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温哥华作曲家兼二胡手黄继荣打破中西方录制音乐隔膜

Jirong Huang by @marclesperance
Jirong Huang has worked as a professional musician in Vancouver since immigrating from Shanghai in 1988. Photo by @marclesperance.

[黄继荣于1988年从上海移民到温哥华后,一直从事音乐事业。]

超过一个世纪以来,中西方音乐在温哥华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领域,现在终于在音乐专辑上共冶一炉。要实现这个里程碑,在1989年成立温哥华中华乐团的黄继荣实在是功不可没。

乐团于2月26日(星期日)在中山公园举行音乐会的前夕,这名和蔼可亲的二胡手兼作曲家透过Zoom视频会议接受了Pancouver访问。

黄继荣、唢呐手吴忠喜、古筝手谭宇莎、键盘手黄思佳及打击乐手布鲁斯·汉素(Bruce Henczel),将会联同温哥华家庭民谣歌手Ginalina一同演出,以宣传她的新专辑《Going Back》。

黄继荣表示,在与Ginalina录制《Going Back》之前就已经听过专辑上的亚洲民谣。当时他还是一个居住于上海的孩子。

他觉得专辑上所有歌曲和即兴演奏都非常悦耳,更令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他解释,热情洋溢的最终曲《恭喜》是广为人知的中文歌,经常会在农历新年庆祝活动上演奏。他更注意到,连加拿大的小孩都被这首歌的旋律和激昂的节拍感染到。

「这首歌的对象不单是小孩,而是所有年龄的朋友。」

Ginalina在《Going Back》将西岸民谣元素和英语歌词注入亚洲歌曲。与此同时,三度获得朱诺奖(Juno)题名的她透过古筝和二胡等中式乐器,保留了歌曲的传统感觉。

17 Desktop_Ginalina-LunarFest Concert Together We Are
Jirong Huang, Ginalina, and Sarah Tan performed three songs together at the Orpheum Theatre for a Lunar New Year concert.

[黄继荣、Ginalina和谭宇莎在奥芬剧院举行的农历新年音乐会上一同演奏了三首歌曲。]

曾录制爵士乐专辑

去年,Ginalina向Pancouver称,二胡和古筝为她第五张专辑《Going Back》增添不少个性。

她认为这两种乐器实现了专辑的概念,即是将传统远东亚民谣,以西岸民谣风格重新演绎。

数十年来,温哥华中华乐团曾在多个备受关注的活动上演出,包括Vancouver Folk Music Festival、the Vancouver International Jazz Festival,以及 Sonic Boom。

乐团亦曾与不同背景的作曲家合作。除了近期在奥芬剧院举行的新年艺术节音乐会等大型活动,和规模较小的演出外,黄继荣自1988年移民到温哥华以来一直全职从事音乐工作。

温哥华中华乐团曾录制过《紫竹异乡调》(2000年)和《New Frontiers》(2006年)两张专辑。另外,黄继荣亦有录制自己的音乐

影片:由黄继荣拉奏二胡,谭宇莎弹奏古筝,与Ginalina在奥芬剧院同台演出的片段。

最近,黄继荣与温哥华中华乐团另外两名音乐家,联同三名西方音乐家在今年初推出了另一张名为《Jasmine Jazz》的专辑。本地乐团领队乔迪·普罗兹尼克(Jodi Proznick)是贝斯手、比尔·库恩(Bill Coon)担当吉他手,而詹姆斯·丹德弗(James Danderfer)则负责吹奏单簧管。

二胡当然是由黄继荣演奏,而唢呐和古筝则分别由吴忠喜和谭宇莎包办。打击乐部份由客席音乐家利亚姆·麦克唐纳(Liam Macdonald)负责。

普罗兹尼克在个人网站上写道,《Jasmine Jazz》是一张富有美感、和谐感及互相尊重的中西音乐交流专辑,除了爵士乐和传统中式民谣外,有份参与的音乐家原创作品亦收录在专辑上。

普罗兹尼克早就认识这三位华裔加拿大音乐家。他们在2014年于温哥华举办过Jasmine Jazz音乐会,而《Jasmine Jazz》专辑上的其他成员则是新加入的。他们在本月初于中山公园举行音乐会。

影片:观赏黄继荣最近在本拿比一家图书馆示范二胡演奏。

父亲也是二胡手

黄继荣表示自己热爱即兴演出,解释了为何他对演奏爵士乐如此着迷。他补充,才华横益的古筝手谭宇莎特别擅长即兴表演。

在他的家乡上海,爵士乐曾在1920年代风行一时。在这个当时最为国际化的中国城市,音乐家将中国民间曲调与美国流行乐团的音乐结合起来。

然而,黄继荣不单是一名即兴音乐家。他曾在上海音乐学院接受四年的传统西乐和中乐训练。

他透露,学院的所有学生都要学习钢琴,以确保他们能够掌握音乐理论。最终,他选择了二胡为主修乐器,亦即他的父亲在上海当民谣音乐家时所演奏的乐器。除此之外,他的父亲亦有唱歌、编写舞台剧,和担当舞台剧演员。

富有冒险精神的他在1990年代末至2000年代的大规模移民潮之前已移居到加拿大。他认为在1980年代末由中国来到加拿大的移民普遍较有学识,而且热衷于探索世界。

黄继荣在台上朝气勃勃而讨人欢喜的演出展现了父亲的魅力,而他在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怀有一夥游子之心。

在访问的尾声,他面带微笑地忆起小时候和父亲如影随形的片段。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Van Lefan

音乐家兼音景艺术家乐凡仍铭记卑诗省及台湾的原住民传统

温哥华音乐家兼环保人士乐凡(Van Lefan)对自小而来一直持有的内核价值观作出了调整。在台湾出生的她于11岁的时候与家人移民至枫树岭。她透过Zoom视频会议向Pancouver说:「我整辈子都觉得自己是来自台湾。」然而,她于去年到访该岛国的时候,由衷地觉得原住民才是台湾真正的首批居民。她是于排湾族传统领地的台东县产生这种觉悟。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