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雕刻大师Richard Hunt深思Thunderbird Park历史、与冰球球星的友谊,以及为新年艺术节创作灯笼背后的意义

Richard Hunt by Emily Hunt Kwakwaka’wakw
Order of Canada recipient Richard Hunt is one of several high-profile artists whose designs will appear on lanterns for Lunar New Year in Vancouver. Photo by Emily Hunt.

夸夸嘉夸族(Kwakwaka’wakw) 艺术家 Richard Hunt的成就煇煌。曾获颁授加拿大勋章和卑诗勋章的他,在青少年时期成为皇家卑诗博物馆(Royal B.C. Museum)的雕刻学徒,而他的导师正是同样为非凡艺术家的父亲Henry。

Richard年纪轻轻就成为博物馆旁雷鸟公园(Thunderbird Park)的首席雕刻家。

已步入古稀之年的Richard透过Zoom视频会议接受Pancouver访问时,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在维多利亚James Bay的成长经历。他在两岁时就和家人搬到当地居住,当时皇家卑诗博物馆的所在地还是一个大型停车场。

他的童年就是和父亲及另一名Kwakwaka’wakw油画兼雕刻大师Mungo Martin在雷鸟公园渡过。

他忆称,马房是那里第一座建成的建筑物,要走到公车站才能上厕所,附近甚么设施也没有。

尽管如此,到访维多利亚的旅客都会走到公园,欣赏原住民艺术家进行创作。

他笑说有时会把自己想像成一项活生生的展品,因为他每天都会面对公众。

他记得有一天,数名政治家在观赏Mungo雕刻时灵机一触,意识到雷鸟公园可以成为叫座的旅游景点。于是,政府在该处兴建了一座较大的建筑物,但不幸在数年后被大火烧毁,当时里面还有四支图腾。

Richard表示他们需要重新雕制被烧毁的图腾,但幸好政府为他们兴建了一座新的工作间,让他们能够专心工作。

Thunderbird Park
Thunderbird Park. Photo by Tourism Victoria.

在议会大厦捉迷藏

他首支单靠自己制作的图腾在1979年完成,目前伫立于雷鸟公园中央。他之后雕制的图腾展示于世界各地,包括利物浦、爱丁堡、布里斯班、卑诗省邓肯市(City of Duncan) ,以及Camosun College Interurban校区。

此外,他和另一名艺术家Tim Paul创作的10.6米高图腾站在温哥华加拿大广播公司大楼外置近25年。广播公司在2006年将图腾归还予Fort Rupert,即Richard位于温哥华岛北部的家乡。

他的父母共诞下14名子女。他记得小时候和兄弟姊妹在卑诗议会附近玩野战游戏,还会爬上议会大厦旁边的一棵大树。

他也曾经在大厦还是博物馆和文件馆的时候在里面玩捉迷藏。

「看门的职员、Mungo和爸爸会到处查找我们,但我们当时个子小,可以躲在角落里,他们就找不到我们。」

Richard在议会附近的童年回忆,是他为即将于温哥华举行的2023 温哥华新年艺术节所创作的艺术品主题。名为《Victoria 2018》的作品画上不同动物,其中两只更与一名原住民桨手乘坐独木舟。这作品将于固兰湖岛上的一个大型灯笼向公众展示。

除了Richard的设计外,展览还包括艺术家Jessie Sohpaul 和 Rachel Smith,以及Arts Umbrella学生的作品,并将于1月20日至2月20日期间在Ocean Artworks户外凉亭展出。

Richard Hunt's Victoria
Richard Hunt’s painting, Victoria 2018, will be on a Lunar New Year lantern at Granville Island.

灯笼设计灵感来自维多利亚

固兰湖岛上名为Cycle of Life的展览,是2023 城光艺境的一部份。杰克普尔广场和温哥华美术馆北面的šxʷƛ̓ənəq Xwtl’e7énḵ Square也会展示由其他艺术家设计的灯笼。

城光艺境在其网站上称:「我们同一时间连系着过去与未来。就如逆河洄游的鲑鱼、这片土地上如家人般守护着我们的动物,以及在阳光下怀着无穷希望而旋转的年轻舞者一样,我们让充满好奇心的年轻人继承我们的传统,凭着他们天马行空的想像力来任意发掘。」

Richard表示,他的灯笼设计蕴含不同来自维多利亚的元素。

他透露,画作顶部加入了议会大厦的圆顶,而奥林匹克山脉则呈现于背景,看起来仿似一只摊开了触手的章鱼。

议会大厦的锥形屋顶就在章鱼头部的下方。右方的熊图腾跟他父亲雕制并展示于Inner Harbour的图腾相似。左方的虎鲸则代表着Humboldt Street附近Empress Hotel北端的一夥雕塑成虎鲸形状的树木。

Richard在自己的网站上表示,虎鲸象征离世亲属的灵魂。

他补充,画作底部的独木舟代表Inner Harbour的船只。时至今日,他的族人仍以船只代步。船上坐着一只狼、一只鹰和一名桨手。此外,议会的草地上还有一只乌鸦在跳舞。

Richard Hunt
In 1991, Richard Hunt received the Order of B.C.

职业生涯多姿多彩

他人生中其中一个难忘时刻,是于1994年在丽都厅(Rideau Hall)与冰球球星Frank Mahovlich 和 Serge Savard获颁授加拿大勋章。Richard更于当日和Frank创建深厚的情谊。

「Frank后来到了维多利亚,更在Bear Mountain打了一场哥尔夫球。已成为政治家的他被问到希望与谁打球,他道出了我的名字,于是我就有机会和他切磋球技。之后我们还数次一起享用晚餐。」

在这件事发生三年前,Richard获颁授卑诗勋章。

Richard的职业生涯中有不少艺术成就,包括与Tim Paul合作,为洛杉矶的西南博物馆(Southwest Museum)雕制图腾。两人也曾经和另一名艺术家Eugene Arima合力创作11米长的努查努阿特族(Nuu-chah-nulth)捕鲸独木舟,并展示于1986年在温哥华举行的世界博览会。另外,温哥华国际机场国内航班客运站内的五米高虎鲸及三米高雷鸟雕像,也是Richard的作品。

在他曾经就读的Victoria High School,他的名字已刻划在「名人墙」上。

目前他最关注的议题,是阻止其他国家假冒美洲西北岸原住民的艺术品。他说很多贗品都在印尼以桃花心木制造,更看过他已故兄长Tony的艺术被拷贝在T裇上出售。

「他们抄袭了所有风格,但我不在乎成品的质素,因为这是一种盗取我们文化的行为,而艺术是一种知识产权。」

他和其他艺术家正尝试游说联邦政府采取行动。

Richard Hunt by Sandra Hunt
Richard Hunt is not ready to retire. Photo by Sandra Hunt.

知识源自父亲

Richard忆起一名钓鱼技术了得,但不久前去世的叔叔,以及很久以前和他在岛上渡过的一个夏天。

「那时候我原先计画学习钓鱼,但经过一星期后,我发觉自己比较适合陆上生活。」

他形容父亲是一位出色的导师,两人在雷鸟公园共事时已把所有用得着的知识传授给Richard。

Richard称,父亲曾向Mungo承诺,总会有一名来自Fort Rupert的同乡和他合作。当我来到后,父亲发现我应付得来,于是便决定退位让贤。他也赞扬父亲是出色的雕刻家,只需要两天就能完成一个面具,相当于两星期的工资。

Mungo和Richard的父亲才华横溢,更学会了萨利希(Salish)、海达(Haida)和钦西安(Tsimshian)等原住民的雕刻风格。Richard也掌握了这方面的知识,但在自立门户之后,就专注于创作夸夸嘉夸艺术。

他的夸夸嘉夸语名字是Gwe-la-yo-gwe-la-gya-lis。根据他的个人网站,名字的意思是「到处游历,在所到之处都会举办散财宴(potlatch)的人」。

尽管Richard的灵感来自玛雅和埃及等不同文化,但他视自己为一名传统雕刻家。他希望所有作品都符合自己族群的礼仪。

除了绘画外,他的作品都保持一贯传统风格,因为他不喜欢作出了新尝试后被别人调侃。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Irwin Oostindie

TAIWANfest 与卑诗省荷兰文化协会携手合作~将荷兰文化带到温哥华市中心

许多加拿大游客非常熟悉荷兰的街头市集,其中最著名的当属阿姆斯特丹的亚伯特市集 (Albert Cuyp Markt),距今已有100年的历史。座落于前劳工阶级区的德派普(De Pijp) 城区,拥有数百家摊位,贩卖各种物品,包括折扣服装、自行车配件、水果、蔬菜、巧克力、起司、肉类和鲜花。

Read More »
Huei-Ting Tsai

竹艺师蔡惠婷透过钻研、知识传承及大量手艺活,振兴一门濒临消失的传统工艺

在西方世界经营竹林可能看似不寻常,但在台湾南部,竹艺师蔡惠婷在她的协作园区中拥有超过200种竹子。这为她和其他工匠提供了各种竹子的广泛选择,以用于他们创作的产品。「我们根据使用功能挑选最适合的竹子种类,」蔡惠婷以中文告诉《Pancouver》。「每种竹子都有不同的特点。」蔡惠婷来自台南。台南曾经是台湾竹编产业的繁荣中心。在1895年到1945年的日本殖民时期,政府将曾是一门专业工艺的竹藤编织转变为工业发展的重心。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