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溫哥華藝術家Faune Ybarra以作品《Iceberg Stranded in My Bed》慰藉旅居者心靈

Faune Ybarra
Artist Faune Ybarra says that at the end of the way, we're all bodies of water. Photo by Olivia Valenza.

[藝術家Faune Ybarra稱,所有人終究都是水體。圖片來源:Olivia Valenza。]

溫哥華藝術家Faune Ybarra有時候會將臨時居民比喻為蒲公英。

這名墨西哥出生的攝影師、電影製作人及作家透過Zoom視訊會議向Pancouver解釋,旅居者跟蒲公英一樣會隨處漂泊。

Faune說,他們是根也是種子,但總不會待在同一地方。

她補充,自己的作品嘗試突顯瞬間即逝的感覺。她的攝影作品集《Iceberg Stranded in My Bed》將於Aberdeen天車站展出至2024年2月29日。

此作品由列治文美術館的Maria Filipina Palad策展,並且是與捕捉攝影節(Capture Photography Festival)合力呈獻的加拿大線藝術計劃(Canada Line Art Program)其中一環。

Faune表示,她在疫情期間開始創作這項目。由於她未能到紐芬蘭攝錄冰山的影片,因此在自己的床上投放巨型冰山的影像,並用床單蓋在身上,成為了第二座冰山,再與水的影像進行互動。

她指出,人類其實都是水體,而《Iceberg Stranded in My Bed》在加拿大線天車站展出,更讓她感到震撼。

她透露從未試過看到自己完成的作品後流淚,但這次卻在回家途中哭個不停。對她來說,作品有機會在公眾地方展示給通勤或前往其他地方的民眾,意義十分重大。

Iceberg Stranded in My Bed by Faune Ybarra.
Iceberg Stranded in My Bed by Faune Ybarra.

[由Faune Ybarra創作的《Iceberg Stranded in My Bed》。]

喜歡與公共運輸使用者建立聯繫

對她來說,這件藝術品展現了旅居者的漂泊本質。

作品亦反映了她從事藝術創作的宗旨。

在2020年完成錄影部份之後,她回到紐芬蘭表演這作品。她亦分別重新製作了影片和圖片版本,後者目前展示於Aberdeen天車站。

此藝術品亦有別於她過往從事的工作。

她聲稱,此前她在加拿大所做的事情都和學術有關。

有關工作包括表演、展覽、在美術館、藝術家中心和會議發言,而她亦非常了解藝術界固有的階級制度。

Faune也感到非常雀躍,因為自己的藝術品可以呈現給沒有足夠教育程度、時間、耐性或興趣到訪美術館的群眾。

在瓦哈卡(Oaxaca)長大的她,從小就立志成為藝術家。她在高中時期就讀於政府營運的美術學院CEDART,與其他同學學習舞蹈、舞台劇、音樂、簡譜和視覺藝術。此外,她亦修讀過關於紀錄片製作的一年精修課程。

事實上,瓦哈卡不僅是藝術中心,更加是政治示威的重地。在1994年抗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薩帕塔起義(Zapatista uprising)正是於附近的恰帕斯(Chiapas)發生。Faune認為在瓦哈卡創作藝術實在是刻不容緩。

她覺得藝術不單是以漂亮的顔色進行實驗,反而將它視為推動社會變革的途徑。她遷居至墨西哥城之後繼續創作藝術。

[Faune Ybarra喜歡創作自然風景影片。]

紐芬蘭風景為檔案庫提供靈感

因此,Faune在2015年遠赴紐芬蘭Memorial University修讀視覺藝術學士學位的時候感受到文化衝擊,因為這裡的藝術創新精神遠遠比不上墨西哥。

她在紐芬蘭創作了名為Archive of Embodied Displacement的檔案庫,目前還處於收集材料和時基媒體(time-based media)的階段。

她在收集資料時閱讀過Robert Edwards Holloway在1905年出版的《Through Newfoundland with the Camera》,留下了深刻印象。她覺得這著作好比一本旅遊指南,介紹了值得留意的地點和人物,包括是原住民。

她指出,當時原住民被稱為愛斯基摩人(Eskimos)。

書中的相片描述亦令她感到興趣。

她透過相片的描述和當中的景物,了解到攝影師的為人,多於被攝影的對象,為她帶來微妙的感覺。

Faune在2019年移居至溫哥華,以便於西門菲莎大學就讀和完成跨領域的美術碩士學位。這課程涵蓋了不同學科,包括音樂創作、舞台劇、舞蹈、建築學、設計、視覺藝術、油畫和表演。

深受另一名藝術家影響

Faune最重要的啟蒙者,是居於墨西哥城的視覺藝術家兼作家Veronica Gerber Bicecci。Veronica的父母在她出生前於1976年從阿根廷逃亡。當時殘暴的阿根廷政府發動了骯髒戰爭(Dirty War),在往後年間造成30,000人消失。

Faune表示,Veronica意識到她在墨西哥和阿根延的經歷不應由自己來評論。儘管如此,她將這兩段歷史連繫起來,再注入她的藝術創作中。

Veronica的著作討論到藝術和表演,也可以將這兩個元素結合起來。此外,她亦有談及到沈默的議題。

雖然Faune已在加拿大生活八年,但仍然把自己視為旅居藝術家。她形容大溫地區擁有「美麗的生態環境,以及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們」。她亦希望在Aberdeen天車站展示的藝術可以讓不同背景人士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她稱,人們或可以從直接關於他的故事找到共嗚,但這種感覺終究來自大家都是水體的事實。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Ben Pires and Jason Pires

鑑於他父親的經歷,主播Jason Pires 將Global News BC聘用的這檔事描述為“完整的循環”

當Jason Pires作為一名早間新聞的合作主播加入Global News BC時,這標誌著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廣播歷史的一個歷史性里程碑。Pires擁有勝任這份工作的所有資格。 這位維多利亞大學和BCIT廣播新聞專業的畢業生在該行業工作了20多年,主要在CTV工作。 此外,他還多次獲得Radio Television Digital News Association獎。

Read More »
photo by Kal Visuals

卑詩演員工會/加拿大影院、電視及電台藝術工作者聯盟:種族、年齡、殘疾、性取向和性別不公待遇的普遍性令人關注

一個卑詩省大型表演者工會的普查發現,大約三分一的黑人、非洲和東亞受訪者去年曾經歷「種族不公待遇」。卑詩演員工會/加拿大影院、電視及電台藝術工作者聯盟(UBCP/ACTRA)代表超過7,800名卑詩省演員,當中38%完成了上述問卷調查。約四分三成員自我識別為白人或歐洲人,又或者可冒充成白人以獲得更多工作機會。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