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妈,我想要吃跟别的孩⼦⼀样的午餐 — 《Riceboy Sleeps》观后感

A still from the film Riceboy Sleeps: a Korean-Canadian mother and her young son read a book together on the couch of their home.
Riceboy Sleeps is an immigrant story, a family drama, and what it means to "become Canadian."

Riceboy Sleeps是关于移⺠的故事,是⼀出家庭剧情片,更揭⽰了成为加拿⼤⼈的意义]

「妈,我想要吃跟别的孩⼦⼀样的午餐。」

就这么⼀个看似简单的要求,尽管得到了⺟亲的⾸肯,但从银幕上这位⺟亲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内 ⼼有多难过。我亦随即回想起在⾃⼰八岁的时候,曾经向⺟亲作出同样的要求。我不禁好奇,⺟ 亲她当时是否与获奖家庭剧情片《Riceboy Sleeps》的主⾓So-young⼀样的表情。

移⺠到加拿⼤是⼀个全新的生活、满怀希望的开端,以及迈向更美好将来的第⼀步。但这同时也意味着必须舍弃原有的⽣活、放弃过去,⼀切从零开始的生活。电影中的两⺟⼦对韩国没有太多牵挂,所以移⺠对他们来说或许是崭新的⽣活体验。然⽽,在陌⽣国度中从零开始从来都不是⼀件容易 的事。

这部电影是根据导演的⼈⽣,以及他与⺟亲的交互关系所拍摄的电影。Anthony Shim 他的部份童年是在⾼贵林⼀个逐渐成型的韩裔社区中渡过。片中⾚裸裸地呈现了不堪的移⺠经历,剧中儿⼦Dong-hyun(由 Dohyun Noel Hwang 和 Ethan Hwang饰演)除了要⾯对与⾃⼰外貌截然不同的同学和邻居外, 还要去适应新的语⾔和环境。

我也是在年纪很⼩的时后就移⺠到加拿⼤,因此这些片段深深打动了我。我还记得与⽗⺟⼀同 为我挑选英文名字的情境。然而在多年后我才发现,虽然有了英文名字能让我更容易在学校交到朋友 ,却同时把部分的自己给埋藏了,甚至遗忘了那部分的⾃⼰。曾经被我遗弃的东⻄有可能重新找 回来吗?

同化的第⼀步:把你的⾝份与陌⽣的⾳节和发⾳连系起来,这样可以让老师更容易叫出你的名字。

同化不必是暴⼒的⽅式。Anthony认为,很多亚裔移⺠最初到埗时都希望自己可以尽快融入。这其 实是⼀种⾃我保护⽅式,因为他们知道⾃⼰⿊⾊头发和棕⾊眼睛的外观,会永远先被视为是外⼈。 他们或许改变不了⾃⼰说英语的腔调,但⾄少可以确保孩⼦的英语⼝⾳,听起来和收⾳机上的没 有差别。

Anthony就第⼀代移⺠议题接受Pancouver访问时曾经表⽰,很多移民⽗⺟的思维是他们或许无法用加 拿⼤⼈的⽅式来管教孩⼦,甚⾄无法融入当地,但⾄少他们的孩⼦是可以融入的。

这部影片显然是向导演的⺟亲,以及所有为了孩⼦舍弃⾃⼰原有⽣活的移⺠⽗⺟致敬。作为⼀个 孩⼦,我们无法真正理解⽗⺟为了孩子所作出的牺牲。在电影里头,当So-young正在打扫的时候 ,⼩⼩的Dong-hyun在屋⼦里东奔⻄跑的玩耍。到他稍为⻑⼤后,他只顾倒头⼤睡,却要由 So-young为他收拾房间。Choi Seung-yoon精湛的演技,演活了这名威严、坚强、不屈不挠的勇 敢⺟亲。

作为⼀名亚裔加拿⼤女性,So-young拒绝成为典型的顺从女⼦,令我留下深刻印象。当她被⽩⼈ 同事触摸臀部骚扰时,并没有⼈为她挺⾝⽽出时,她只能⾃⼰捍卫⾃⼰的权益。当Dong-hyun的 校⻑认为她英语说得不好,就算打她主意她也会默然接受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表达出⾃⼰的愤 怒和厌恶。因为她清楚知道,⾝为单亲⺟亲和新移⺠,她根本没有其他⼈可以依赖。

导演把她塑造成愿意为⾃⼰和儿⼦挺身而出的⾓⾊,是因为他希望真实地呈现韩国女性。他更想为改变北美⺠众对韩国女性的看法作出贡献。

或者有些⼈会因为移⺠故事充满艰辛和创伤⽽对这类电影却步。Riceboy Sleeps却能够在文 化差异所产⽣的失落感与坚持不懈的毅力带来的满⾜感之间,巧妙地找到平衡点。

就以片中保留⾃⾝文化与适应所谓「加拿⼤⼈」⽣活之间的⾓⼒为例,青少年时期的Dong-hyun

将头发染成⾦⾊,更戴上有⾊隐形眼镜。然⽽,他还是可以灵活⾃如地以英语和韩语与⺟亲交 谈。

移⺠者每天⾯对双重的语⾔、不同的食物和习俗的冲突等问题。即使你可以在新国度里落地⽣根,但你⼜是否能原谅⾃⼰为此⽽作出的改变?

在电影中⼀幕,So-young让儿⼦挑选英文名字,但也表⽰即使他决定不要英文名字,继续沿⽤ Dong-hyun也没有问题。就算当时我还未知道电影的故事内容,但这段在预告片中出现的片段已 ⾜以让我热泪盈眶。我的英语名字并非我真正的名字,但就连我的家⼈也很少会以我真正的名字 来叫我。So-young会以儿⼦的两个名字称呼他,在外⾯时⽤英文名字,在家则⽤韩语名字。或许 这是她保有熟悉的旧事物的⽅法,也解释了为何她没有给⾃⼰挑选英文名字。

对我来说,这正是电影成功之处:在成为加拿⼤⼈艰钜⽽混乱的过程中,却也勾画出⺟⼦间强烈 的爱与关怀之情。

Riceboy Sleeps was shot mainly in Greater Vancouver, with some scenes in South Korea.

Riceboy Sleeps主要在⼤温地区取景,部份场景在南韩拍摄。]

我好像从来没有感谢过⺟亲每天为我所作的三明治,因为它们从来不是重点。即使后来当⼀些不 是亚裔的同学炫耀着他们的午餐是炒饭和饺⼦时,⽽我还是在努⼒的吞下火腿起司三明治。移⺠的意义依然是寻求更美好的梦想,将来能有更多更好的选择⽽作出的决定。

Riceboy Sleeps不是关于克服种族主义的伟⼤故事,也并非⼀部催泪电影,虽然我的泪⽔在播映期间没有停过。导演表⽰,这是「⺟⼦寻家的故事」。有时候,家未必是实质的处所,⽽我们的⾝分认同也不是单凭你带甚么类型午餐来界定。

 

最后,我希望以电影的两句对⽩来结束:

儿⼦问道:「我们该回去吗?」

⺟亲回答说:「已经没有退路了。」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Phantom Eye by Steven Beckly

李康然(Steven Beckly)的Capture Photography Festival参展作品《Phantom Eye》高挂在布勒街之上

2021年7月2日清晨,墨西哥湾上演了一幕奇境:由水底管道泄漏出来的燃气着火,造成海面在燃烧的景象。数小时后,这个位于尤卡坦半岛以西的「火眼」终于被扑灭,而这不寻常事件的画面亦已经在社群媒体上疯传开去。Capture Photography Festival执行长Emmy Lee Wall表示,人类直觉上会相信照片代表着真相,但上述事件并非如此,因为根据物理定律,水并不能燃烧起来。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