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海岸萨利希族艺术家Ovi Mailhot协助加拿大特务机关、服装品牌以及温哥华新年艺术节创建形象

Ovi Mailhot Lunar New Year design
Seabird Island Band member Ovi Mailhot recently created this design, which will grace a large Lunar New Year lantern in Jack Poole Plaza.

Ovi Mailhot在十年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脍炙人口的海岸萨利希族(Coast Salish)艺术家。当时,这名海鸟岛(Seabird Island Band)居民是一名工业油漆工人。对他来说,这是一份不错的工作,除了薪金优厚外,工时也很适合他。

Ovi透过Zoom视频会议向Pancouver说:「我以为那将会是我的终身职业,因为体力劳动一直是我的强项,只要准时上班打卡,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

不过他在七年前遭到解雇,成为了最后一批被解雇的员工。可幸的是,Ovi符合资格申领就业保险,让他能够计划职业生涯的下一步。

他知道自己有着蓄势待发的创造力,只是不清楚可以在何处发挥这股力量。

最初,他尝试朝着厨艺的方向发展,因为他对传统食物深感兴趣。他也购买过一支电吉他,但发现这种乐器非常难学。

最后,他透过画簿和铅笔找到了出路。他开始随手绘画,并十分喜欢那种感觉。虽然他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作品仅获得数个赞好,但只要有人欣赏他的作品,就已经令他心满意足。

后来Ovi收到一家西雅图服装品牌的讯息,邀请他为产品设计图案。随着他的技巧日趋成熟,他也收到了更多邀请,但他还是觉得当上全职艺术家不足以让他维持生计。

Raven
Raven shows Ovi Mailhot’s appreciation for bright colours.

在印第安纳深造

幸运地,他的姊姊(畅销作家Terese Marie Mailhot)在这个时候帮了他一把。当时获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聘任为创意写作导师的她,邀请Ovi到印第安纳州拉斐特暂住,以钻研自己的艺术。

那时候他对菲莎河谷感到厌倦,也希望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于是便起行前往拉斐特。

由于疫情的关系,这个本应是短暂的安排维持了一段长时间。

他表示:「我在封锁措施下与姊姊生活了一年。老实说,这是最好的安排,因为我能够不受干扰地专注于自己的工作。」

他收到的工作邀约越来越多,目前正与多家服装品牌合作。Ovi最近与一名原住民时装设计师展开对话,探讨创作长裙的可能性。另外,他也创建了自己的品牌,为原住民及非原住民企业创作商标。

最近他完成的其中一份合约,是为加拿大安全情报局设计标志。

「在10月的时候,我乘坐他们安排的飞机前往温哥华,认识了很多人才。」

Ovi Mailhot
Ovi Mailhot’s artistic career has taken off during the pandemic.

设计农历新年灯笼

1月20日(星期五)至2月7日,Asian-Canadian Special Events Association将于杰克普尔广场的一个大型灯笼上展示Ovi的设计。这是2023 温哥华新年艺术节Coastal Lunar Lanterns展览的其中一环,届时还会展出另外三个加拿大及台湾原住民艺术家的作品。

此外,šxwƛ̓ənəq Xwtl’e7énḵ Square(前称温哥华美术馆北广场)以及固兰湖岛Ocean Artworks 也会举办灯笼展览。

Ovi指出,他的设计灵感来自他的海岸萨利希族祖先,并以传统的纺锤盘(spindle whorl)为基础。至于中间的太阳,则代表着自己职业生涯的成长。

他称自己七年前还是过着浑噩的日子,但现在已经历了很多,有机会参与各种有趣的项目,与温哥华大众分享海岸萨利希族的艺术,让他觉得难以置信。

虽然Ovi的事业如日中天,但未有改变他友善、开明和谦虚的态度。他在个人网站上表示,自己的作品必须保留一定程度的简洁,以免失去背后的意义。

他写道:「这就是我所继承的传统。我的作品旨在延续底蕴丰厚的文化,而这种文化未被主流完全认同或接纳。」

找到自己的风格

Ovi坦言在当上艺术家的初期并非一帆风顺。他曾尝试按照一名非原住民导师在学校教授关于 形状与线条(formline)的知识进行创作,但总是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他在塑造个人风格方面遇上很大的挑战,后来意识到原来是因为没有忠于自己。

经过更深入的研究后,他终于完全掌握到自己领土的艺术风格。海鸟岛是隶属于斯图洛族部落委员会(Sto:lo Tribal Council)。当他开始创作这种风格的艺术,灵感便开始源源不绝地涌现。

红色和黑色是不少第一民族艺术家惯常使用的颜色。虽然Ovi也会使用这两种颜色,但他也会根据自己的意愿,以更鲜艳的颜色来表达自己。

他透露自己在夏天时完成了一只雷鸟的设计图。由于他当时心情大好,所以用到的颜色也非常丰富。

Ovi来自一个创作世家。他的两名姊姊和母亲都是作家,而在他年轻时离家出走的父亲则是一名油画家。虽然他热爱父亲的作品,但他从来没有计划成为一名艺术家。

他说母亲是他最重要的启蒙者。另外,他也深受Susan Point 和 lessLIE等海岸萨利希族艺术家所影响。

Separation Anxiety shows that Ovi Mailhot sometimes enjoys painting in more traditional colours.

成为导师的意义

在Ovi成为艺术家后,他非常渴望在画廊展示自己的作品。他在西雅图的Stonington Gallery举行了首个个人作品展,而与lessLIE合力创作的艺术品则展示于Art Gallery of Greater Victoria

他的作品获展示于Susan Point作品的旁边,令他感到非常雀跃和高兴。

近年来,他的目标已和昔日大相径庭,专注于回馈社区,不再争名逐利。

他找到Connected North这个适合不过的平台,为当中的交互虚拟学习课堂创作内容。Ovi目前向年轻人教授海岸萨利希艺术。

此外,他教授的课堂还有视觉艺术、商标设计和创业,甚至说故事给幼稚园学生听和教他们创作艺术。

他估计在过去数年已透过Connected North平台教授400节课堂。他发现将艺术与动画和漫画书等学生喜爱的事物连系起来,能提升与他们之间的交互。

现在,他以启发年轻人为自己的事业重心。

他说:「我依然可以举办艺术展览,或者做类似的事情,但我知道还有更值得做的事情等着我去完成。」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Tom Su violin

小提琴家Tom Su藉他的音乐,传播快乐和创建同理心给人们

2023年1 月 22 日在温哥华Orpheum 举行的农历新年音乐会,由指挥Nicholas Urquhart带领下演出相当精彩。但是观众可能没注意到一位多才多艺小提琴家,20年前从台湾移民来的Tom Su 苏恩圣,现在他是 Harmonia乐团众多穿着优雅成员之一,尽管他在温哥华最大音乐厅舞台表现出色,但他承认以前在大批观众前会紧张甚至影响他拉奏的手。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