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毛毡艺术家 Chantal Cardinal 以自己搜集到的羊毛纤维制作椅子、雕塑和优雅的挂毯

felt artist Chantal Cardinal
Chantal Cardinal prepares her fibers with a hand-operated drum carder. Photo by Charlie Smith.

【 Chantal Cardinal 使用手动滚筒梳毛机准备她的纤维材料。摄影:Charlie Smith。】

到 Chantal Cardinal 工作室参观的访客一进门就会立刻看到一把大椅子悬挂在天花板上。但这把椅子不是用聚酯或其他合成织物制成的。相反地,这位前蒙特娄居民完全以手工制作这件作品,使用湿毛毡将羊毛纤维绑在一起,创造出手工毛毡。

「当我第一次在这里开设自己的工作室时,基本上我想让人们坐下来,开始对话,」 Cardinal 告诉《Pancouver》。

这把毛毡椅子自2017年的东区文化艺术节 (Eastside Culture Crawl) 以来一直放在东温哥华的艺术工厂 (Arts Factory) 工作室内。Cardinal 笑着说,它已经被数百位不同身形大小的人们测试过。

felt chair

【不同身形大小的人都坐过这把毛毡椅子。】

像其他毛毡艺术家一样,Cardinal 制作具功能性和可穿戴的产品。透过她的设计公司 FELT à la main with LOVE,她还创作出优雅的艺术品。这些包括色彩缤纷的挂毯,提供了吸收噪音的额外好处。

「我的艺术形式没有任何限制,」Cardinal 说。「所以,我可以做雕塑作品。我可以做平面或3D的作品。可以像椅子那样大,供人坐着。也可以非常小,像珠宝一样。」

几年前,Cardinal 获得了 Vancity 素里中心 (Surrey Centre) 分部的一个公共艺术委托。她用从 Abbotsford 一座羊牧场搜集来的羊毛制成了色彩鲜艳的毛毡作品《集体之手绽放 (Collective Hands Blooming)》。

这成为了一个转捩点。她从原本的购买一卷一卷的加工羊毛到亲自参观牧场、参加羊毛拍卖会和剪羊毛以查找羊毛纤维。

「这样反而增加了更多任务作,」Cardinal 说。「但却更具意义,还有更能和材料的来源地产生链接。」

「我会帮忙清理和分类羊毛,有时甚至会帮理毛师抓住羊,但那主要是我丈夫的工作,如果他来帮忙的话。」

【 YouTube 影片】

Cardinal 将纤维用湿以制作毛毡

她将羊毛带回她位于工业大道 (Industrial Avenue) 的工作室,将纤维摊开在她的大工作桌上。然后,她将纤维放入梳毛机滚动,制成美丽的棉片,再做成毛毡。

「基本上,要制作毛毡,我需要开启这些所有的连接,」Cardinal 说。「一旦将它们放入梳毛机,它们就会全部漂亮地梳理在同一个方向上。」

羊毛纤维透过水和滚动,会产生一个神奇的过程将纤维绑在一起,这就是所谓的「湿毡」。添加一点洗碗精有助于这个过程。

「你越滚动这块布,它就越能收缩成固体的『材料』,即使它非常的薄,」她解释道。「它却超级强韧,因为它不是织造或针织的。即使有一个破洞,它也不会散开。」

Cardinal 可以根据所使用的酸性染料来混制她想要的颜色。

felt

【Chantal Cardinal 喜欢在毛毡艺术品中加入鲜艳的颜色。】

她指出,不同品种的羊提供不同类型的羊毛。例如,来自瑞典的哥特兰羊 (Gotland sheep) 有美丽的卷度。冰岛羊的羊毛则非常适合做成毛毡。卑诗省很常见的罗姆尼羊 (Romney sheep) 也是如此。

她其中一项最大的公共计划是为枫树岭 (Maple Ridge) 的 ACT 艺术中心 (ACT Arts Centre) 设计一座十分华丽、占地300平方英尺、由12个面板组成的窗户装饰。

「开幕晚会订于6月12日晚上7点举行,」Cardinal 说。

felt

【这件色彩缤纷的作品带你一窥即将于枫树岭 ACT 艺术中心展示的大型毛毡艺术设备。摄影:Charlie Smith。】

从服装设计到开设毛毡工作坊

Cardinal 在蒙特娄生活时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成为毛毡艺术家。那段日子里,她是一名充满竞争力的足球运动员,也是一名时装设计师和电影服装设计师。

她在一次走进固兰湖岛 (Granville Island) 的 Funk Shui 毛毡工作室时,发现了毛毡这项艺术技

术,当时她正要询问是否能共享工作室空间。店主 Jessica de Haas 给了她一份工作。

「我习惯制作服装,也习惯为电影或是任何与服装有关的事设计服装,」Cardinal 说。「而在这个情况下,你可以自己制作材料。所以有点吸引人。」

她一年后辞职,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因为她想花更多时间尝试不同的纤维材料。在 2020-2021年间,Cardinal 获得了艺术家教室 (Artist in Classroom) 艺术补助,为列治文 (Richmond) 的200多名学童举办了工作坊。

此外,她还参加了由东区艺术协会 (Eastside Arts Society) 举办的创造吧!艺术节 (Create! Art Festival)。

「我在自己的工作室举办了很多任务作坊,但也在社区里办了很多场工作坊,」Cardinal 说。

此外,她喜欢与其他艺术家共同创作。例如,毛毡照明计划、与家具装潢师一起制作的第二把毛毡椅。

felt

【 Chantal Cardinal 在2023年台湾之旅期间与香蕉丝编织师、噶玛兰族女族长严玉英 (Yu Ying Yen) 见面。】

从台湾学到的宝贵课程

毛毡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布料,公元前6500年就已存在于土耳其。这种不织布也在中亚使用了数千年,包括作为圆顶帐篷的建筑材料。

去年,Cardinal 与另外两位温哥华工艺艺术家一起参加了由国立台湾工艺研究发展中心 (National Taiwan Craft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stitute) 主办的艺术考察。她表示,在台湾,她对竹子、香蕉和蔺草纤维等惊人工匠的技术「印象深刻」。

其中一些台湾艺术家的作品每周末于固兰湖岛 (Granville Island) 的海洋艺术区 (Ocean Artworks) 「致岛屿展 (Island Tribute exhibition) 」 展出,这是本月温哥华 LunarFest 的庆祝活动之一。

「香蕉丝、竹子或蔺草的加工过程非常费时费工,就像我为毛毡准备自己的羊毛过程那样细致,」Cardinal 说。「我觉得在台湾接触到的艺术加工过程将会深深影响我今后的作品。」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Geoff Berner

音乐家Geoff Berner分享对学习意第绪语、英国帝国主义,以及加拿大作为肃清异己国家的看法

Geoff Berner在八、九岁的时候,于家庭聚会中第一次听到意第绪语(Yiddish)。该名东温手风琴家兼唱作家透过电话向Pancouver表示,那个场合有数码来自Louis Brier养老院的犹太裔长者。坐在餐桌旁边的祖父说着Geoff听不懂的句子和词汇,年轻的他更觉得这种语言听起来好像德语。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