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原住民Aysanabee以大热专辑Watin获朱诺奖提名

Aysanabee by Jen Squires
Aysanabee always dreamed of being a musician, but his grandmother urged him to have a Plan B, which is why he worked as a journalist prior to recording Watin. Photo by Jen Squires.

[图片描述: Aysanabee一直梦想成为一位音乐家,但他的祖母提醒他要有后备计画,所以他在录制专辑Watin前是一位记者Photo by Jen Squires.]

来自Oji-Cree族的唱片歌手Aysanabee现在正处于事业的高峰。他在2月15日和3月2日分别在加拿大两个最大的英语城市,温哥华的Fox Cabaret和多伦多巡回演出。他也是3月11日CBC直播朱诺奖时的表演者之一。

此外,Aysanabee以他祖父名字命名的专辑 Watin 获得了「年度当代原住民艺术家或团体」的提名。

对于这位来自安大略省北部西部桑迪湖原住民 Sucker Clan 的前记者来说,这是一次惊人的成果。但成功并没有冲昏他的头脑。

「我只是站在身为巨人的原住民艺术家前辈之上。」Aysanabee 透过 Zoom 告诉 Pancouver说:  「如果这张专辑在 10 年前发行,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

Watin 是一张概念专辑,将他祖父的声音融入了一系列有节奏和醉人的的歌曲中,记录了过去和现在的原住民生活。 专辑中最后一首曲目《Nomads》十分激动人心,亦在 CBC Music 的前 20 名排行榜上名列第一。影片穿插着Aysanabee 的祖父,他的「指路明灯」,述说着充满智慧的语言。

「我确实记得写那首歌时非常感动。」Aysanabee 说。

在他三岁时离开桑迪湖的家后,他的祖父为他提供了避风港。这个男孩最终和他的祖父一起住在位于曼尼托巴省的帕斯,直到将近三年后他与妈妈团聚。

在接受 Pancouver 的采访时,Aysanabee 透露写《Nomads》让他如释重负。

他说:「我创造了这张唱片,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觉得我做了一件好事。」

袓父对Aysanabee的影响深远

他还透露 Watin 其实是疫情的产物。当他的祖父住进看护中心时,他正在为 CTV News 工作。 Aysanabee 被困在家里,因为担心老人的健康,所以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给他。

「他忘记了很多事情,但这时候我的记者魂就上身了。」Aysanabee 说。

他请求他的祖父允许将谈话录音。如此一来,Aysanabee 将更瞭解他自己的传承并保留这一重要的家族历史。

Aysanabee 回忆道:「直到很久以后这张专辑才引起人们的注意,那时我们基本上进行了将近一年的录音工作。」

他会坐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戴着耳机听祖父弹奏吉他的声音。最终歌曲的灵感开始涌现。专辑中的第一张首歌曲《Seeseepano》是 Aysanabee 向他的祖父询问这个词的含义的结果。

Aysanabee说:「Seeseepano是他父亲的名字。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它代表什么。」

这不是因为他的祖父遗忘了这一点。是因为他年纪轻轻就被送进了寄宿学校,一直没有机会瞭解到。

在写完这首歌和其他几首歌后,Aysanabee突然意识到他可以制作一张唱片,就像以音乐制成的相册一样。他召集了一个团队,包括制作人兼工程师 Hill Kourkoutis,他们在 Barrie 的 The Lair 和多伦多的 Lincoln County Social Club 进行了录制。 它于 2022 年 11 月 4 日通过 Ishkōdé Records/Universal Music Canada 发行。

Aysanabee 说:「单单只是回想你这一切发生的经过,都感到不可思议。」

Aysanabee granddad
Aysanabee shared this image of his grandfather on Watin.

[图片描述: Aysanabee在Watin分享了他祖父的影像。]

从演唱雷鬼爆红

他的才华不容置疑,这就是这位多伦多艺术家在 2021 年成为了女性原住民拥有的Ishkōdé Records旗下艺人的原因。

加入一点 Tom Waits,一点 Bruce Springsteen,也许还有一点来自 Kings of Leon 的 Caleb Followill——这才大致接近 Aysanabee 的声音。

但这并不是他一贯的唱歌风格。他的第一场演出是在 Thunder Bay 举行的 Battle of the Bands 活动,其他大多数参赛者都是摇滚乐手或民谣歌手。

Aysanabee 回忆道:「我们成立了一支雷鬼乐队,然后我开始用你听过最浓、最重的牙买加口音唱歌。」

这背后有一个故事。在搬到 Thunder Bay 之前,Aysanabee 与他的妈妈和兄弟姐妹一起住在 Kaministiqua,离市区大约 40 分钟路程。

那里没有自来水,也没有电,但家里有一台发电机。 当他的兄弟搬出去时,并没有带走 Bob Marley 的音乐。

Aysanabee 说:「当我们打开发电机时,我会听这些 Bob Marley的 CD。他还留下了一把吉他,我开始写歌。我从那时开始受到影响。」

回想起那次活动中演唱雷鬼音乐,他不禁轻笑了起来,他很好奇别人会怎么看这样一位原住民小孩唱黑人的音乐。但他说那是 Thunder Bay,所以没有人会质疑这一点。过了一段时间后,Aysanabee 才意识到也许原住民孩子不应该挪用他人的文化。

「我想知道那是否仍有录像片段,我希望不会有人再看到它。」他笑着说。

新闻工作为他提供了后盾

如果不是因为在他年幼时发生了巨变,他就不会在音乐上一飞冲天。为了谋生,Aysanabee 曾在十几岁时从事采矿业。这不是大多数人想像中的在地底用镐挖矿。相反,他会乘飞机或滑雪去安大略省北部的偏远地区提出拥有权。

「我一直工作到 19 岁,有过几次差点死掉。」他说。

最可怕的事情发生在他穿着雪鞋穿过结冰的河流时跌入冰层。他能感觉到自己掉进冰里,差点被吸进去。

Aysanabee 回忆道:「那一刻我不禁想,我的人生在做什么?我一边想一边挥动斧头把自己拉过这条河,因为冰正在破裂。」

他好不容易上了对岸,生了火,然后穿着雪鞋徒步回到了营地。

Aysanabee 说:「我们完成了工作,我刚刚订好了去多伦多做音乐的机票。」

从青少年期起,Aysanabee 就想成为一名全职音乐家。但他的祖母告诫他必须要有后备计画,这就是他去念新闻系的原因,并于 2012 年从 Centennial College 毕业并获得文凭。

随后在《赫芬顿邮报》找到了一份工作,然后在 CTV 担任了六年的数码内容编辑。他于 2022 年 3 月辞职,全职投入音乐。

「如果我没有进入新闻业,我就无法像现在这样制作这张唱片。这张唱片几乎就像新闻和音乐一样放在一起。」Aysanabee 承认道。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Van Lefan

音乐家兼音景艺术家乐凡仍铭记卑诗省及台湾的原住民传统

温哥华音乐家兼环保人士乐凡(Van Lefan)对自小而来一直持有的内核价值观作出了调整。在台湾出生的她于11岁的时候与家人移民至枫树岭。她透过Zoom视频会议向Pancouver说:「我整辈子都觉得自己是来自台湾。」然而,她于去年到访该岛国的时候,由衷地觉得原住民才是台湾真正的首批居民。她是于排湾族传统领地的台东县产生这种觉悟。

Read More »
Phyllis Poitras-Jarrett

艺术家Phyllis Poitras-Jarrett为兔年灯笼添加梅蒂图案

来自里贾纳的退休教师Phyllis Poitras-Jarrett不单希望创作优美的艺术品,更尝试透过兔子,水牛、地鼠和其他动物的画作,鼓励观赏者思考生物多样性,以及她的梅蒂(Métis)文化。Phyllis在家中透过Zoom视频会议向Pancouver表示,自己从小热爱艺术,而且颇具天份。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