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溫哥華牙醫羅徵遠的攝影技巧令人拍案叫絕,但他耐人尋味的家族史卻鮮為人知

Dr. George Lo
Dr. George Lo took this photo, Fighting bald eagles, over the Harrison River in 2014.

很多攝影愛好者都需要另覓工作以維持生計,也鮮有聽聞他們在全國性的攝影比賽中獲獎。

然而,溫哥華牙醫羅徵遠(George)至今已奪得數項攝影殊榮,他的作品《白頭雕相爭》(Fighting bald eagles)更獲選為Sony National Award加拿大賽區冠軍。

他大約於八年前在哈里遜河沿岸舉行的Fraser Bald Eagle Festival拍攝這幀照片(上圖)。

《白頭雕相爭》懸掛在他位於溫哥華戴維街909號的牙醫診所牆上。Explorasian Festival更於10月把他拍攝的多幀照片上載至其網站。

此外,George是顯微牙醫醫術的先鋒,而這也燃起了他對攝影的興趣。

他在職業生涯初期意識到需要進一步改善手、眼、腦之間的協調,因此在1990年代開始在夜間上課,以提升自己的攝影技巧。

從Explorasian網站可見,George於2007年購買第一部數位單眼相機,而Fighting bald eagles》則是用遠攝鏡頭拍攝的。

Dr. George Lo Facebook
This photo of Dr. George Lo appears on his Facebook page.

家族與中國歷史有淵源

George在香港出生,是本地華人社區家傳戶曉的牙醫。儘管如此,沒有太多溫哥華居民知道他耐人尋味的家族史。

他的外祖父黃紹竑是20世紀中國歷史的重要人物。父親為舉人的黃紹竑於1916年從河北省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畢業,其後更成為新桂系的共同創建人。

1923年,現代中國國父孫中山任命黃紹竑為廣西(即接壤越南邊境的山區)討賊軍總指揮。作為新桂系的成員之一,黃紹竑對國民政府奪得廣西的控制權發揮了關鍵作用。

黃紹竑在1924年至1929年之間擔任廣西省政府主席,之後更成為國民政府委員。

卑詩大學歷史學家揭示黃紹竑生平

卑詩大學歷史系榮休教授Diana Lary在1974出版的書籍《 Region and Nation: the Kwangsi Clique in Chinese politics, 1925 – 1937》(劍橋大學出版社)對黃紹竑作出深入評價,表示他和其他新桂系成員熱衷探討現代理念,是他們與其他省份軍閥「最顯著的差別」。

因此,他們不單是地方軍閥,更加是隨著晚清政府倒台而掘起的地區軍事家。

書籍提到,新桂系成員把目光放在廣西以外。出生於家道中落的書香世家,令他們有追求崇高價值的使命感,由原先的儒家普世價值,至到後來的國家觀念。他們所接受的教育令他們對軍人的角色有新一番見解,而他們在廣西省以外的體驗也令到他們被國民黨的革命概念所吸引。

新桂系憑藉鴉片貿易所抽取的稅項建立廣西大學。

黃紹竑在1932年至1934年間出任中華民國內政部長,其後擔任浙江省主席兩年和河北省主席九個月。1937年至1946年期間,他再次擔任浙江省主席。

George Lo ancestors
George Lo’s maternal grandfather, Huang Shao-hsiung (left), and paternal grandfather’s brother, Lo Wen-ken, were each significant historical figures in 20th-century China.

另一名親屬曾任外交部長

然而,George有影響力的袓先不止一位。他的伯袓父羅文榦於1928年在張作霖政府擔任外交部長,至到1932年於蔣介石政府再出任該職位。

在位期間,羅文榦遊說了西方政府向侵佔滿州並成立傀儡政權的日本發動戰爭。同年,他被蔣介石調任司法行政部長。

羅文榦早於1920年代初就讀於牛津大學,當時能在這裡讀書的華裔學生寥寥無幾。在他的職業生涯期間,他也曾擔任財政總長和北洋政府司法總長。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Rita Ueda Danilo Bobyk

作曲家 Rita Ueda 透過《我有我母親的眼睛:一代一代的大屠殺回憶錄》呼籲跨文化理解

三代以來,一個位於溫哥華的猶太家庭和一個位於日本的家庭,透過一位外交官深具道德和勇氣的行為建立了深厚的聯繫。在1940年,杉原千畝 (Chiune Sugihara) 是日本政府駐立陶宛考那斯的副領事。在前一年,成千上萬的波蘭猶太人由於納粹入侵波蘭,紛紛逃往這個波羅的海國家。數百名波蘭和立陶宛的猶太人每天聚集在考那斯的日本領事館外,尋求離開該國的出境簽證。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