫Bashir的年輕哲學系學生獲選擔任重要教派職位。他的父母興奮萬分,在伊斯瑪儀派社區領袖到訪前早就答應了。但當他們來到後,有些人開始懷疑是否把職位委託給錯誤的Bashir。

這令到一家人感到困惑,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兒子已被選中。

該名劇作家稱,Bashir當時已感覺到巨大的存在焦慮感,而他對人生的看法亦與長輩不同,但是他意識到家人都希望他擔任新職位。

Aman Mann
Aman Mann plays Bashir, a character dealing with a lot of existential angst,

[Aman Mann飾演的角色Bashir面對巨大的存在焦慮感。]

藝術是生活的寫照

作為伊斯瑪儀派移民在加拿大出生的女兒,Zahida很理解劇中不同角色的感受。事實上,她的外祖父母曾是East Hastings街伊斯瑪儀派清真寺的第一批宗教領袖(Mukhis)。

他們亦積極參與本拿比伊斯瑪儀派宗教及文化中心(Jamatkhana)的事務。

Zahida憶述,他們當時就住在宗教及文化中心對面,並經常有訪客來到家中與他們用膳。

她還記得祖母曾吩咐祖父,為長者和獨居者送遞食物。有時候,她和兄弟姊妹都會出一分力。此外,祖父母亦以其他方式向別人伸出援手,就好像他們在東非生活時一樣。

他們最初移民到加拿大時亦受惠於其他伊斯瑪儀派教徒的社區觀念。Zahida說,這種概念與北美洲的個人化西方資本主義社會思維大相徑庭。

她稱,祖父母和父母對於需要為他人負有的義務和責任感有另一套看法。

舉例而言,社區觀念較重的社群會照顧「令人煩厭」的人。但反觀現代西代社會,這個責任就落在政府身上。

因此,Zahida認為往後在加拿大出生的伊斯瑪儀派後裔或會失去父母和祖父母的社區觀念。The Wrong Bashir》亦有探討這個議題。

「在社區移民的過程中,失去的不只是語言或文化,還有的是某種生活方式,特別是當社區意識較重的社群出現變化的時候。我對於這議題深感興趣,因為我在成長時親眼目睹這些分別。」

The Wrong Bashir
Zahida Rahemtulla, who wrote The Wrong Bashir, is uncomfortable with referring to fellow Ismailis as a model minority. Photo by Pedro-Augusto-Meza.

[圖片來源:Pedro-Augusto-Meza。]

演員陣容龐大

Zahida本來從事社區舞台劇製作,並於紐約大學阿布扎比分校(New York University in Abu Dhabi)修讀文學和阿拉伯十字路口研究(Arab Crossroads Studies)。

她在2017年開始編寫The Wrong Bashir》劇本,當中共有10個角色。她在當時才發現到專業製作與社區或校園製作舞台劇的重大分別:社區或校園舞台劇的劇作家通常會創作更多角色,以確保所有人都可以參與演出,但專業的演出卻不會這樣做。

即使此劇的演員人數眾多,但仍引起不少本地團體的興趣。Zahida原先透過Playwrights Theatre Centre的Block A計劃,以及Arts Club Theatre的Leap計劃創作The Wrong Bashir》。2018年,South Asian Arts Society在Monsoon Festival上讀演了此劇劇本。其後,此劇獲得Vancouver Asian Canadian Theatre的MSG Lab資助。

2022年,Arts Club Theatre Company推出了The Wrong Bashir》的聲音版本。Zahida表示,若非新冠疫情爆發,此劇本應可以更早安排在台上演出。

她承認,在疫情期間製作舞台劇殊不容易。

過程間的種種延誤,令她告訴家人可能需要放棄自己的夢想。

Flying Start計劃讓舞台劇重獲新生

The Wrong Bashir》是Zahida為專業劇團創作的首齣舞台劇。

她的第二部舞台劇The Frontliners》取材自與難民支援機構合作的經歷。此劇獲得Playwrights Guild of Canada頒授RBC 新晉劇作家獎,以及Theatre BC的特別優異獎。

Zahida很感激Touchstone Theatre的Flying Start 計劃挑選了The Wrong Bashir》,讓她和其他新晉劇作家的作品有機會在台上公演。這是Daniela Atiencia與其他評審團成員商討後得出的決定,而她更是《The Wrong Bashir》的導演。

Zahida認為,只有具備某種獨特基因的導演才能協助開發新舞台劇。她亦覺得自己非常幸運,能夠與Daniela在The Wrong Bashir》合作,過去也遇過不少優秀的導演。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Jason Leung photo

Elimin8Hate向人權專員作證時指出不負責任報道產生反亞裔情緒

在卑詩省人權專員戈文德(Kasari Govender)發表關於疫情期間仇恨事件長篇報告剛好一年前,她聽取了黃叔芬(Audrey Wong)的證詞。身為Elimin8Hate執行董事的黃叔芬,一開始便聚焦於反亞裔仇恨罪案的普遍性。她說,溫哥華警方在2020年接獲的報案數字,高於美國十個最多人居住城市的報案數字總和。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