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小提琴家Tom Su藉他的音乐,传播快乐和创建同理心给人们

Tom Su violin
Tom Su has played violin in seniors' homes in Burnaby and in Taiwan, as well as for dementia patients in Burnaby Hospital and for kids in a children's hospice in Montreal.

李秀 中译

2023年1 月 22 日在温哥华Orpheum 举行的农历新年音乐会,由指挥Nicholas Urquhart带领下演出相当精彩。但是观众可能没注意到一位多才多艺小提琴家,20年前从台湾移民来的Tom Su 苏恩圣,现在他是 Harmonia乐团众多穿着优雅成员之一,尽管他在温哥华最大音乐厅舞台表现出色,但他承认以前在大批观众前会紧张甚至影响他拉奏的手。

「但那不会阻止我,我一直想应该可以找到解决的方法。」他在 Fraserhood 咖啡店告诉Pancouver记者。「实际上许多音乐家都会怯场,甚至导致很多人停止演出, 这是多么可惜。」

后来他藉着在医院病房和老人院来转换追求他音乐的热情,并且在全职担任电讯公司Telus经理同时完成了这项工作。

如果在失智中心轻症患者神智较清晰,他就询问他们最喜欢的歌曲,并根据自己的专业制作音乐播放清单。他真的为当地失智症患者带来阳光,也协助医生实验了解病患大脑中发生之事,医生进而可为病人开音乐处方。

「我就是处方。」Tom打趣的笑了笑,接着坚定的说:「音乐确实可以刺激人的大脑。」

Tom Su
Tom Su hopes to inspire other musicians to volunteer.

Tom 说: 音乐应无处不在

Tom分享他的故事,希望能激励其他音乐家进入志工行列。对他来说,音乐不该只在音乐会舞台表演,需要人们去音乐厅欣赏。他更想让音乐朋友知道,音乐应该无处不在。

心善的父亲患癌后,Tom才第一次接触到病人。在父亲去世之前,2016 年起他和父亲在本拿比医院度过很长一段时间。那些日子,他注意到不会说英语的病人无法与医生和护士沟通的无助。

作为会说普通话和台湾话的他,觉得自己可以提供一些免费翻译帮忙。但义工经理注意到他喜欢和人聊天,所以没有让他做翻译,而是让他与没有朋友家人拜访的病人们交谈。

「他们非常孤独,所以我的工作实际上是与患者及家人交谈并鼓励他们。」他回忆道。

在三小时值班中,他可与10 到15个人交谈。估计这些年来已与 1000 名以上患者及家属交谈过。和95% 的人说英语,和5% 的人说普通话。他明白有些人喜欢听他拉琴,因为他们去不了音乐厅。后来医院同意这想法,2019年请他去失智以及临终病房演出。

Tom Su
Tom Su loves playing violin for children, including these kids on Penghu Island.

患者的非凡反应

在每次表演,他会建大约15首歌曲的曲目,其中包括50年代60年代老歌。

有一次在音乐分享中,发生令人惊奇的事。一位80多岁老妇人,自始至终都蜷蹲在角落,他发现没有人真正关注她。

但当Tom开始拉奏《多美好的世界What a Wonderful World》,他惊讶这位太太突然站起来。护士和医生也急忙问:「这位女士怎么了?」接着她走到正在看报纸的老先生身边,握住他的手开始跳舞。

那位先生感恩的对Tom说 :「她是我的妻子,你拉的那首曲是我们60年前婚礼的歌曲。」

他还有其他暖心故事要讲,例如在 North Burnaby 的 Fellburn 护理中心,他喜欢播放电影中的音乐并同时出现在显示屏。比如他表演“Moon River”就会配合《蒂凡尼早餐》中奥黛丽赫本演唱的电影片段,由他在一旁用小提琴伴奏现场表演。

慷慨的精神

有一次Tom在本拿比医院与一位抑郁老妇人交谈,他想知道她喜欢什么音乐。「她开始跟我说德语歌名, 我听不懂。」Tom回忆道,然后她说德国的儿童音乐很快乐,让她想起童年。于是Tom开始查找40-50年代德国儿童音乐并集成到播放清单,就这样将旋律通过耳机发送到这位患者耳朵,她非常高兴开始唱歌了。

「真的可以通过音乐刺激大脑,减缓失智症的发展。」他兴奋的说。

Tom Su videos
Tom Su sent positive messages to countries when they were in the throes of a deadly COVID wave.

应对疫情

2020年宣布Covid疫情大流行时,Tom不得不停止为老年人现场表演。他改为在 YouTube 录制歌曲。圣诞节时并电邮发到加拿大约65家护理机构,以便在显示屏上播放。他感同身受透过旋律来抚慰比他更不幸的人。疫情严厉时,他都会为那里的人录制音乐。

「我的第一个国家是法国,我录制人人皆知的音乐,比如《玫瑰人生 La Vie en Rose》等等。」

接着继续为意大利、西班牙、 美国和英国录制歌曲。当2022年乌克兰爆发战争,他又录制特别的音乐信息: 他想向那些正受难的人民传递正能量。2021年夏天解禁,可恢复为养老院进行户外活动,年底他就回到病房,包括圣诞节为病患送上节日音乐。

2022年回台湾随母亲归乡到澎湖,除配合活动外,他在300 年历史的天后宫拉琴带欢乐给乡亲,也在澎湖小学表演迪士尼电影《冰雪奇缘》(Frozen) 的“Let It Go” 受到热烈交互。此外,经常在蒙特娄 Le Phare 儿童临终病房以及 S.U.C.C.E.S.S.、Mosaic 和卑诗省移民服务协会演出。

父母的基因塑造了Tom

Tom今年53岁,他开玩笑说他学音乐54年了,因为他在妈妈肚子里就接触音乐教育,也就说妈妈怀他时是最疯钢琴的时段。接着他不到五岁就开始学习小提琴,姐姐则是弹钢琴和大提琴。实际上,他小时候没有接触过很多流行音乐,而是受古典音乐的训练,所以和贝多芬、莫札特甚至德佛札克一起长大的。

他的母亲李秀 (Louise Lee-Hsiu)著有18本书,包括一部见证历史的台湾小说,叙述澎湖两大家族兴衰纠葛的《井月澎湖》; 而他父亲则是一名土木工程师,父亲经常说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重要的是用心去爱人。他结合了母亲的艺术基因和父亲的慈爱精神,是一个理性和感性完美的结合。

获得音乐学士学位后,在瑞士学习饭店管理。但移民加拿大后,虽然拥有多重学位,但在这个领域找到工作却遇到了很大困难。于是他去维多利亚大学,并于 2005 年获得MBA硕士学位。在投出大约50份履历后,终于在惠斯勒一家五星级饭店找到销售经理职位。他说他必须经过七次面试,几个月后,主管对他带有些许口音的英语无法代表他们五星级饭店的形象,最终他决定离开那家饭店。

与新移民交朋友

他搬回温哥华并在Telus找到工作,那次饭店的经历,使他对其他移民产生极大同理心。

「作为新移民,在西方生活并不容易。」他说。

约六年前,Tom在Vancouver Sun(温哥华太阳报)读到一篇关于居住在Metrotown的叙利亚难民家庭文章。那是在他家附近,他写信给记者,于是结识叙利亚这家人,两家成为好朋友。

作为一名移民,他知道可以终生抱怨歧视,但他采取行动改善社会疏离感。在他看来,加拿大是文化马赛克,不像美国是大熔炉。他认为加国可以把多元文化拼凑成一件美丽艺术品,但遗憾的是,不同文化并不相互交流,他希望能改善这一个缺点。

2022 年温哥华 TAIWANfest,主办人Charlie Wu问他是否愿意上台独奏。Tom回答,他更喜欢在台下走动进入人群表演。作家母亲帮他想出一个标题《走动的旋律Walking Melodies》,于是他在温哥华市中心最热闹的Granville街演奏四场。对他来说,这一切都是把音乐带到人群拉近距离。

他笑着说:「音乐没有口音!」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Jeff Bova

葛莱美得奖音乐家 Jeff Bova 将于温哥华 Jade Music Fest 缅怀来自广东的祖父

Jeff Bova 在他辉煌的音乐生涯中曾就不同话题接受访问。

他曾以席琳·迪翁《Falling into You》专辑其中一位制作人的身份获得葛莱美奖,并就此发表感想。这名才华横溢的键盘手还与众多歌星合作,包括蒂娜‧透娜、麦可·杰克森、凯蒂·佩芮、比利·乔尔、辛蒂·罗波、诺娜·罕醉克斯及贺比·汉考克等。

Read More »
Shu-Ming Chung

学者钟淑敏探索日治时期台湾移民在东南亚的隐藏历史

就像许多历史学家一样,钟淑敏博士充满好奇心。她尤其关心的是台湾人民如何应对 1895 年至 1945 年间日本对这个东亚岛屿的殖民统治。「有一个问题在我的研究中反覆出现:『台湾人在日本殖民统治下采取了什么样的抵抗?』钟博士在视频中以中文告诉Pancouver。 「在日本的官方历史叙述中,你实际上看不到台湾人的影子。」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