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沉重的歌聲,不變的血統 — 對身份的反思

Two Taiwanese Indigenous artists, Anchi Lin [Ciwas Tahos] and Vava Isingkaunan, stand on a spiral staircase looking to the bottom left of the frame.
Anchi Lin [Ciwas Tahos] and Vava Isingkaunan performed at the Vancouver Art Gallery as part of the event In-Dialogue: Balancing Between Indigeneity and Modernity. Photo by Yan-Xiang Lin.

[Ciwas Tahos(林安琪)與Vava Isingkaunan(簡志霖)在溫哥華美術館的演出,是與展覽對話:找尋原民性和當代性之間的平衡》活動的其中一環。圖片來源:Yan-Xiang Lin。]

家族背景對一個人的影響有多深?到底身份是你的包袱,抑或支撐著你的基礎?

4月2日,兩名台灣原住民藝術家進行了意味深長而莊嚴的演出,以回應溫哥華美術館名為Guud san glans Robert Davidson: A Line That Bends But Does Not Break的展覽。林安琪(Ciwas Tahos)是泰雅族的藝術家,而簡志霖(Vava Isingkaunan)則是布農族的表演者。兩人透過歌聲、傳統樂器和語言上演了一場土地確認(land acknowledgement),表達他們獲邀到此的榮幸,以及在這段期間多加學習的意願。

演出開始時,兩人站在表演廳的對角。他們道出了原居地至到腳下的海岸薩利希土地的名稱,並以母語將名稱重覆一次。在讀出名字之際,他們開始走近對方,直至在房中央相遇,再交換了石頭和其他天然素材。林安琪在演出後的藝術家講座透露,所有素材都是來自他們提到的土地。

她稱,在泰雅族文化中,當人們或社群之間發生衝突,就會從各自的社區取出一塊石頭並互相交換,從而調解和平息紛爭。

當倆人交換完素材後,林安琪以自製的陶笛模仿海洋和風聲,簡志霖把石頭放在肩膀上並開始步行。他帶著急喘的呼吸和沉重的步伐,唱出了

我們重新認識自身家族背景之旅也就此展開。

VAG-robertdavidson
Guud san glans Robert Davidson: A Line That Bends But Does Not Break will be at the Vancouver Art Gallery until April 16.

[Guud san glans Robert Davidson: A Line That Bends But Does Not Break將於溫哥華美術館展出至4月16日。圖片來源:becky tu。]

「重返的行為」

Guud san glans Robert Davidson是加拿大最著名的藝術家之一。擁有海達(Haida)和特林吉特(Tlingit)血統的他,自1960年代以來一直致力復興西北海岸的傳統藝術。他的藝術揉合了海達文化的傳統線條和對稱圖案,也大膽地注入了新顏色和形狀。

在展覽的其中一段影片中,他提到傳統的線條衍生出兩個共存的平衡空間。至於林安琪與簡志霖的演出,也清晰地帶出分享空間和互相尊重的主題。

林安琪與簡志霖都在城市長大和居住。

林安琪在16歲的時候到訪過加拿大後,才開始思考自己的原住民身份。她也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住進第一民族的寄宿家庭。

在他們的房子裡,她看到很多傳統雕像,令她反思作為原住民的意義。她也覺得,如果告訴其他人自己來自泰雅族,但卻不理解泰雅族的精神,好像有點不妥。身份不單是一種自我標籤,更會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被演繹出來。

對簡志霖來說,文化是迅速流失,因此需要積極保存的事物。他在表演期間吹奏了布農族傳統樂器口簧琴。其後他向觀眾分享,在他的部落中只有五名長老會演奏這種樂器,而其中一人(即他的導師)更在一個月前離世。在這幾位長老之間,只有一人懂得口簧琴的製作技巧。

口簧琴成為了實質文化的一部份,就不再單純是口簧琴。

但如果化身成非物質文化又如何?

林安琪與簡志霖談到「重返的行為」,而他們的藝術和作品,正是關於重返他們的家族背景,追憶自己的族群,以及從中學習和重新學習。倆人經歷了近似但不盡相同的重返過程,因為他們所屬的部落、語言、專業範疇和觀點也有出入。

然而,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認為,這是沉重的負擔。

Diving Killer Whale, 2019, by Guud san glans Robert Davidson.

[Diving Killer Whale》,2019年,由Guud san glans Robert Davidson繪畫。圖片來源:becky tu。]

殖民主義對家族樹的影響

一個人該如何認識自己的家族背景?是透過家庭還是血統?

在北美洲,我們可能依賴基因測試。但台灣的原住民傳統上並非靠血緣來定義他們的社區。

簡志霖說:「如果你跟我們住在一起,過著同樣的生活,對社區作出貢獻,並得到長老的認可,那麽你就是布農族的成員。」

由此可見,歸屬感不是與生俱來的感覺,而是透過行為而產生的。

但我們該如何追蹤自己的身份?我們的祖先是誰,我們的後代又是甚麼人?

殖民主義至今仍對原住民產生影響。在加拿大,我們還在了解印第安寄宿學校制度的真相。強制同化不單奪去了原住民的語言和傳統知識,更消滅了一整代兒童。Guud san glans Robert Davidson開始創作的時候,很多他需要用到的素材和紀錄都被殖民機構禁止查閱。

在台灣,原住民亦遭到同樣的暴力對待。於日治時期,政府推行集團移往政策,原住民被迫遷離他們祖先的居住地,形成多個失散家庭。他們不單失去了原來的生活模式,連他們的名字也被迫改變。

泰雅族mluhuw的古調,在每個家族裡傳唱該家族的祖先的名字和祖先走過以及遷移的地方,它除了是祖譜之外也是對餘沒有文字的我們的口述歷史。也就是說每個家族的都是一樣的古調,但曲的內容會因爲該家族的歷史獨特性而有變化。因此沒有特定的母系或是父系的親屬傳唱。而在布農族文化中,名字是由家族姓氏和最接近家的自然環境所組成。因此,你可以從一個人的名字得知他們的身份和居住地!

然而,在日本殖民政府及其後的國民黨影響下,很多原住民都取了與傳統族譜無關的漢語名稱,令他們更難找出遠親。

林安琪認為這很諷刺,因為他們必須依賴殖民政府的文件,才能夠追溯自己的根源。

VAG-robertdavidson-process
A look into the process of Guud san glans Robert Davidson’s artwork.

[Guud san glans Robert Davidson藝術品的創作過程。]

「身份」是甚麼?

時至今日,我們以「原住民」一詞來形容首批住在土地上的人,當中也承認了我們所居住、工作和創作的土地,是從他們手上掠奪的。此外,透過確認他們的主權和尊重他們訴說自己歷史和故事的能力,「原住民」這詞語亦與「重返的行為」息息相關。

在藝術家講座期間,史密斯 — 加里斯洛斯基加拿大藝術高級策展員(the Smith Jarislowsky Senior Curator of Canadian ArtRichard Hill表示,這詞彙加深了他對世界、歷史和人們的認知。然而,此詞亦非常含糊,也忽略了不同族群之間的差別。

作為非原住民,此詞讓我認清世界各地原住民共同面對的殖民主義暴力,以及他們為了重拾自己文化而發起的運動。但原住民這身份背後又有何意義?台灣及加拿大原住民經歷過類似但終究不同的創傷。每個部落和民族都有自己的名稱,對自己的傷痛和抗逆力有各自的稱呼。到底我們該如何開始理解原住民背後的意義?

下次當我們結識新朋友,不妨反思介紹自己身份的字眼。當我們說自己是加拿大人,這代表著甚麼?它是否包含了所有加拿大人的原居地,抑或是一個較簡單的方法,來解釋我們複雜的身份?

請大家挺起胸膛,勇敢地面對自己的家族背景。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Lihsin Angel Liu, Hedy Fry, Kenneth Yuen

自由黨國會議員費凱迪藉著兔年祝願烏克蘭和台灣和平

為慶祝在1月22日來臨的兔年而在固蘭湖島舉行的2023 溫哥華新年藝術節開幕禮上,溫哥華中選區國會議員費凱迪醫生(Dr. Hedy Fry)發表了振奮人心的講話。這名資深國會議員指出,兔「本應是傳統女性美德的象徵」,這些特質包括同情心、善良和建立和諧社區。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