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王靖喬透過創作《Insomnia》專輯找到自己的方向

SilianWong
Bilingual singer Silian Wong will be among the performers at the Jade Music Festival in Vancouver.

雙語歌手王靖喬將於溫哥華 Jade Music Festival 演出。

多倫多歌手王靖喬(Silian)表示,她花了數年時間才找到自己真實的歌聲,而且是大約六年前經歷一段深切悲痛的時期才發現的。

當時她住在自己的家鄉 — 香港 — 並在那裡工作。她在2010年從多倫多返港,以追求她的音樂事業。

不論在加拿大或亞洲,Silian都曾在不同場合演唱其他歌手的歌曲,例如婚禮、華人社區活動或是專業演出。2010年至2012年期間,她替粵語流行音樂巨星張學友擔任巡迴演唱會的和聲歌手。

她嘗試掌握不同的音樂類別,包括爵士樂、民謠、靈魂樂、放克音樂和世界音樂,但翻唱別人的歌曲讓Silian感到很煩悶,更開始有迷失自我的感覺,令她情緒陷入低潮。

此外,她更因為嚴重的氣喘而被迫擱置音樂事業近半年。

於是她選擇了稍作休息,到郊外爬山,讓大自然慰藉心靈。

她回憶道,旋律和歌詞的靈感就在那時候湧現。

創作主題以大自然為主

Silian 在2018年發表首支作品 Journey ,紀錄自己從憂鬱症康復的心路歷程

「你可從 Journey 聽得出我對大自然的喜愛。當時我的病情很嚴重,令我不得不遠離一切喧囂。」

對 Silian 來說,以英語作曲的感覺實在太好了,更啟發了她創作迷你專輯《Insomnia》。她讚揚製作人 Orlando Bonzi 對她的願景和對歌詞的了解,並將她腦海中的景象編成動人的曲調。

專輯總共有七首歌,最後一首歌 Journey 更在2019 U.K. Songwriting Contest入圍前四強。她另一首作品 Where Are You, My Angel 則在同一項比賽中獲得特別提名獎。

「這迷你專輯其實是一個晚上的故事。當你一邊閱讀歌詞一邊聆聽音樂,你就可以理解我生病的原因,以及為什麼我感到失落。」

I Don’t Belong Here 是《Insomnia》的第一首歌,歌詞寫道:「Is this all there is/Will there be a life for me/Have I fallen with no sod to nurture me/Am I in the wrong place」(這是我的一切嗎/我能否生存下去/陷入低谷的我會有人安慰嗎/我是否不屬於這個地方)。

專輯後段的氣氛會漸漸轉佳:一位天使出手相助,助 Silian 渡過午夜。到了早上,她終於找到內心的平靜。

Silian 建議一口氣由第一首聽到第七首歌,可為聽眾帶來最佳體驗。

Silian曾飽受失眠困擾

Silian 將於今年在溫哥華舉行的 Jade Music Festival 唱出以大自然為主題的靈魂流行樂。11月30日晚上7時,她將會在Vancouver Playhouse 的 JMF Showcase獻唱。

為期六天的活動由道明加拿大信託呈獻,並由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舉辦,旨在將溫哥華塑造為華語音樂的產製中心。

Silian在伴隨迷你專輯的訊息中表示:「我自青少年時期已飽受失眠困擾。」

她在34歲的時候終於覺醒,發現自己對大自然有強烈的歸屬感。

她坦言在年輕的時候覺得自己與其他人格格不入,並喜歡與花草樹木聊天。

雖然她過往曾演釋多首華語歌曲,但她也渴望為主流聽眾唱出自己的原創英語作品。

「這是我未來數年的目標之一。」

Silian 認為自己的原創音樂可能會令聽眾聯想起美國迷幻民謠唱作人 Linda Perhacs 或日本民謠唱作人青葉市子的作品。

她說:「我們的歌曲比較溫柔親密,而且洋溢情感。」

她另一首關於大自然的作品名為 The Moment,靈感來自 Margaret Atwood 的一首同名詩。這首作品尚未發表,但 Silian 計劃於 Jade Music Festival 時獻唱這歌曲。

芬蘭樂器產生共嗚

Silian 人生的前12年在香港渡過,也在那裡學會了彈鋼琴,其後跟隨家人移民到多倫多。近年,她開始學習一種名為康特勒琴(kantele)的芬蘭樂器。她在參與一個大型樂團在香港演出的中場休息時首次聽到這種樂器。

當時另一個樂團的女團員正在為這個樂器調音。

Silian回憶道:「當時她只是在彈撥音調,聲音從揚聲器傳了出來。她根本不是在演奏,只不過在檢查音色,就已經令我感動流淚。它的音色與我的靈魂產生了共嗚,是很有靈性的一種樂器。」

到了訪問尾聲,Pancouver還有一個問題:到底「Silian」這個名稱是怎麼來的?

Silian 笑稱,這是她姊姊隨便想出來的。

「在香港,小學到中學一年級的學生都需要取一個英文名。我姊姊說:既然有人叫Vivian或者Lillian,為何不可以叫Silian?。雖然這名字聽起來有點滑稽,但依然很好聽。於是Silian就成為了我的英文名。」

11月30日晚上7時,王靖喬將於Vancouver Playhouse 的 JMF Showcase演出。如欲進一步了解 Jade Music Festival,請到訪網站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Imay Apong

伊麥・阿蹦在台灣文化節藝術展『遷徙之後』中透過輪傘草纖維編織傳達原住民故事

阿美族人和大多臺灣人的取名習慣不同,在他們的語言中,阿美族不問姓氏,而是問你是誰的孩子。伊麥・阿蹦的姓是她的祖母的名字-阿蹦,而她多用她的名字-伊麥來稱呼自己。這個部落的族人稱自己為「邦查(pangcah)」,而「阿美(Amis)」更像是一個外族人對他們的稱呼。

Read More »
Until Branches Bend

《Until Branches Bend》製作者在有關入侵物種的電影中加入原住民觀點

從表面來看,溫哥華編劇兼導演 Sophie Jarvis的作品《Until Branches Bend》並不關乎原住民議題。對一般觀眾而言,電影的主題是由Grace Glowicki飾演的懷孕白人女子在罐頭廠上班之餘,還需要照顧妹妹。在電影初段,Robin在一顆蜜桃內發現看似是入侵物種的生物,在未具名的水果種植地區引起爭議。故事中的小鎮名為蒙太古(Montague),而果園更是其經濟命脈。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