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小提琴家Tom Su藉他的音樂,傳播快樂和建立同理心給人們

Tom Su violin
Tom Su has played violin in seniors' homes in Burnaby and in Taiwan, as well as for dementia patients in Burnaby Hospital and for kids in a children's hospice in Montreal.

李秀 中譯

2023年1 月 22 日在溫哥華Orpheum 舉行的農曆新年音樂會,由指揮Nicholas Urquhart帶領下演出相當精彩。但是觀眾可能沒注意到一位多才多藝小提琴家,20年前從台灣移民來的Tom Su 蘇恩聖,現在他是 Harmonia樂團眾多穿著優雅成員之一,儘管他在溫哥華最大音樂廳舞台表現出色,但他承認以前在大批觀眾前會緊張甚至影響他拉奏的手。

「但那不會阻止我,我一直想應該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他在 Fraserhood 咖啡店告訴Pancouver記者。「實際上許多音樂家都會怯場,甚至導致很多人停止演出, 這是多麼可惜。」

後來他藉著在醫院病房和老人院來轉換追求他音樂的熱情,並且在全職擔任電訊公司Telus經理同時完成了這項工作。

如果在失智中心輕症患者神智較清晰,他就詢問他們最喜歡的歌曲,並根據自己的專業製作音樂播放清單。他真的為當地失智症患者帶來陽光,也協助醫生實驗了解病患大腦中發生之事,醫生進而可為病人開音樂處方。

「我就是處方。」Tom打趣的笑了笑,接著堅定的說:「音樂確實可以刺激人的大腦。」

Tom Su
Tom Su hopes to inspire other musicians to volunteer.

Tom 說: 音樂應無處不在

Tom分享他的故事,希望能激勵其他音樂家進入志工行列。對他來說,音樂不該只在音樂會舞台表演,需要人們去音樂廳欣賞。他更想讓音樂朋友知道,音樂應該無處不在。

心善的父親患癌後,Tom才第一次接觸到病人。在父親去世之前,2016 年起他和父親在本拿比醫院度過很長一段時間。那些日子,他注意到不會說英語的病人無法與醫生和護士溝通的無助。

作為會說普通話和台灣話的他,覺得自己可以提供一些免費翻譯幫忙。但義工經理注意到他喜歡和人聊天,所以沒有讓他做翻譯,而是讓他與沒有朋友家人拜訪的病人們交談。

「他們非常孤獨,所以我的工作實際上是與患者及家人交談並鼓勵他們。」他回憶道。

在三小時值班中,他可與10 到15個人交談。估計這些年來已與 1000 名以上患者及家屬交談過。和95% 的人說英語,和5% 的人說普通話。他明白有些人喜歡聽他拉琴,因為他們去不了音樂廳。後來醫院同意這想法,2019年請他去失智以及臨終病房演出。

Tom Su
Tom Su loves playing violin for children, including these kids on Penghu Island.

患者的非凡反應

在每次表演,他會建大約15首歌曲的曲目,其中包括50年代60年代老歌。

有一次在音樂分享中,發生令人驚奇的事。一位80多歲老婦人,自始至終都蜷蹲在角落,他發現沒有人真正關注她。

但當Tom開始拉奏《多美好的世界What a Wonderful World》,他驚訝這位太太突然站起來。護士和醫生也急忙問:「這位女士怎麼了?」接着她走到正在看報紙的老先生身邊,握住他的手開始跳舞。

那位先生感恩的對Tom說 :「她是我的妻子,你拉的那首曲是我們60年前婚禮的歌曲。」

他還有其他暖心故事要講,例如在 North Burnaby 的 Fellburn 護理中心,他喜歡播放電影中的音樂並同時出現在螢幕。比如他表演“Moon River”就會配合《蒂凡尼早餐》中奧黛麗赫本演唱的電影片段,由他在一旁用小提琴伴奏現場表演。

慷慨的精神

有一次Tom在本拿比醫院與一位抑鬱老婦人交談,他想知道她喜歡什麼音樂。「她開始跟我說德語歌名, 我聽不懂。」Tom回憶道,然後她說德國的兒童音樂很快樂,讓她想起童年。於是Tom開始尋找40-50年代德國兒童音樂並整合到播放清單,就這樣將旋律通過耳機傳送到這位患者耳朵,她非常高興開始唱歌了。

「真的可以通過音樂刺激大腦,減緩失智症的發展。」他興奮的說。

Tom Su videos
Tom Su sent positive messages to countries when they were in the throes of a deadly COVID wave.

應對疫情

2020年宣布Covid疫情大流行時,Tom不得不停止為老年人現場表演。他改為在 YouTube 錄製歌曲。聖誕節時並電郵發到加拿大約65家護理機構,以便在螢幕上播放。他感同身受透過旋律來撫慰比他更不幸的人。疫情嚴厲時,他都會為那裡的人錄製音樂。

「我的第一個國家是法國,我錄製人人皆知的音樂,比如《玫瑰人生 La Vie en Rose》等等。」

接著繼續為意大利、西班牙、 美國和英國錄製歌曲。當2022年烏克蘭爆發戰爭,他又錄製特別的音樂信息: 他想向那些正受難的人民傳遞正能量。2021年夏天解禁,可恢復為養老院進行戶外活動,年底他就回到病房,包括聖誕節為病患送上節日音樂。

2022年回台灣隨母親歸鄉到澎湖,除配合活動外,他在300 年歷史的天后宮拉琴帶歡樂給鄉親,也在澎湖小學表演迪士尼電影《冰雪奇緣》(Frozen) 的“Let It Go” 受到熱烈互動。此外,經常在蒙特婁 Le Phare 兒童臨終病房以及 S.U.C.C.E.S.S.、Mosaic 和卑詩省移民服務協會演出。

父母的基因塑造了Tom

Tom今年53歲,他開玩笑說他學音樂54年了,因為他在媽媽肚子裡就接觸音樂教育,也就說媽媽懷他時是最瘋鋼琴的時段。接着他不到五歲就開始學習小提琴,姐姐則是彈鋼琴和大提琴。實際上,他小時候沒有接觸過很多流行音樂,而是受古典音樂的訓練,所以和貝多芬、莫札特甚至德佛札克一起長大的。

他的母親李秀 (Louise Lee-Hsiu)著有18本書,包括一部見證歷史的台灣小說,敘述澎湖兩大家族興衰糾葛的《井月澎湖》; 而他父親則是一名土木工程師,父親經常說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重要的是用心去愛人。他結合了母親的藝術基因和父親的慈愛精神,是一個理性和感性完美的結合。

獲得音樂學士學位後,在瑞士學習飯店管理。但移民加拿大後,雖然擁有多重學位,但在這個領域找到工作卻遇到了很大困難。於是他去維多利亞大學,並於 2005 年獲得MBA碩士學位。在投出大約50份履歷後,終於在惠斯勒一家五星級飯店找到銷售經理職位。他說他必須經過七次面試,幾個月後,主管對他帶有些許口音的英語無法代表他們五星級飯店的形象,最終他決定離開那家飯店。

與新移民交朋友

他搬回溫哥華並在Telus找到工作,那次飯店的經歷,使他對其他移民產生極大同理心。

「作為新移民,在西方生活並不容易。」他說。

約六年前,Tom在Vancouver Sun(溫哥華太陽報)讀到一篇關於居住在Metrotown的敘利亞難民家庭文章。那是在他家附近,他寫信給記者,於是結識敘利亞這家人,兩家成為好朋友。

作為一名移民,他知道可以終生抱怨歧視,但他採取行動改善社會疏離感。在他看來,加拿大是文化馬賽克,不像美國是大熔爐。他認為加國可以把多元文化拼湊成一件美麗藝術品,但遺憾的是,不同文化並不相互交流,他希望能改善這一個缺點。

2022 年溫哥華 TAIWANfest,主辦人Charlie Wu問他是否願意上台獨奏。Tom回答,他更喜歡在台下走動進入人群表演。作家母親幫他想出一個標題《走動的旋律Walking Melodies》,於是他在溫哥華市中心最熱鬧的Granville街演奏四場。對他來說,這一切都是把音樂帶到人群拉近距離。

他笑著說:「音樂沒有口音!」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Wing Sang Building

華裔博物館在國慶日開幕前夕獲得1,000萬元的卑詩省政府額外資助

位於溫哥華唐人街的歷史建築永生號大樓即將改建成新的華裔博物館,成為旅遊及教育景點。另外,持有大樓的卑詩省華裔博物館協會將獲得1,000萬元的省政府額外資助。政府新聞稿稱,這項撥款將用作支付博物館於7月1日開放前夕的「翻新和營運成本」。加拿大華裔博物館的首任首席執行官李林嘉敏博士表示:「抵銷營運成本的影響也將使我們能投入更多的時間與心思,進一步優化訪客體驗,這對博物館的成功至關重要。」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