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看不見的國家》:揭示蔡英文如何提升台灣人的身份認同與民主自豪感

Tsai Ing-wen
Invisible Nation focuses on Tsai Ing-wen, who served two terms as Taiwan's president from 2016 to 2024.

【《看不見的國家 (Invisible Nation) 》聚焦於蔡英文,她在2016年至2024年期間擔任兩屆台灣總統。】

在蔡英文當選台灣首位女總統的那一刻,美國電影製作人葛靜文 (Vanessa Hope) 知道自己正在見證歷史。2016年,蔡英文競選總部勝選之夜,一幅大型電子看板用英文打出三個大字——“We Are Taiwanese.(我們是台灣人。)”

在台北街頭,民眾熱情高喊這句話。這句 “We Are Taiwanese” 吸引了葛靜文的注意力。

「這正是我當時需要釐清的一點,」葛靜文在 Zoom 上告訴《Pancouver》。「為什麼他們要大聲宣告這句話?為什麼這句話那麼重要?」

此外,葛靜文還想要知道為什麼這句話在過去從未被真正完全理解。

她曾在1995年和1996年居住過台灣,那時台灣舉行了首次民主總統選舉。但在那個年代,葛靜文從未見過如此顯著對國家身份的公開表述。

二十年後,在中國拍攝完數部影片後,葛靜文帶著一支國際代表團回到了這個島國,觀察台灣的選舉。

「我在台灣當地有一支攝影團隊,在蔡總統當選時,我們人正好就在現場,」葛靜文說。「我被深深震撼住,我真的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故事。」

這件歷史事件也促使葛靜文踏上了漫漫長路,開始拍攝與製作她的標誌性紀錄片——《看不見的國家 (Invisible Nation) 》,該片將於6月7日至22日在溫哥華國際電影節(VIFF) 中心放映。在葛靜文和她的台灣製片人馮賢賢 (Sylvia Feng) 提交跟拍申請後,蔡英文總統的幕僚團隊便於2017年起授予葛靜文史無前例的拍攝管道。

「2017年5月他們讓我們跟拍了她一整個月的行程,」葛靜文說。「這只是一個開始,還沒有結束。」

這部紀錄片揭示了蔡英文如何提升台灣人民的身份認同和民主自豪感,並於2020年連任。葛靜文指出,過去五年,出現了大量將台灣身份與民主連結起來的電影和書籍。

【請觀賞《看不見的國家》預告片】

蔡英文對國際事件的回應

葛靜文對外交政策瞭如指掌。她擁有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並曾在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和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工作過。《看不見的國家》展示了蔡英文在面對中國軍事侵略和干涉內政時,採取了堅定的立場。

葛靜文說:「我認為最大的挑戰是要平衡我們與蔡總統之間所有的內容,並且同時面對那些我們無法預料的重大國際事件,這些事件對台灣和蔡總統的故事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我認為這需要時間,因為當這些事件發生時,很難知道要如何分析或該如何放入歷史脈絡中審視。因此,我們能夠獲得授權跟拍一位現任國家元首——一位連任兩屆的首位女性總統——這是巨大的榮耀。」

《看不見的國家》還大量著重於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活動人士和平佔領台灣立法院,抗議親中的執政黨國民黨政府與中國簽訂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葛靜文承認,台灣多年來有許多重大的學生和社會運動。然而,她將太陽花學運視為台灣民主發展的「轉捩點」。兩年前,蔡英文剛在2012年總統選舉中失利,但這位民主進步黨政治家透過學生抗議,繼續倡導台灣主權。

「這對年輕的一代來說非常重要,」葛靜文說,「他們深刻了解到,蔡總統相信民主的過程和民主的核心價值——並且與年輕人一起坐下來,想聽聽他們的想法和需求——她不相信任何法案應該由領導者強行通過立法,而應該由人民投票決定。」

Tsai sunflower
The Sunflower Student Movement politicized many young people in Taiwan. Photo by WhoDYo.

【太陽花學運激發了許多台灣年輕人的政治意識。照片由WhoDYo提供。】

歷史決定人民對國家身份的奮鬥與掙扎

《看不見的國家》展示了台灣國內辯論的核心。屬於國民黨籍的前總統馬英九代表了那些希望與中國建立更緊密合作關係的人。而蔡英文則代表那些希望抵抗這一點的人。

葛靜文認為,有必要回顧台灣這400年來的歷史作為敘事背景。台灣最初由原住民居住,到了17世紀,台灣南部被荷蘭控制。同一世紀,西班牙人殖民了台灣北部的一部分,直到被荷蘭人擊退。

荷蘭人隨後被明朝軍閥鄭成功(又名國姓爺)擊敗。原本由荷蘭東印度公司從中國引進到台灣,開墾土地的中國移民因不堪荷蘭殖民政權的重稅壓榨,改而擁戴與支持明鄭政權。二十多年後,清朝奪取了台灣島嶼的控制權。

甲午戰爭後,清朝戰敗並將台灣割讓給日本,日本從1895年到1945年統治台灣。

「直到那時,台灣一直是各國的貿易港口,但日本是首次全面殖民整個台灣的國家,」葛靜文說。「它是一個模範殖民地。這段歷史活在我們紀錄片中的一些人身上。」

中國國民黨領袖蔣介石主張只有一個中國,他在1949年國共內戰失利後撤退到台灣,並在那裡統治整個中國。然而,《看不見的國家》的觀眾可能會對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在北京大力推動的「一個中國」政策提出質疑。

Tsai Invisible Nation
Dictators Chiang Kai-shek and Mao Zedong promoted the idea of One China.

【獨裁者蔣介石和毛澤東都各自主張一個中國的理念。】

兩國方案是解決之道?

葛靜文認為,「台灣與中國之間的模糊差異」源於這兩位獨裁者——中國國民黨領袖蔣介石和中國共產黨主席毛澤東——兩人都自稱所領導的政權代表著「真正的中國」。此外,蔣介石將當時稱作福爾摩沙的島嶼稱為「中華民國」。

1971年,聯合國通過決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唯一合法代表。

葛靜文說道:「蔣介石實際上是唯一一個曾經在1945年至1949年期間領導過一個同時控制中國部分地區和台灣政權的人,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未控制過中華民國或台灣。而我認為這一點很多人並不知道,這是因為中國控制論述的力量和影響。」

前美國國務卿亨利·季辛吉 (Henry Kissinger) 在《看不見的國家》中出現,他是推動中國立場的關鍵人物。

「我認為他從未訪問台灣是錯誤的,」葛靜文說,「並且在李登輝總統於1995至1996年期間建立台灣民主時,沒有承認台灣民主的重要性。當時美國有國會議員呼籲這麼做,卻被季辛吉阻擋下來。所以我認為他和他的利益被收買了。他在中國賺了一大筆錢。這使他對真正的外交解決方案視而不見。」

葛靜文透露,美國律師協會的國際法部門最近邀請她的團隊到華盛頓特區放映《看不見的國家》。

「建制派律師想要明確指出,在國際法上,台灣實際上是一個國家,」葛靜文說。「它是一個國家,並且應該要在世界舞台上享有平等地位。就只因為當時的獨裁者蔣介石對兩國方案說

『不』,而將台灣踢出聯合國,這根本是一個錯誤。」

Vanessa Hope Tsai film
Invisible Nation director Vanessa Hope’s film raises profound questions about how the western foreign-policy establishment has treated Taiwan. Photo from InvisibleNation.net.

【《看不見的國家》導演葛靜文在該紀錄片中,探討了西方國家在發展外交政策時如何對待台灣,提出了許多發人深省的疑問。照片來自 InvisibleNation.net。】

蔡英文的繼任者面臨巨大挑戰

本月(5月20日),蔡英文的副總統賴清德宣誓就任下一屆台灣總統。在就職典禮上,賴清德宣告他希望台灣能成為民主世界的MVP。

賴清德的副總統蕭美琴在《看不見的國家》中佔有重要地位。蕭美琴生於日本,父親是台灣人,母親是美國人,她說著一口流利、標準美式口音的英語。此外,她曾擔任民主進步黨立法委員和台灣駐美最高使節。

《看不見的國家》將於溫哥華國際電影節放映,世界各地正值多事之秋,涉及兩國解決方案的論述導致了流血衝突與戰爭。在東歐,俄羅斯試圖壓制烏克蘭人的民族及國家意識。而在中東,自去年10月7日哈瑪斯組織針對以色列公民發動襲擊後,以色列政府持續以壓倒性的軍事力量回擊巴勒斯坦。

Lai Ching-te help
President Lai Ching-te says that he wants Taiwan to become the MVP of the democratic world.

【賴清德總統表示,他希望台灣能成為民主世界的MVP。】

葛靜文擔憂,這些戰爭將對賴清德總統延續蔡英文的遺產造成影響。與蔡英文一樣,賴清德也在為主權而奮鬥,同時推動與中國的和平與談判。

「現在整個世界比五年前更加動盪不安,」《看不見的國家》導演葛靜文說。「因此,烏克蘭戰爭一天不結束,以色列加薩衝突未告一個段落,美國和其他國家可能會因為陷入這些衝突中而沒有足夠的力量能支持台灣。」

她繼續說道:「這對賴總統來說更為迫切,風險也更高。我希望這部紀錄片能夠在提高人們對台灣未來的理解和重視上有所幫助,因為這將影響到我們,全世界所有的人。」

溫哥華國際電影節將於6月7日至22日放映《看不見的國家》共計八個場次。如欲購票及查看放映時間,請參VIFF中心網站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Taiwanese film Be With Me

《車頂上的玄天上帝》:探索現代台灣女性尋求人生意義的重要議題

一開始,黃文英的電影《車頂上的玄天上帝》看似是關於一位現代台灣女性在忙碌的職業生涯和照顧生病父親之間的掙扎。然而,這部史詩般的作品劇情不僅止於此。故事的中心人物芙月正在尋找精神上的寄託,凸顯了道教在台灣的持久影響。此外,深富想像力的對話展示了隨著性別平等程度的增加,人際關係性質上的變化。導演也小心翼翼地涉足台灣歷史的變幻莫測之海,卻沒有與潛藏在海浪下的大怪物正面接觸。

Read More »
Mayumi Yoshida

追求卓越的得獎導演Mayumi Yoshida在電影製作過程中堅守個人價值觀

對溫哥華導演、編劇兼演員Mayumi Yoshida來說,今年可算是非常充實的一年。在1月的時候,她和溫哥華唱作人兼演員 Amanda Sum憑著「Different Than Before」的音樂影片獲得朱諾獎提名。這部感人的作品是關於一個家庭對反亞裔歧視所作出的回應。在朱諾獎於3月舉行後不久,「Different Than Before」在德州奧斯汀贏得SXSW音樂影片評審獎。

Read More »
Dora

導演陳怡蓉將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對朵拉(Dora)的案例研究融入VR體驗中,以此讓觀眾對患者產生同理心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最著名的案例研究涉及一位被他稱為朵拉的 18 歲女孩,身為精神分析學創立者的他診斷她患有「歇斯底里症」(hysteria)。此外,透過夢境分析,佛洛伊德得出結論,她的病情是由被壓抑的同性戀傾向而引發,她對曾向她求婚的一位世交的妻子產生了愛慕。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