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猶太作家 Richard Ho 探索猶太新年和農曆新年之間的相似之處

Richard Ho
Richard Ho's Two New Years won a Sydney Taylor Book Award and National Jewish Book Award. Photo by Wing Ho.

【 Richard Ho 的《兩個新年 (Two New Years) 》獲得了雪梨泰勒圖書獎 (Sydney Taylor Book Award) 和全國猶太圖書獎 (National Jewish Book Award)。圖片由 Wing Ho 提供。】

兒童文學作家 Richard Ho 知道許多人以一種重生的熱情擁抱新的宗教。一旦他們看見了光明,他們就會被情感所淹沒。相比之下,他成為正統猶太人的旅程並沒有充滿太多戲劇性。

「對我來說,開始像是一種智力鍛煉,」Ho 在 Zoom 上告訴了 《Pancouver》。

雖然這名哈佛大學畢業生承認自己感受到了猶太教的精神引力,但他也強調自己被信仰的理性思考、規則和法律所吸引。

「猶太教有一種很吸引我的結構,是我在許多其他宗教中找不到的,」 Ho 說道。「就是這樣開始的。大學畢業後,我開始學習更多這個宗教。」

儘管從未就讀法學院,但 Ho 真的很喜歡在《塔木德 (Talmud) 》中學習「革馬拉 (Gemara)」。這位友善的作家將其比喻為分析案例法。根據 Ho 的說法,「革馬拉」的邏輯推導吸引了他思想中科學、理性的一面。離開哈佛幾年後,他選擇成為猶太人。

「在那時,我決定要改信正統的猶太教,因為那是最被普遍認同的,」Ho 說道。「我想,如果我要做,就要全力以赴。」

在2月14日(週三),Ho 將在溫哥華塔木德托拉學校 (Vancouver Talmud Torah School) 舉行一場免費講座,介紹他的新書《兩個新年 (Two New Years) 》。這場活動是 Cherie Smith JCC Jewish Book Festival (猶太書籍節)的一部分。該書圍繞著一個擁有華裔和猶太血統的家庭,他們如何慶祝猶太新年和農曆新年。

Ho 看見兩種新年慶祝活動間的相似之處

當 Ho 開始撰寫《兩個新年 (Two New Years) 》時,他的視野其實更廣,希望能涵蓋中華和猶太文化的融合。他計劃在生命週期中包括出生、長大成人和結婚等方面進行比較。

「那很快就失控了,」Ho 承認。「那不是一本兒童書。那比較像是一本百科全書。」

因此,他將焦點縮小到兩個文化的新年慶祝活動中。從這個起點,就只要將每一方的習俗排列起來,尋找相似的主題並將它們連接起來。

「這是我在開始學習猶太教時立即注意到的事,」他說。

【圖書封面】

食物顯然是一個探索途徑。兩個文化都在新年時吃魚。根據《兩個新年》,猶太人在猶太新年時供應這道菜,「希望家族能開枝散葉」。而華人則將魚視為豐盛的象徵。

《兩個新年》還突顯了 Simanim,希伯來語中意為「標誌」,這是與猶太新年第一餐一起供應的象徵性食物,包括石榴、黑眼豆、大蔥、甜菜、菠菜等食物,據說可以帶來好運。而且,兩個文化都在新年時吃圓形的食物——華人吃湯圓,裡面包黑芝麻餡,而猶太人則吃一種叫哈拉 (challah) 的傳統辮子麵包。

除此之外,Ho 在他的書中指出,傳統的中國和猶太曆法都是陰陽曆,基於地球軌道的運行週期所制定,儘管他們的新年慶祝活動在一年的不同時間開始。此外,人們在猶太新年和農曆新年都會穿新衣服。

作者讚揚插畫家 Lynn Scurfield

《兩個新年 (Two New Years) 》由加拿大人 Lynn Scurfield 繪製插畫,並獲得雪梨泰勒圖書獎 (Sydney Taylor Book Award) 和全國猶太圖書獎 (National Jewish Book Award)。在與

《Pancouver 》的訪談中,Ho 對 Scurfield 的作品表達了深深的欣賞。這一舉動也促使她決定將一種常見於猶太和中華文化的剪紙技術融入此書。

Scurfield 有亞洲血統,她的繼父母之一是猶太人,所以她對猶太新年和農曆新年已有深刻的暸解。

Ho 熱情地說道:「能與她一起工作真是太棒了,她的創作有太多完美之處非常適合這個故事。」

Ho 選擇了猶太教。而他的四個兒子,則擁有華人和猶太人血統。

Ho 表示:「儘管我將其視為兩個獨立的傳統混合在一起,但他們將其視為他們的傳統。我一直很喜歡這個想法,當你出生在這樣的環境中時,你不會有衝突。沒有任何區別。事實就是如此。這是一個美麗的融合。我真的很羨慕他們。」

他們目前住在紐澤西州的巴賽克 (Passaic),那裡的每一座猶太教堂都是正統的。

「這是一個非常包容、開放的社區——對多元文化和不同的背景非常開明,」作者表示。「這就是這裡吸引我的原因。」

他成為一名亞裔猶太人並不獨特。此外,他指出,猶太人已經在中國湖南省的城市開封生活了好幾個世紀

Ho 說道:「現今有一些華人可以追溯他們的祖先來自開封社區,這很有趣。近年來,我認為他們之中有一些人實際上已經透過阿利亞運動 (Aliyah) 移民到以色列。其中一些人則在改信的過程中。」

Ho

【開封的一座猶太教堂模型展示於特拉維夫的流散博物館。照片由 Sodabottle 提供。】

父母來自香港

Ho 補充說,目前改信猶太教者並沒有一個強大結構的社區。但是,如果他在新聞中或街上看到一位改信者,他會因為他們相似的背景而感到一種拉力。

「我注意到有越來越多像我的人——我很喜歡這一點,」Ho 透露道。「但與此同時,我從未覺得那是我信猶太教的定義特徵。這裡的社區全心全意地接納我,真的非常偉大,他們不覺得需要專注於我的種族問題。」

Ho 的父母在1970年代從香港移民到美國,定居在紐約市。他的父親沒有任何宗教信仰,而他的母親則有在遵循一些佛教傳統。

他們在布朗克斯 (Bronx) 居住了一段時間,然後在 Ho 上一年級時搬到了西徹斯特郡 (Westchester County) 的郊區。他第一次接觸到猶太教是在參加朋友 Jason Woliner 的成人禮 (bar mitzvah) 時,這場成人禮以星際爭霸戰 (Star Trek) 為主題。 Woliner 是一名童星,曾在《老闆渡假去 (Weekend at Bernie’s) 》中飾演頑皮的孩子,後來成為了一名電影導演。

Ho 說道:「他從小就是一個非常外向、有表演天份的孩子。我記得他的成人禮很棒。就像一場表演一樣。」

Richard Ho

【如果林書豪可以封面】

林來瘋的靈感

然而,直到 Ho 上大學時,他才開始更加認真地研究猶太教。

Ho 的下一本童書將於四月出版,將從不同的角度探討身份認同的問題。他一直是紐約尼克隊(New York Knicks) 的球迷,這促使他寫下關於籃球明星林書豪 (Jeremy Lin) 的故事。《如果林書豪可以:林書豪如何激勵亞裔美國人追逐星星 (If Lin Can: How Jeremy Lin Inspired Asian Americans to Shoot for the Stars)》,本書由 Huynh Kim Liên 和 Phùng Nguyên Quang 繪製插畫。

Ho 強調這不是一本關於林書豪的簡單畫冊、從出生到死亡的傳記。林書豪的父母從台灣移民到美國。林書豪畢業於哈佛大學,他在2011-12賽季的爆炸性開局在他的球迷中引起了激烈的崇拜,這個現象被稱為林來瘋 (Linsanity)。

「我們可以透過林書豪來探索書中這三位無名的亞裔美國孩子,如何目睹他的崛起並利用他的故事激勵自己去追求夢想,」Ho 解釋道。「這本書理論上也是為五歲的我而寫,如果五歲的我能看到林來瘋一定會非常的興奮!」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