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Moya Michael恍如嘉年華的作品《Coloured Swan 3: Harriet’s Remix》為溫哥華PuSh Festival帶來一場「心靈派對」

Coloured Swan 3: Harriet's Remix by Danny Willems
Coloured Swan 3: Harriet's Remix is coming to the PuSh Festival on January 20. Photo by Danny Willems

居於比利時的編舞者兼舞蹈家Moya Michael對身份的不固定性和複雜性非常清楚。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土生土長的她,早於年輕時就意識到這一點,更反映於她的作品Coloured Swan》三部曲。

在PuSh International Performing Arts Festival舉行前夕,Moya透過Zoom視訊會議接受Pancouver訪問,表示在自己成長的時候,政府正推行種族隔離措施(apartheid),而她則被歸類為「有色人種」。

她憶述當時的白人可以為所欲為,而大家都知道老闆這角色一定由白人擔當,所屬的種族群體也較自己的高級。

儘管如此,她並不認為自己是「有色人種」,這不過是一種強加的身份。再者,她渴望成為黑人。

經過一段時間,她終於意識到自己的種族血統源自科伊族(Khoi)和桑族(San)兩個南非原住民族。

她指出,這些原住民目前仍遭到嚴重剝削。

她稱,這個文化中有很多元素已被消滅,就如全球多個原住民人口一樣。

此外,由於白人殖民者將奴隸以及來自南亞各地的移民勞工帶到南非,當地是全球多代種族混合最為常見的國家之一。

但是南非的國民卻被歸類成不同人種,並需要遵從種族隔離措施,讓Moya摸不著頭腦。她也認為成長中的小孩不會意識到所發生的事情,因為學校不會傳授這方面的知識。

她在一段時間後才認識到種族隔離措施各種暴行的嚴重性,並將之形容為「種族滅絕」。

她補充說:「沒有人把我們視為倖存者,讓我覺得難以想像。」

Coloured Swan》的創作分為三個階段

Moya曾在南非學習芭蕾舞,其後獲得獎學金到表演藝術訓練及研究所(Performing Arts Research and Training Studios)修讀舞蹈教育,於是在1997年移居到布魯塞爾。

她在PuSh Festival演出的項目Coloured Swan 3: Harriet’s Remix》是一系列探討身份層次表演的第三部作品。透過這些演出,她呈現了強加身份如何影響人們移動、說話和唱歌的方式。

這系列中的第一部作品名為Coloured Swan 1: Khoiswan》,是專注於她祖先的單獨演出項目。根特大學(Ghent University)教授Annelies Van Assche對此發表了長達20頁,名為《Coloured Swan: Moya Michael’s Prowess in the Face of Fetishization in European Dance》的學術論文。

Annelies的論文去年刊登於Dance Research Journal》,當中寫道非洲和歐洲的把關者都沒有把她視為「真正的非洲人」,儘管她依然視自己的非洲背景為身份的重要部份。她因為沒有被當作非洲的一份子而感到沮喪,並激發了她去研究自己的非洲背景。

Annelies表示,Moya來自科伊族和桑族的祖先是「非洲南部的原住民,後來被殖民者以Hottentots』這個帶有貶義的詞語標籤」。

論文也提到,這個族群時至今日仍在爭取民族認同,而這項研究正是Khoiswan》的靈感。Moya在演出中會遇到個人的祖先和歷史前人,讓她反思自己藝術的意義。

Photo by Danny Willems
Coloured Swan 3 takes audiences into Afrofuturism. Photo by Danny Willems.

在舞台上展現象徵

在《Coloured Swan 2: Eldorado》中,美國舞蹈家David Hernandez的單獨演出呈現了自己的背景。

Coloured Swan 3: Harriet’s Remix》則由四名擁有非洲血統的混血表演者演出,包括饒舌歌手兼電子音樂監製Loucka Fiagan、說唱司儀兼舞蹈家Milo Slayers、表演者兼影音藝術家Oscar Cassamajor,以及舞蹈家、唱片騎師兼音效設計師Zen Jefferson。

PuSh Festival網站把演出形容為「令人目不暇給的嘉年華」,又將它稱為一場「心靈派對」。這個項目已先後於尼日利亞和挪威公演,但從未在北美洲表演過。

「我希望聚焦於如何在未來思考我們身驅的意義。這包含了一種象徵性,因為我的作品不能單憑表面來解讀。」

多姿多彩的演出加入了舞蹈、文字、唱歌、聲音和影像元素,以及一艘「母艦」。舞台上也擺設了繩索和輪胎這兩種在非洲具有歷史意義的物件。繩索固然與奴隸制度有關,而輪胎則是當地執行私刑的工具。

Moya的演出也展示了多個由黃寶螺(cowry shell)製成的面具。

她解釋,黃寶螺以前是一種貨幣,用途包括購買奴隸,但現在已成為了財富的象徵。

Moya非常清楚歐洲對具有非洲背景舞蹈家的執迷,當她最初搬到比利時或其後在英國工作時都讓她無所適從。

後來她決定接受現實,並開始著手改變黑人舞蹈家與白人觀眾之間的互動。

她稱自己就好像穿上香蕉裙的約瑟芬·貝克(Josephine Baker)一樣,誓要給予觀眾充滿異國風情的體驗。

事實上,她在單獨演出的Coloured Swan 1: Khoiswan》中有提到約瑟芬·貝克。

Danny Willems photo of Moya Michael
Moya Michael’s choreography reveals the fluidity of identity. Photo by Danny Willems.

回應白人凝視

Annelies在她的學術論文中仔細紀錄了Moya的蛻變,指Moya以舞蹈家身份來到歐洲後,「注意到自己的身體不知不覺間流露出異國風情」。

Annelies寫道,雖然Moya從來沒有收到明確的指示,但其他人曾向她暗示以更有挑逗性和性感的方式來進行表演,以迎合白人觀眾的口味。

Moya告訴Pancouver,她目前的作品是為了前輩而創作,因而需要杜絕針對黑色或棕色驅體的白人凝視(white gaze)。

她認為在白人為主的觀眾面前表演,種族成為了無可避免的議題。

她也覺得白人比較不在意自己的種族。於是,她向法蘭德斯文化界別發表主題演講時提出了這觀點。她更在漆黑中發表演講,讓觀眾可以發自內心地思考黑色的意義。

她稱自己也在努力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並嘗試從箇中不同的角度了解自己的身體。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Until Branches Bend

《Until Branches Bend》製作者在有關入侵物種的電影中加入原住民觀點

從表面來看,溫哥華編劇兼導演 Sophie Jarvis的作品《Until Branches Bend》並不關乎原住民議題。對一般觀眾而言,電影的主題是由Grace Glowicki飾演的懷孕白人女子在罐頭廠上班之餘,還需要照顧妹妹。在電影初段,Robin在一顆蜜桃內發現看似是入侵物種的生物,在未具名的水果種植地區引起爭議。故事中的小鎮名為蒙太古(Montague),而果園更是其經濟命脈。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