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温哥华牙医罗征远的摄影技巧令人拍案叫绝,但他耐人寻味的家族史却鲜为人知

Dr. George Lo
Dr. George Lo took this photo, Fighting bald eagles, over the Harrison River in 2014.

很多摄影爱好者都需要另觅工作以维持生计,也鲜有听闻他们在全国性的摄影比赛中获奖。

然而,温哥华牙医罗征远(George)至今已夺得数项摄影殊荣,他的作品《白头雕相争》(Fighting bald eagles)更获选为Sony National Award加拿大赛区冠军。

他大约于八年前在哈里逊河沿岸举行的Fraser Bald Eagle Festival拍摄这帧照片(上图)。

《白头雕相争》悬挂在他位于温哥华戴维街909号的牙医诊所墙上。Explorasian Festival更于10月把他拍摄的多帧照片上载至其网站。

此外,George是显微牙医医术的先锋,而这也燃起了他对摄影的兴趣。

他在职业生涯初期意识到需要进一步改善手、眼、脑之间的协调,因此在1990年代开始在夜间上课,以提升自己的摄影技巧。

从Explorasian网站可见,George于2007年购买第一部数码单眼相机,而《Fighting bald eagles》则是用远摄镜头拍摄的。

Dr. George Lo Facebook
This photo of Dr. George Lo appears on his Facebook page.

家族与中国历史有渊源

George在香港出生,是本地华人社区家传户晓的牙医。尽管如此,没有太多温哥华居民知道他耐人寻味的家族史。

他的外祖父黄绍竑是20世纪中国历史的重要人物。父亲为举人的黄绍竑于1916年从河北省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其后更成为新桂系的共同创建人。

1923年,现代中国国父孙中山任命黄绍竑为广西(即接壤越南边境的山区)讨贼军总指挥。作为新桂系的成员之一,黄绍竑对国民政府夺得广西的控制权发挥了关键作用。

黄绍竑在1924年至1929年之间担任广西省政府主席,之后更成为国民政府委员。

卑诗大学历史学家揭示黄绍竑生平

卑诗大学历史系荣休教授Diana Lary在1974出版的书籍《 Region and Nation: the Kwangsi Clique in Chinese politics, 1925 – 1937》(剑桥大学出版社)对黄绍竑作出深入评价,表示他和其他新桂系成员热衷探讨现代理念,是他们与其他省份军阀「最显著的差别」。

因此,他们不单是地方军阀,更加是随着晚清政府倒台而掘起的地区军事家。

书籍提到,新桂系成员把目光放在广西以外。出生于家道中落的书香世家,令他们有追求崇高价值的使命感,由原先的儒家普世价值,至到后来的国家观念。他们所接受的教育令他们对军人的角色有新一番见解,而他们在广西省以外的体验也令到他们被国民党的革命概念所吸引。

新桂系凭藉鸦片贸易所抽取的税项创建广西大学。

黄绍竑在1932年至1934年间出任中华民国内政部长,其后担任浙江省主席两年和河北省主席九个月。1937年至1946年期间,他再次担任浙江省主席。

George Lo ancestors
George Lo’s maternal grandfather, Huang Shao-hsiung (left), and paternal grandfather’s brother, Lo Wen-ken, were each significant historical figures in 20th-century China.

另一名亲属曾任外交部长

然而,George有影响力的袓先不止一位。他的伯袓父罗文干于1928年在张作霖政府担任外交部长,至到1932年于蒋介石政府再出任该职位。

在位期间,罗文干游说了西方政府向侵占满州并成立傀儡政权的日本发动战争。同年,他被蒋介石调任司法行政部长。

罗文干早于1920年代初就读于牛津大学,当时能在这里读书的华裔学生寥寥无几。在他的职业生涯期间,他也曾担任财政总长和北洋政府司法总长。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North Vancouver singer-songwriter Duck Lau

北温音乐家刘祖德从小培养作曲才华

当Pancouver透过Zoom视频会议连系上刘祖德(Duck Lau)时,他正处于漆黑的环境中。那是因为他的北温住家正好停电,让这名香港出生的创作歌手的地下室录音室黑暗到伸手不见五指。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