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被誉为「中国胡士托」的迷笛音乐节筹划人将于温哥华Jade Music Festival发言

Midi Festivals CEP Shan Wei
Under Shan Wei's leadership, Midi Festivals were launched in several cities in China, including Shanghai (above).

在单蔚的领导下,上海等数个中国城市成功举行迷笛音乐节(上图)。

在1980年代的中国,没有太多人可以想像到单蔚所做的工作:举办吸引数以万计乐迷的户外摇滚演唱会。

身为北京迷笛演出有限公司执行长的单蔚,是被誉为「中国胡士托」的迷笛音乐节筹划人。这个大型音乐节最初于2000年由迷笛音乐学校举办,地点是北京一栋只有500个座位的礼堂。

时至今日,这为期数天的音乐节已改为于五一劳动节长周末期间举行,作为活动场地的公园都会被乐迷挤得水泄不通。这个音乐节最初举行时是免费进场的。

单蔚透过Zoom视频会议在北京向Pancouver说:「当时的确有种乌托邦的感觉,因为所有东西都是免费的。任何人都可以参与,所以吸引了来自不同城市和国家的乐迷。」

自2004年起,乐迷需要购票才能进场,但单蔚指出票价一直维持在大家负担得起的水平。

迷笛演出公司也曾于镇江、成都、德州、苏州(单蔚的家乡)举办音乐节。

单蔚表示,中国的摇滚乐团多不胜数。

这些活动给予音乐人一个为他们乐迷现场演出的平台,这令他感到自豪。演出的乐团风格非常多元化,从重金属、另类音乐,到雷鬼都有。

作为首届Jade Music Festival其中一员,单蔚将于12月1日透过影片形式出席于温哥华 Annex 举行的研讨会。讨论将于早上10时15分开始,其他参与者包括来自印度、印尼、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音乐节筹划人和厂牌主理人,以及日本音乐产业文化振兴财团(Japan Music Culture Export)的业务规划副董事。

Jade Music Festival 由道明加拿大信托呈现,目的是让温哥华成为华语音乐的产业中心。

Miserable Faith
Miserable Faith (痛仰)has achieved great success in the Chinese world of rock ‘n’ roll.

音乐学校孕育地下乐团

迷笛音乐学校成立于1993年,向学生教授音乐制作、唱歌、吉他、打鼓、电子琴和其他乐器。单蔚认为这造就了地下乐团的诞生。

「这些乐团由年轻音乐人组成,既没有表演的舞台,也没有机会提升知名度和进行现场演出。」

第一届迷笛音乐节举行的时候,年轻的单蔚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担任音乐记者。活动取得空前成功,群众甚至一连两天聚集于场地外聆听音乐,迫使单蔚搭了三个小时公车到当地采访。

其中一个表演乐团叫作痛仰,主唱兼作曲高虎和贝斯手张静正是在迷笛音乐学校读书时认识的。

高虎在2020年接受中国日报访问时说:「很多乐团在校内组成,但20年前我们没有太多机会上台表演,情况令人沮丧,学校给了我们实现梦想的机会。」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之后还采访了多位音乐人,成功提高他们的知名度。

单蔚还记得当初曾在电台推广迷笛音乐节。

迷笛音乐节的成功启发了单蔚和他的朋友举办自己的音乐节,2005-2007年,他们办了北京流行音乐节。这位人民大学的毕业生最后于2009年加入了迷笛音乐节。

音乐产业在中国发展蓬勃

单蔚说:「我们都热爱音乐,2005年后,在中国举行的音乐节越来越多,也有更多另类乐团组成。

全国各地的城市不论大小都开始举办音乐节,让摇滚乐团有机会在中国巡回演出。

除了痛仰之外,现在中国流行的乐团还有新裤子、二手玫瑰、逃跑计划、木马和没有中文名称的Joyside。

此外,不少国际巨星都曾在中国演出,例如是碧昂丝、小甜甜布兰妮、艾尔顿·强和鲍勃·迪伦。

单蔚补充道,不少海外乐团因为北京奥运的缘故,也在2008年到中国演出。

迷笛音乐学校已在北京东南方1,500公里外的成都创建分校,并于其他城市创建规模较小的教育中心。

不少音乐人都以普通语演唱来吸引全国听众,但也有一些人以广东话或上海话等地方方言演唱。

迷笛音乐节原定计划于山东、福建、四川、广东和河北省举行活动庆祝20周年,但不幸因疫情而被迫全盘取消。

单蔚坦言整个行业都面临困局,并希望明年音乐市场可以重启,重新对国际乐团开放。

他接着表示:「其实在新冠疫情前,中国的音乐产业处于不俗的位置,每年几乎举办200场音乐节,而且通常都在大城市举行。即使在小城市,也会有展演空间举办演出。」

北京迷笛演出有限公司执行长单蔚将于12月1日早上10时30分以影片形式出席于温哥华 Annex 举行的 Jade Music Festival研讨会。有关Jade Music Festival活动详情,请浏览网站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Photo by Guillaume Jaillet.

卑诗大学学生反思加拿大研究观点以创建认知失衡

20世纪心理学家尚·皮亚杰(Jean Piaget)以「认知失衡」(cognitive disequilibrium)一词来解释孩子逻辑及推理的发展。当他们未能凭着现有知识去理解眼前的新处境或任务,就会产生失衡。然而,皮亚杰表示可以透过突破来重建平衡。当孩子将新信息消化或据此作出调整,便会经历突破,重新掌握之前的平衡感。

Read More »
Support us

Pancouver aims to build a more equal and empathetic society by advancing appreciation of visual and performing arts—and cultural communities—through education. Our goal is to elevate awareness about underrepresented artists and their organizations.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Support us

Pancouver strives to build a more equal and empathetic society by advancing appreciation of visual and performing arts—and cultural communities—through education. Our goal is to elevate awareness about underrepresented artists and the organizations that support them.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