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台灣國家人權委員會最新出版專書探照數十年來的言論自由長征

freedom of expression
On April 7, 2017, Taiwanese president Tsai Ing-wen honoured human-rights activist Cheng Nan-jung on the 28th anniversary of his death.

【2017年4月7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在人權運動者鄭南榕逝世28週年之際向其致敬。】

大多數加拿大人可能從未聽過鄭南榕這個名字,但這位於1989年去世的民主活動家在他的故鄉台灣卻是家喻戶曉。這是因為在爭取言論自由、民主和獨立的過程中,他做出了一些令人難忘的事。

根據《從0到100%:台灣言論自由之戰 (From 0 to 100%: The Fight for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 Taiwan) 》,鄭南榕在1980年代,每當國民黨政府停刊《自由時代 (Freedom Era) 》週刊時,他會以不同的名稱再出版這份週刊。

書中並指出:「鄭南榕在打破禁忌方面毫不畏懼,使他成為黨外反對運動的先驅,一位在思想、言論和行動上一貫的人。」該書稱:「《自由時代》有勇氣揭露蔣家的神話、軍中的不當行為以及國民黨內部的爭鬥,不斷推動和擴大台灣受限制的媒體報導的界限,同時也創下最多期刊被禁和停刊的紀錄。

鄭南榕反覆提出新議題,包括在公開演講中首次提及台灣獨立。他還激起公眾對政治犯的支持,並為1947年2月28日大屠殺的受難者尋求正義,儘管受難者的家屬幾十年來一直被迫沈默。

在1989年,鄭南榕發表了一份台灣憲法的初步提案後,他因「涉嫌叛亂」遭法院傳喚。鄭南榕公開發誓他不會被活捉。他自囚於雜誌社內,繼續出版《自由時代》兩個月。

當警察試圖闖入時,鄭南榕自焚身亡,引起國際關注。

Freedom
From 0 to 100%: The Fight for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 Taiwan reviews the rise of human rights.

【《從0到100%:台灣言論自由之戰》回顧了人權的崛起。】

為自由付出沉重代價

台灣國家人權委員會 (The 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Taiwan) 以英文出版

《從0到100%:台灣言論自由之戰 (From 0 to 100%: The Fight for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 Taiwan) 》,旨在提高對該國人權歷史的認識。在前言中,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席陳菊指出,鄭南榕「為台灣絕對的言論自由而奮鬥,反對威權主義的嚴刑峻法,甚至犧牲了自己的生命」。

陳菊表示:「他的犧牲加速了台灣走向自由和民主的道路,照亮了台灣的未來。」

這本由國家人權委員會出版的專書提供了一個極富資訊和充滿照片的台灣自由之旅的紀錄,將國際人權的演變和《世界人權宣言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的發展與台灣人追求言論自由的努力和犧牲相連接。

諷刺的是,當《世界人權宣言》在1940年代起草時,中華民國的一位受尊敬的外交官張彭春擔任了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副主席。

《從0到100%》指出:「他還在確立《世界人權宣言》的普世性上發揮了關鍵作用。」

228
Li Jun created this work of art to commemorate the February 28 incident.

【力軍(黃榮燦)創作了這件藝術品,以紀念二二八事件。】

戒嚴令在228大屠殺後實施

當中國國民黨在國共內戰中失利時,他們於1949年12月將首都遷至臺北。

同一年稍早,由蔣介石領導的政府在島上實施了戒嚴令。這發生在政府軍隊於那場臭名昭著的228事件中屠殺了成千上萬人民兩年多之後。

儘管實施了戒嚴令,台灣對自由的追求仍然在繼續。許多在台灣出生的知識分子看到他們的影響力急劇下降,因為他們在1895年至1945年的日本統治期間接受的教育是用日語,他們無法書寫繁體中文。這使蔣介石佔據了上風,因為他強迫該國採用中文作為官方語言。

根據《從0到100%》,來自中國的知識分子也主張台灣實行民主憲政。最著名的是雷震,《自由中國 (Free China) 》半月刊的發行人和共同創辦人。雷震還創辦了中國民主黨。

然而,當雷震在1960年公開反對蔣介石違反憲法任期限制繼續掌權時,他遭到了逮捕。蔣介石確保雷震因「為匪宣傳」和「知匪不報」而被判處10年徒刑。

該書指出,這些都是白色恐怖時期的常見指控,違反了《世界人權宣言》第19條保護言論自由的條款。

在2019年,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追認了已故雷震的清白。

Freedom
Lei Chen was thrown in jail after founding the China Democratic Party in 1960.

【雷震在1960年創立中國民主黨後被逮補入獄。】

為自由付出巨大犧牲的不只有雷震

雷震並非唯一因發聲而受害的人。1964年,三名社運人士──謝聰敏、彭明敏和魏廷朝──在發表了《台灣自救運動宣言 (Declaration of Formosan Self-Salvation) 》後都遭受了嚴刑拷打並被送往監獄。

該宣言有三個目標,包括推翻蔣政權以及確認「反攻大陸」為絕不可能。該宣言並呼籲制定新憲法以保障基本人權。他們三人都被判處了8至10年的監禁。

在1970年代,台灣出生的菁英創辦了一本新雜誌《台灣政論 (Taiwan Political Theory) 》。這激怒了獨裁政權,因為編輯們倡導民主選舉。到了這個時候,蔣介石的兒子已經升任總統,在他的統治之下,這本雜誌被迫停刊。

陳菊,現任台灣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席,也在爭取自由的鬥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她是1979年高雄事件中被逮捕的八名人權運動者之一。這是在《美麗島 (Formosa) 》雜誌發行之後,該雜誌自稱是「台灣民主運動的聲音」。

在發行了四期雜誌後,該運動的支持者於1979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在台灣南部城市—高雄舉辦了一場公開活動。根據《從0到100%》的說法,警方突襲現場並逮捕了152人。

該書指出:「這是自1960年代以來最大規模的政治清鄉,由於戒嚴令,台灣沒有示威活動支持被捕者,但海外台灣協會全部動員起來,前所未有地盡一切努力發聲,拯救並支持被捕者。」

freedom
Chen Chu was the youngest of eight human-rights activists put on trial following the Kaohsiung Incident.

【陳菊是高雄事件被審判的八名人權運動者中最年輕的一位。】

審判增強了對民主的支持

同年,一群居住在卑詩省的台裔加拿大人前往西雅圖,在一座台灣政府辦事處外示威。其中一位領袖是現已退休的醫生—楊正昭博士 (Dr. Charles Yang)。

陳菊和她的同伴可能面臨死刑。她最終在監獄中度過了將近六年。二十年後,她當選為高雄市市長,並於2006年至2018年任職。陳菊還在2018年至2020年擔任了總統府秘書長。

去年十月,陳菊與其他台灣國家人權委員會成員一同訪問了加拿大。在這次行程中,她參加了渥太華的一項會議,並參觀了溫尼伯的加拿大人權博物館 (Canadian Museum for Human Rights)。她還在溫哥華與台裔加拿大人見面,包含省議員陳韋蓁 (MLA Katrina Chen)。

Freedom
The Human Rights Research and Education Centre and the Research Chair in Taiwan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Ottawa partnered with the 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al Office in Canada in bringing Chen Chu to speak in Ottawa.

【渥太華大學人權研究暨教育中心與「台灣研究講座」(The Human Rights Research and Education Centre and the Research Chair in Taiwan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Ottawa) 與駐加拿大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 (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al Office in Canada) 合作,邀請陳菊至渥太華演講。

與此同時,高雄事件的另一名被拘留者林義雄是民主運動的領袖。警察對他進行了嚴重毆打。在他入獄期間,他的母親和兩個年幼的女兒於1980年2月28日,在臭名昭著的政府屠殺33年紀念日那天被謀殺。

根據《從0到100%》,這八名民主鬥士的審判「激發了擁有獨立思想的年輕知識分子」。

「在軍事法庭審判之後,這些年輕人積極支持反對運動,甚至參與選舉,引發了一波不可阻擋的民主運動和街頭示威活動,」該書報告。

【2017年宣布言論自由日時,台灣媒體報導了這一消息。】

解嚴後的自由之戰

《從0到100%》其中一個最迷人的章節涵蓋了從1987年解嚴到1992年修憲第100條的時期。該修憲確保非暴力行為不再被視為煽動性,這帶來了更多言論自由。

在這五年的動盪時期,台灣政治經歷了眾多變革。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在他的國民黨內部和追求自由人權制度的民進黨成員之間航行。這段時期有無數的示威,部分是由鄭南榕的殉道事件所驅動。

國立中正大學教授胡元輝在書中寫道,台灣的媒體生態系統轉向民主大約花了15年的時間。

「1989年4月7日,鄭南榕透過自焚實踐了他的信念,」胡元輝寫道。「次日,《自立早報 (Independence Morning Post) 》發表了同一份《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 (Draft Proposal for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Republic of Taiwan) 》。我記得當時報紙對這個決定是多麼的緊張和謹慎,顯示在言論方面仍存在許多禁忌。」

從那時以來,台灣已經三次和平轉移政權。而且在2017年,行政院指定4月7日——鄭南榕之死忌日——為「言論自由日」。

下一次台灣全國大選將於2024年1月13日舉行。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Jacob Rajan Photo by Ankita Singh

溫東文化中心喜劇以天堂、帕西傳統、印度冰淇淋和禿鷲訴說人類追求永生的故事

紐西蘭奧克蘭舞台劇藝術家Jacob Rajan在有份編寫和參演,並即將在溫東文化中心(the Cultch)上演的舞台劇作出了嶄新嘗試。在《In Paradise or the Impermanence of Ice Cream》中,他與合著者和導演Justin Lewis將會探討由Jacob飾演的七個角色如何追求永生。Jacob透過Zoom視訊會議向Pancouver稱:「這是一部有趣荒誕的喜劇,可以引得觀眾捧腹大笑。當然,劇中還有一隻宏偉的禿鷲布偶。」

Read More »
Bettina Matzkhun by Aida Gradina

Bettina Matzkuhn 以刺繡展現對風景、大自然和思想交流的熱愛

溫哥華藝術家 Bettina Matzkuhn 深知紡織品在講故事方面有著悠久的歷史。她透過在刺繡中使用纖維延續了這一傳統。「我不想只是製造出令人愉悅且有趣的產品,」Matzkuhn 在 Zoom 上告訴 Pancouver。「雖然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作品也必須傳達出某種深層的概念。」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