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卑诗大学学生反思加拿大研究观点以创建认知失衡

Photo by Guillaume Jaillet.
Photo by Guillaume Jaillet.

20世纪心理学家尚·皮亚杰(Jean Piaget)以「认知失衡」(cognitive disequilibrium)一词来解释孩子逻辑及推理的发展。当他们未能凭着现有知识去理解眼前的新处境或任务,就会产生失衡。

然而,皮亚杰表示可以透过突破来重建平衡。当孩子将新信息消化或据此作出调整,便会经历突破,重新掌握之前的平衡感。

同样,卑诗大学高级课程加拿大研究450(Canadian Studies 450)的学生正尝试颠覆这领域的研究,以形成失衡感。

加拿大研究的课程一直涵盖跨学科的课题,包括历史、文学、地理、政府、政治、语言,以及其他没有反殖民主义元素的议题。

在教授蜜妮儿·玛塔妮(Prof. Minelle Mahtani)的教导下,这个卑诗大学课程的学生尝试反思此领域的标准看法。他们希望融合和配合一直被加拿大研究忽视或边缘化的群体观点。

他们认为这有助提升加拿大作为定居者殖民国家(settler-colonial state)的认知,实现另一种知识突破。

学生阿比盖尔·诺曼德(Abigaelle Normand)透过Zoom视频会议向Pancouver说,课程的学生正在探索令人不自在的领域。

在满地可长大的她以归还土地运动(landback movement),与日常课堂中经常听到承认土地是属于原住民的表面说法作出比较。

她说:「我们需要对改变作出更积极和彻底的承诺,并坚持讨论加拿大是如何立国,以及透过哪些途径累积如此庞大财富等让人尴尬的议题。」

The first cohort of Canadian Studies 450 students spoke at Green College Coach House on March 7.

[首批加拿大研究450的学生于3月7日在卑诗大学的Green College Coach House发言。]

埋没历史真相形成失衡

诺曼德的主修课目为性别、种族和社会公义学。另一名同样修读加拿大研究450,但主修社会学的学生露露·贾玛(Lulu Jama)亦同时接受了访问。两人还是一年生的时候,在玛塔妮教授的另一个课堂上结识对方。

贾玛在汉密尔顿出生,并拥有索马里兰背景,但于沙特阿拉伯长大。她的黑人、回教徒及移民后裔身份并没有反映于加拿大研究的传统作用域内,形成了另一种失衡。

贾玛认为加拿大研究是虚构的,因为它是建基于不实的历史和观点。

和诺曼德一样,贾玛认为加拿大研究必须正视令人难堪的历史真相。对她来说,这与欧洲定居者掠夺原住民土地和镇压欧洲以外人种息息相关。另外,这个定居殖民国家的外交政策亦同出一彻。

贾玛补充,她希望加拿大研究能注入更多不同种族元素,以真实地呈现加拿大的人口,并反映组成加拿大的不同文化。

玛塔妮在3月7日于卑诗大学的Green College Coach House举办对话会,由诺曼德、贾玛和另外七名加拿大研究450的学生分享对课程,以及这领域未来发展方向的看法。这是布伦达与大卫麦克莱恩讲座(Brenda and David McLean Lectures)下「另一个加拿大」系列(Another Canada series)的首个讲座。加拿大研究的研究员和学生均有出席是次活动,令到观众的年龄层和观点更多元化。

Minelle Mahtani by UBC
Prof. Minelle Mahtani is a former president of the Association for Canadian Studies. Photo by UBC.

[玛塔妮教授是加拿大研究协会的前主席。图片来源:卑诗大学。]

中心化权力维持一贯说法

诺曼德认为,一系列关于加拿大的错误观念必须被打破,才能够认清这个国家的根源,例如是加拿大具有多元文化、加拿大是绿色国家,以及加拿大是美国的衬托品等。

她称,最后的不实说法,令人忽略了美国以北发生的暴力事件有多严重。

贾玛表示,经修订的加拿大研究课程必须以原住民知识及去殖民主义思维为内核,并需要准确地呈现历史真相。

贾玛承认英语是一种殖民语言,因此认为大专院校应致力提供由原住民学者任教的原住民语言课程。

Pancouver问到,为何这些意念还未渗入国民的意识当中。贾玛的答覆是,主流媒体和当权者都由某个群体掌控,而他们都认同及顺从持续从原住民窃取土地的做法,并且是令到定居者殖民主义更根深蒂固的同谋者。

因此,她认为全国舆论未有改变属意料之内,并且相当合理,因为国家的权力架构拒绝承认事实的真相,就是不为人知的暴力事件仍然存在至今。

她指出,大型机构仍然由白人至上主义及与定居者殖民主义近似的势力操控着。

「只要权力仍掌握于他们手中,舆论将维持不变。」

(Credit: Kent Monkman/ Collection of the Denver Art Museum)
The Scream tells a part of Canadian history that was suppressed through much of the 19th and 20th centuries. (Credit: Kent Monkman/ Collection of the Denver Art Museum)

[《The Scream》呈现了在19世纪及20世纪大部份时间被埋没的加拿大历史。(来源:Kent Monkman/ Collection of the Denver Art Museum)]

厘清根源和枝节

诺曼德和贾玛均赞扬玛塔妮教授的课程推动了「互惠知识」(reciprocal knowledge)的传授,打破了向学生传授知识的传统模式,鼓励学生分享他们自己的宝贵知识。

然而,这课程并不容易。玛塔妮是加拿大研究协会(Association for Canadian Studies)的前主席。学生必须每周阅读一本书,再与不同嘉宾进行对话。

与课程第一批学生对话的嘉宾包括作家劳伦斯·希尔(Lawrence Hill)、去殖民学者及写实作家朱丽叶塔·辛格(Julietta Singh),以及加拿大研究学者兼作家Amy Fung。

另外,诗人马杜尔·阿南德(Madhur Anand)、吉勒奖提名作家大卫·麦克法兰(David Macfarlane)、第一民族及原住民研究教授兼作家丹尼尔·希斯·贾斯德斯(Daniel Heath Justice)和其他前卫思想家亦有进行交流。(披露:在撰写本文前,我曾在加拿大研究450另一节课堂上发言)。

临近访问尾声,诺曼德引述了贾斯德斯说过,并让她印象深刻的一段话:

「原住民文学被错误地视为是加拿大文学的分支」。诺曼德认为这个概念,以及加拿大研究应如何改变,就是这个课程的重点。

诺曼德称,这种根源和枝节的关系亦可套用于语言上。学生或可藉此概念,在这学术领域上形成失衡。

她认为,英语该被视为树干上的一个枝节 — 用来探索加拿大及加拿大研究,以及其影响和历史的滤镜 — 而不是将它假定为树干。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Yiyu Chen by Armando Branco

陈翊⽻藉天然染⾊、学习古⽼⼯艺和投入实验性的设计,让时尚回归根本

来⾃台湾的服装设计师陈翊⽻描述⾃⼰是个有创造⼒和实验精神的⼈,这在她的发型上也显 ⽽易⾒:在她乌⿊的长发下⽅是混合了⾦⾊和银⾊的发丝。陈的服装设计则更加前卫,且相当看重天然染⾊、可持续性和以源⾃⼟地的纤维加以编 织。 这当中也包含由她所居住的台湾中部城市台中及其周边地区搜集来的材料。

Read More »
Ricie Fun

《国际桥牌社外传:和平归来》展示了医院封锁期间员工和患者如何应对非典型肺炎(SARS)危机

这一部引人入胜的新剧集是关于一种来自中国的致命病毒,它依靠空气传播且具有高传染性。七段激动人心的影集戏剧化地描述了患者的恐惧、政治人物的冷漠、记者的勇敢,以及医护人员的英勇和愤怒。但是这部剧不是关于COVID-19的;《国际桥牌社外传:和平归来》围绕着2003年台湾爆发的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展开。

Read More »
Midi Festivals CEP Shan Wei

被誉为「中国胡士托」的迷笛音乐节筹划人将于温哥华Jade Music Festival发言

在1980年代的中国,没有太多人可以想像到单蔚所做的工作:举办吸引数以万计乐迷的户外摇滚演唱会。 身为北京迷笛演出有限公司执行长的单蔚,是被誉为「中国胡士托」的迷笛音乐节筹划人。这个大型音乐节最初于2000年由迷笛音乐学校举办,地点是北京一栋只有500个座位的礼堂。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