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艺术家Rebecca Bair在新西敏Anvil Centre以卷发艺术设备反映黑人历史文件匮乏

Rebecca (Becky) Bair
Rebecca (Becky) Bair hopes that her Curly Mapped installation on the Anvil Centre will encourage New Westminster residents to think about what's missing from their city's official history records.

[Rebecca (Becky) Bair希望Anvil Centre的《Curl Mapped》艺术设备可促使新西敏居民反思该市官方历史文件所缺乏的元素。]

对跨领域艺术家Rebecca (Becky) Bair来说,「黑人性」(blackness)代表着人多势众和机会。身为素里黑人艺术中心(Black Arts Centre)董事的她强调,在纪录黑人历史时,仅聚焦于他们遭遇的残酷待遇并不足够。

Becky透过电话向Pancouver表示,黑人性在广泛层面是关乎喜悦、爱和社区。

然而,她认为本应纪录往事的政府文件未能反映黑人性的全貌。这是她在新西敏文件馆查找黑人历史纪录后所得出的结论。

她与文件管理员Erin Brown-Osterman花了数小时翻阅以皮革装订的分类账。她们亦翻寻了影像和蓝本,研究一盒盒的文件是如何分类。

她们寻遍了文件馆,期间没有吃午餐,甚至连喝水或休息的机会也没有,但仍然找不到任何关于黑人性的纪录。

她承认该市的历史过往存在黑人性,因为她曾看过相关的新闻报道及新西敏黑人家庭的土地契约。此外,区内据闻亦有黑人理发师,其中一人在某街角摆档。然而,他的名称或样貌未有被纪录下来。

她说:「两名黑人女性在文件馆花了数小时查找黑人性的蛛丝马迹,但却空手而回。我认为文件馆有没有相关纪录是另一个议题,但我们未能找到它却具有重大意义。那种感觉非常强烈,而且挥之不去。」

The Anvil Centre
Curly Mapped on the Anvil Centre.

[Anvil Centre外墙的《Curl Mapped》。]

难以捉摸的室内阴影

Becky的作品深受黑人艺术中心谘询委员会成员Nya Lewis的作品启发。Nya的硕士论文及2022年于grunt gallery举行的《An Insufficient Record: The photo-ethics of preserving Black Vancouver》展览探讨了黑人在温哥华文件库的代表性。

Becky到访过文件馆后,特地为Anvil Centre制作了《Curl Mapped》。这个8米乘以22米的巨型设备展现于Anvil Centre的外墙。艺术品钜细靡遗地呈现了该市在1862年的地图。她刻意在作品的边缘加上了一束束的黑色卷发。

该名艺术家称,卷发破坏了地图的面貌并散开来,但也带出故事尚有不为人知的部份。这份文件和这段历史并不完整。

她亦考虑过设备在大楼内的样貌。在阳光照射下,卷发会在Anvil Centre室内产生阴影。

「你不能完全避开这些阴影,但同时亦触不到它们,就好像鬼魂般难以捉摸。」

Curl Mapped》是市政厅委托的作品,并将于Anvil Centre外墙展示至2024年3月1日。

Becky在设备中刻意保留了菲莎河,因为19世纪的黑人定居者在淘金热潮期间都会沿着这水道到达该市。

她指出:「非常仔细的地图纪录了街区和门牌号等各种信息,但却忽略了黑人性。我们知道这是事实,因为整个文件馆都没有黑人性的痕迹。」

作品旨在打破我们对历史的固有理解。要得知历史的全貌,我们便需要发掘未被纪录的历史,尤其是黑人历史。

以头发代表缺失的历史

Curl Mapped》是捕捉摄影节(Capture Photography Festival)的参展作品。

摄影节的执行董事Emmy Lee Wall透过Zoom视频会议向Pancouver表示,Becky的作品获选中,是因为它对Anvil Centre大楼外墙以至整个新西敏均具有重大意义。

作为《Curl Mapped》的策展人,Emmy认为Becky以卷发代表缺失历史的做法十分有趣。

「对Becky来说,头发是她持续关注的主题,除了因为其具有文化重要性,在文化关怀的场所亦有代表性。就这重大的公共艺术项目而言,Becky呈现了一幅分隔开的地图,当中出现了空隙,而卷发亦延伸向其他卷发。我认为这是很有趣的景象,因为她想到办法呈现缺失的信息。」

Curly Mapped includes a detailed 1862 map of New Westminster.

[《Curl Mapped》包括了1862年新西敏的仔细地图。]

事实上,Becky经常会剪切小撮头发并加入作品之中。对她来说,头发代表了众多的黑人,更体现了主观性和集体性。

她说,自己的家庭群组和黑人女性群组都以特定方式护理大家的头发,例如是推荐不同产品或为对方设计发型。

因此,这个公共艺术项目加入了头发元素实在不足为奇。在印出新西敏地图后,Becky决定在上面放置头发,并尝试了不同的摆位。经过一段时间后,她认为没有必要将「鬼魂般」的黑人元素从图像分割出来,也毋须在表面加工。

「卷发必须与地图融为一体。」

依然最为关注原住民的主权

Becky来自渥太华安尼辛纳布阿岗昆(Anishanaabe Algonquin )原住民的传统、祖传、未割让领地。她强调,自己的艺术是在海岸萨利希(Coast Salish)族群的传统、祖传、未割让领地上创作。

她认为自己具备双重责任,首先是对原住民主权负责,正视殖民主义和定居者对这些土地的影响,其次是揭示黑人性目前及过往出现的地方。

这是由于她刚来到西岸时感到孤立无援。

当时并没有一个可向她伸出援手的黑人社区。后来她创立了黑人艺术中心,塑造了黑人社区并着手创作艺术,令情况得到改善。中心的目标是凝聚黑人社区,为他们提供实体的集会场所。

此外,尽管她对地图感到着迷,但却认为它们很多时不够人性化。于是她决定为Anvil Centre的外墙创作关于人类的地图。

她觉得这幅作品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因为人类和地图在当中密不可分。

影片:Rebecca Bair 与文件管理员Erin Brown-Osterman讨论他们的工作。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Lowhi

Lowhi 在为多语的北美音乐人提供生涯模版

Lowhi 与业界里其他音乐人不同, 这位来自洛杉矶的 R&B 兼 Lo-fi 歌手运用两种语言(英语和中文)来创作出那些充满情感以及焦虑的作品, 这些歌词在跨国际的大杂烩中相互串联,使人难以对其分类。

Read More »
Chienhua

缠花艺术家陈惠美展现了台湾族群丰富多样的传统及文化

陈惠美运用她作为一名缠花工艺师的巧手,为新人们创造了幸福的回忆。此外,她精心设计的作品反映了她的故乡-台湾不同族群的传统和文化,体现了这个岛屿的丰富面貌。在中文口译Ann Fu的帮助下,陈惠美向Pancouver谈到了她的艺术形式-缠花,是一种结合了剪纸、缠绕及刺绣技巧的工艺艺术。在访谈中,她指着各种反映客家缠花、闽南缠花和金门吉花特色的作品,说道「这些都是传统上在婚礼中使用的,蝴蝶象徵着生育。」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