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剧作家 Abi Padilla 在《奶奶。黑帮。游击队。(Grandma. Gangsta. Guerilla.) 》中挖掘菲律宾家族历史,彰显长辈们的勇气

Ab Padilla
Abi Padilla honours her grandmothers' resilience in her play Grandma. Gangsta. Guerilla.

【 Abi Padilla 在她的舞台剧《奶奶。黑帮。游击队。(Grandma. Gangsta. Guerilla.) 》中向她祖母们的韧性致敬。】

剧作家兼演员 Abi Padilla 踏上了一个全新的冒险旅程,当 Studio 58 戏剧课程要求她演出一场独角戏。这份作业是毕业条件,提供了她一个机会,可以在舞台上尝试之前从未探索过的事物。

「我想要做武术;我想要饶舌;我想要跳街舞,」Padilla 在 Zoom 上告诉了《Pancouver》。「我也想要扮演一个不性感的女性角色,纯粹地百分之百做个坏女孩。」

这就是她的舞台剧《奶奶。黑帮。游击队。(Grandma. Gangsta. Guerilla.) 》的起源,该剧将于2月5日(周一)在先进戏剧节 (Advance Theatre Festival) 上读剧演出。

「这个故事基本上是关于一个患有失智症的奶奶逃出了养老院,因为她很想念她的孙子们,」Padilla 说。

在为剧本做研究时,她觉得有必要与她的祖母们交谈,以了解她们在菲律宾的生活。尽管 Padilla前23年都在奎松市 (Quezon City) 度过,但她还是对所听到的事感到十分讶异。

结果发现,她的奶奶其实是来自维萨亚斯群岛 (Visayas) 的卡皮兹 (Capiz) 省。这是菲律宾中部群岛的一部分。这一地区的居民说卡皮兹诺语(Capiznon),而 Padilla 在家里说他加禄语

(Tagalog),在奎松市的学校里则学习英语。

「在菲律宾有这样一句俗话,当你来自卡皮兹时,你就是阿苏黄 (aswangs)(菲律宾民间传说中的变形邪恶生物)的一部分,」Padilla 笑着说。

她的奶奶的母亲和父亲实际上是继兄妹。这不仅对 Padilla 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对她的堂兄弟妹们也是如此。

Abi Padilla

【 《奶奶。黑帮。游击队。》是今年先进戏剧节上演出的五部剧码之一。】

祖母们激发了 Padilla 的好奇心

与此同时,她的外婆因为家族起源于更北部的吕宋岛(Island of Luzon) 而讲伊洛卡诺语  (Ilocano)。

「但她告诉我:『我不想教你伊洛卡诺语,因为妳已经住在城里。我不希望人们瞧不起你,』」Padilla 透露。「这在菲律宾仍然是一个问题。」

Padilla 对她的祖母们为何拒绝展示自己的这些方面感到非常好奇。

「我觉得这又是吸引我投入这项计画的另一个原因,」她说。

Abi Padilla

【 Abi Padilla 表示,她的祖母们(其中一位在上方左侧),激发了她的剧作灵感。】

两位祖母在日据时期 (Japanese occupation) 的菲律宾度过了1942年至1945年。

「每当我问她们这些事情时,可以立刻看到她们的身体变得僵硬,」Padilla 说。「然后,她们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可以看到她们立刻努力想改变话题。」

尽管如此,她还是听到了一些片段。她的外婆说,当日军袭击他们的村庄时,她的叔叔和阿姨会要求她藏起土地权状。这能确保战争结束后,这些亲戚仍然有证据表明这些土地属于他们。

「我的奶奶也躲在稻田里,」Padilla 补充道。「我相信她的一些朋友被带走了。就这样。她们从来不谈论这件事。」

在那些年里,勇敢的菲律宾人对日军发起了强而有力的抵抗。尽管她的祖母们从未成为游击队,Padilla 曾读过所谓的「慰安妇 (comfort women)」的传记,她们成为了反抗军的成员。

Abi Padilla

【 Abi Padilla 的另一位祖母(上方左侧)也塑造了她对世界的观点。】

历史并不能界定菲律宾人

Padilla 在剧名中加入「黑帮 (Gangsta) 」一词也有充分的理由。这是因为其中有一些帮派元素。此外,这个词让她想到经历了巨大困难后仍然坚强的人。

「这些特质是我实际上赋予剧中主角的,」她说。

Padilla 认识到菲律宾有着惨淡的历史,不仅曾被日本占领,还曾被西班牙和美国殖民。

「我觉得很容易被发生人们身上可怕的事情所吸引,」她承认。「我也必须提醒自己,我的祖母们不只是被发生在她们身上的事情所定义。」

Padilla 坚持说,她不会这样贬低她的长辈。

「我会如何记得我的祖母们呢?」她问。「我会记得她们的机智幽默;我会记得她们烹饪的味道;我会记得我们一起玩耍的时光……到最后,我希望记住她们为我做的所有好事。」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Christmas K. Ho Photography

温哥华美术馆驻地艺术家 Jillian Christmas 深思如何化悲伤为喜悦

温哥华美术馆的新任驻地诗人 Jillian Christmas 曾将泪水转化为欢笑。事实上,她表示她生命中最大的欢乐就是来自于深度的悲伤时刻。这也是为什么这位非裔加勒比海加拿大诗人的新驻地研究被命名为「迈向喜悦 (Toward Delight)」的原因。此外,她希望在温哥华美术馆 (Vancouver Art Gallery) 深耕这样的情感。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