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劇作家 Abi Padilla 在《奶奶。黑幫。游擊隊。(Grandma. Gangsta. Guerilla.) 》中挖掘菲律賓家族歷史,彰顯長輩們的勇氣

Ab Padilla
Abi Padilla honours her grandmothers' resilience in her play Grandma. Gangsta. Guerilla.

【 Abi Padilla 在她的舞台劇《奶奶。黑幫。游擊隊。(Grandma. Gangsta. Guerilla.) 》中向她祖母們的韌性致敬。】

劇作家兼演員 Abi Padilla 踏上了一個全新的冒險旅程,當 Studio 58 戲劇課程要求她演出一場獨角戲。這份作業是畢業條件,提供了她一個機會,可以在舞台上嘗試之前從未探索過的事物。

「我想要做武術;我想要饒舌;我想要跳街舞,」Padilla 在 Zoom 上告訴了《Pancouver》。「我也想要扮演一個不性感的女性角色,純粹地百分之百做個壞女孩。」

這就是她的舞台劇《奶奶。黑幫。游擊隊。(Grandma. Gangsta. Guerilla.) 》的起源,該劇將於2月5日(週一)在先進戲劇節 (Advance Theatre Festival) 上讀劇演出。

「這個故事基本上是關於一個患有失智症的奶奶逃出了養老院,因為她很想念她的孫子們,」Padilla 說。

在為劇本做研究時,她覺得有必要與她的祖母們交談,以了解她們在菲律賓的生活。儘管 Padilla前23年都在奎松市 (Quezon City) 度過,但她還是對所聽到的事感到十分訝異。

結果發現,她的奶奶其實是來自維薩亞斯群島 (Visayas) 的卡皮茲 (Capiz) 省。這是菲律賓中部群島的一部分。這一地區的居民說卡皮茲諾語(Capiznon),而 Padilla 在家裡說他加祿語

(Tagalog),在奎松市的學校裡則學習英語。

「在菲律賓有這樣一句俗話,當你來自卡皮茲時,你就是阿蘇黃 (aswangs)(菲律賓民間傳說中的變形邪惡生物)的一部分,」Padilla 笑著說。

她的奶奶的母親和父親實際上是繼兄妹。這不僅對 Padilla 而言是一個巨大的驚喜,對她的堂兄弟妹們也是如此。

Abi Padilla

【 《奶奶。黑幫。游擊隊。》是今年先進戲劇節上演出的五部劇碼之一。】

祖母們激發了 Padilla 的好奇心

與此同時,她的外婆因為家族起源於更北部的呂宋島(Island of Luzon) 而講伊洛卡諾語  (Ilocano)。

「但她告訴我:『我不想教你伊洛卡諾語,因為妳已經住在城裡。我不希望人們瞧不起你,』」Padilla 透露。「這在菲律賓仍然是一個問題。」

Padilla 對她的祖母們為何拒絕展示自己的這些方面感到非常好奇。

「我覺得這又是吸引我投入這項計畫的另一個原因,」她說。

Abi Padilla

【 Abi Padilla 表示,她的祖母們(其中一位在上方左側),激發了她的劇作靈感。】

兩位祖母在日據時期 (Japanese occupation) 的菲律賓度過了1942年至1945年。

「每當我問她們這些事情時,可以立刻看到她們的身體變得僵硬,」Padilla 說。「然後,她們不知道該說什麼。你可以看到她們立刻努力想改變話題。」

儘管如此,她還是聽到了一些片段。她的外婆說,當日軍襲擊他們的村莊時,她的叔叔和阿姨會要求她藏起土地權狀。這能確保戰爭結束後,這些親戚仍然有證據表明這些土地屬於他們。

「我的奶奶也躲在稻田裡,」Padilla 補充道。「我相信她的一些朋友被帶走了。就這樣。她們從來不談論這件事。」

在那些年裡,勇敢的菲律賓人對日軍發起了強而有力的抵抗。儘管她的祖母們從未成為游擊隊,Padilla 曾讀過所謂的「慰安婦 (comfort women)」的傳記,她們成為了反抗軍的成員。

Abi Padilla

【 Abi Padilla 的另一位祖母(上方左側)也塑造了她對世界的觀點。】

歷史並不能界定菲律賓人

Padilla 在劇名中加入「黑幫 (Gangsta) 」一詞也有充分的理由。這是因為其中有一些幫派元素。此外,這個詞讓她想到經歷了巨大困難後仍然堅強的人。

「這些特質是我實際上賦予劇中主角的,」她說。

Padilla 認識到菲律賓有著慘淡的歷史,不僅曾被日本佔領,還曾被西班牙和美國殖民。

「我覺得很容易被發生人們身上可怕的事情所吸引,」她承認。「我也必須提醒自己,我的祖母們不只是被發生在她們身上的事情所定義。」

Padilla 堅持說,她不會這樣貶低她的長輩。

「我會如何記得我的祖母們呢?」她問。「我會記得她們的機智幽默;我會記得她們烹飪的味道;我會記得我們一起玩耍的時光……到最後,我希望記住她們為我做的所有好事。」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Satwinder Kaur Bains

紀錄片《Unarchived》揭露相片及文件收藏家如何戳破關於卑詩省邊緣化社區的官方說法

歷史除了由勝利者書寫之外,更收錄在政府檔案庫之中。然而,北卑詩大學第一民族研究教授Daniel Sims卻不太認同此陳腔濫調的說法。去年,Daniel曾在《喬治王子市公民報》撰文,表示只有裝聰明的人才會這樣說,因為他認為歷史不過是由願意花時間的人編寫,僅此而已。接下來,就是要確保別人閱讀你所寫的內容。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