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温哥华艺术家Faune Ybarra以作品《Iceberg Stranded in My Bed》慰藉旅居者心灵

Faune Ybarra
Artist Faune Ybarra says that at the end of the way, we're all bodies of water. Photo by Olivia Valenza.

[艺术家Faune Ybarra称,所有人终究都是水体。图片来源:Olivia Valenza。]

温哥华艺术家Faune Ybarra有时候会将临时居民比喻为蒲公英。

这名墨西哥出生的摄影师、电影制作人及作家透过Zoom视频会议向Pancouver解释,旅居者跟蒲公英一样会随处漂泊。

Faune说,他们是根也是种子,但总不会待在同一地方。

她补充,自己的作品尝试突显瞬间即逝的感觉。她的摄影作品集《Iceberg Stranded in My Bed》将于Aberdeen天车站展出至2024年2月29日。

此作品由列治文美术馆的Maria Filipina Palad策展,并且是与捕捉摄影节(Capture Photography Festival)合力呈献的加拿大线艺术计划(Canada Line Art Program)其中一环。

Faune表示,她在疫情期间开始创作这项目。由于她未能到纽芬兰摄录冰山的影片,因此在自己的床上投放巨型冰山的影像,并用床单盖在身上,成为了第二座冰山,再与水的影像进行交互。

她指出,人类其实都是水体,而《Iceberg Stranded in My Bed》在加拿大线天车站展出,更让她感到震撼。

她透露从未试过看到自己完成的作品后流泪,但这次却在回家途中哭个不停。对她来说,作品有机会在公众地方展示给通勤或前往其他地方的民众,意义十分重大。

Iceberg Stranded in My Bed by Faune Ybarra.
Iceberg Stranded in My Bed by Faune Ybarra.

[由Faune Ybarra创作的《Iceberg Stranded in My Bed》。]

喜欢与公共运输用户创建联系

对她来说,这件艺术品展现了旅居者的漂泊本质。

作品亦反映了她从事艺术创作的宗旨。

在2020年完成录像部份之后,她回到纽芬兰表演这作品。她亦分别重新制作了影片和图片版本,后者目前展示于Aberdeen天车站。

此艺术品亦有别于她过往从事的工作。

她声称,此前她在加拿大所做的事情都和学术有关。

有关工作包括表演、展览、在美术馆、艺术家中心和会议发言,而她亦非常了解艺术界固有的阶级制度。

Faune也感到非常雀跃,因为自己的艺术品可以呈现给没有足够教育程度、时间、耐性或兴趣到访美术馆的群众。

在瓦哈卡(Oaxaca)长大的她,从小就立志成为艺术家。她在高中时期就读于政府运营的美术学院CEDART,与其他同学学习舞蹈、舞台剧、音乐、简谱和视觉艺术。此外,她亦修读过关于纪录片制作的一年精修课程。

事实上,瓦哈卡不仅是艺术中心,更加是政治示威的重地。在1994年抗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萨帕塔起义(Zapatista uprising)正是于附近的恰帕斯(Chiapas)发生。Faune认为在瓦哈卡创作艺术实在是刻不容缓。

她觉得艺术不单是以漂亮的颜色进行实验,反而将它视为推动社会变革的途径。她迁居至墨西哥城之后继续创作艺术。

[Faune Ybarra喜欢创作自然风景影片。]

纽芬兰风景为文件库提供灵感

因此,Faune在2015年远赴纽芬兰Memorial University修读视觉艺术学士学位的时候感受到文化冲击,因为这里的艺术创新精神远远比不上墨西哥。

她在纽芬兰创作了名为Archive of Embodied Displacement的文件库,目前还处于收集材料和时基媒体(time-based media)的阶段。

她在收集数据时阅读过Robert Edwards Holloway在1905年出版的《Through Newfoundland with the Camera》,留下了深刻印象。她觉得这著作好比一本旅游指南,介绍了值得留意的地点和人物,包括是原住民。

她指出,当时原住民被称为爱斯基摩人(Eskimos)。

书中的相片描述亦令她感到兴趣。

她透过相片的描述和当中的景物,了解到摄影师的为人,多于被摄影的对象,为她带来微妙的感觉。

Faune在2019年移居至温哥华,以便于西门菲莎大学就读和完成跨领域的美术硕士学位。这课程涵盖了不同学科,包括音乐创作、舞台剧、舞蹈、建筑学、设计、视觉艺术、油画和表演。

深受另一名艺术家影响

Faune最重要的启蒙者,是居于墨西哥城的视觉艺术家兼作家Veronica Gerber Bicecci。Veronica的父母在她出生前于1976年从阿根廷逃亡。当时残暴的阿根廷政府发动了肮脏战争(Dirty War),在往后年间造成30,000人消失。

Faune表示,Veronica意识到她在墨西哥和阿根延的经历不应由自己来评论。尽管如此,她将这两段历史连系起来,再注入她的艺术创作中。

Veronica的著作讨论到艺术和表演,也可以将这两个元素结合起来。此外,她亦有谈及到沈默的议题。

虽然Faune已在加拿大生活八年,但仍然把自己视为旅居艺术家。她形容大温地区拥有「美丽的生态环境,以及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她亦希望在Aberdeen天车站展示的艺术可以让不同背景人士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她称,人们或可以从直接关于他的故事找到共呜,但这种感觉终究来自大家都是水体的事实。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Mayumi Yoshida

追求卓越的得奖导演Mayumi Yoshida在电影制作过程中坚守个人价值观

对温哥华导演、编剧兼演员Mayumi Yoshida来说,今年可算是非常充实的一年。在1月的时候,她和温哥华唱作人兼演员 Amanda Sum凭着「Different Than Before」的音乐影片获得朱诺奖提名。这部感人的作品是关于一个家庭对反亚裔歧视所作出的回应。在朱诺奖于3月举行后不久,「Different Than Before」在德州奥斯汀赢得SXSW音乐影片评审奖。

Read More »
Eric Lee and Peggy Lee

温哥华台湾学生论坛鼓励年轻人运用文化和价值观造福社区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以下简称UBC)博士生李哲纬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证明了具有台湾血统的人不仅限于汉族华人。他有一部分日本血统,而他母亲的祖父母之一则来自荷兰。哲纬在视频会议上告诉《Pancouver》:「有趣的是,我妈妈的头发有点偏红。」「这是因为遗传的关系。」荷兰和日本曾在不同时期殖民过台湾,所以有很多台湾人和哲纬有着类似的血统背景。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