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溫哥華演員、導演兼劇作家Barbara Pollard克服難關實現無盡戲劇生涯

Barbara Pollard. Photo by Nico Dicecco
Barbara Pollard says that Our Ghosts has loss and grief but also some romance. Photo by Nico Dececco.

[Barbara Pollard稱,Our Ghosts是關於死亡及傷痛,但亦包含浪漫元素。圖片來源:Nico Dececco。]

銀髮族女演員或會面對演出機會匱乏的問題,但部份卻成功突破年齡界限,例如是英國的瑪吉·史密斯(Maggie Smith)、朱迪·丹奇(Judy Dench)和海倫·米蘭(Helen Mirren)。美國方面,潔西卡·坦迪(Jessica Tandy)憑著於Driving Miss Daisy的演出,以80歲高齡成為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最年長的得獎者。而在溫哥華,魅力四射的Barbara Pollard也在逆流而上。

曾編寫《Mom’s the Word》的她,經過四十載的舞台、電影和電視演出後,依然積極發展事業。

Barbara以Zoom視訊會議接受Pancouver訪問時透露,自己剛經歷了職業生涯中最忙碌的一年,但只要情況許可還會繼續演下去,因為她實在是太愛演戲。

Barbara目前在Firehall Arts Centre上演的《Our Ghosts》中飾演寡婦。此劇由Sally Stubbs編寫,並以她父親 — 高莫斯空軍基地飛行員Gerald Stubbs — 的失蹤為題材。他與另一名飛行員James E. Miller在1956年登上加拿大皇家空軍訓練機後,從此消失於人世。

這部作品由Our Ghosts Collective 及 Western Gold聯合製作,將於3月21日(星期二)晚上和3月22日(星期三)下午於Firehall Arts Centre舉行預演,並於星期三晚上舉行首演。

Barbara特別欣賞Sally創作的劇本,更表示每次閱讀都會感動落淚。

儘管如此,她強調Our Ghosts並非單純關於死亡及傷痛的懸疑劇,因為劇中包含了大量浪漫元素。

她透露,表演的竅門在於以特定方式說出台詞,令觀眾覺得你在那刻才想到那句話,而這就是維持新鮮感的難處。

Photo by Matt Reznik
Barbara Pollard has been attached to the Our Ghosts project for five years. Photo by Matt Reznik.

[Barbara Pollard花了五年時間參與Our Ghosts的製作。圖片來源:Matt Reznik。]

擅長即興表演

此外,Barbara在鮑比·法拉利(Bobby Farrelly)執導,以及由伍迪·哈里遜(Woody Harrelson)主演的劇情片《Champions》飾演Dot這角色。該片在2021年於溫尼伯拍攝,並於本月初上映。

縱使她貴為資深演員,但仍然感到焦慮,因為這是她自疫情爆發以來首次登上飛機。正如過往飾演的其他角色一樣,她鉅細靡遺地閱讀了整個劇本。

然而,當Barbara到達拍攝場地後,她才發現導演非常鼓勵演員作即興演出。幸運地,作為溫哥華劇場體育聯盟(Vancouver TheatreSports League)共同創辦人的她,擁有豐富的即興演出經驗。

在拍攝的時候,導演叫她將劇本當作跳板就可以了。由於她恰好擅長即興演出,因此跟伍迪配合得天衣無縫,更為對方想到很多對白。

儘管如此,伍迪在Champions》上映前後於《週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節目獨白中所說的反疫苗笑話,絕非Barbara的構思。有關言論在網上招致猛烈抨擊。

再度於維琴河》飾演反派

另外,Barbara將於網飛劇集維琴河》(Virgin River)中第二度亮相,續演Melissa Montgomery的角色。

她表示,這是她職業生涯中戲份最重的網絡電視劇角色。

從以上片段可見,Barbara的角色可能是該大受歡迎的電視節目中最具威脅性的反派。

Barbara笑稱,這是一個蛇蠍心腸的惡毒角色。

她亦於今年春季錄製了名為Supreme》的廣播劇,內容是關於美國標誌性的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有關墮胎權的裁決。

Barbara透露,劇中的法官由威廉·霍爾·梅西(William H. Macy)演繹,而她則扮演法官的母親。

無獨有偶,早期對Barbara影響最深的,都是兩位罕有地演戲到80歲的女演員。在1970年代當她只有20歲的時候,她曾經與瑪吉·史密斯和潔西卡·坦迪在斯特拉特福莎士比亞戲劇節(Stratford Shakespeare Festival)合作過。

她憶述,自己出道的時候已經和奧斯卡得獎者同台演出。當時瑪吉已弱不禁風,而年屆68的潔西卡則擁有劇團中最窈窕的身材。

Barbara跟潔西卡一樣透過瑜伽維持身段。另外,她亦好像瑪吉般,認同在台上或銀幕上釋放情感的重要性。

她聲稱,演員脆弱一面是其最寶貴的資產,但他們卻需要為重複呈現這種情感付上代價。

瑪吉在2020年的著作Keep Moving: Notes on Loss, Creativity, and Change》中亦發表類似言論。她認為呈現脆弱性是一股力量,但不要因為痛苦而感到羞愧,令自己更加痛苦。除了勇敢地展示自己的脆弱面外,我們亦要學會堅強。

Photo by Nico Dicecco.
Our Ghosts is at the Firehall until April 2. Photo by Nico Dicecco.

[Our Ghosts將於Firehall上映至4月2日。圖片來源:Nico Dicecco。]

教育、執導和演戲

Barbara認為,自己的職業生涯如此長久,可歸功於運氣以及在年輕時候學懂了上述的人生道理。她亦指出,瑪吉和潔西卡「令人難以置信的無私分享」,有助她掌握演戲的竅門

她稱,自己的事業從起步階段已左右逢源,實屬非常幸運。她由15歲起已從演戲賺錢,自此就沒有停下來。

令人意外的是,她一邊演戲,一邊完成大學學位。當她在1978年移居到溫哥華的時候,電影業還未建立起來。導演勞勃·阿特曼(Robert Altman)曾於1970年在卑詩省拍攝由沃倫·比蒂(Warren Beatty)及朱莉·克里斯蒂(Julie Christie)主演的《McCabe & Mrs. Miller》。過了十多年後,席維斯·史特龍(Sylvester Stallone)才於卑詩省拍攝藍波電影系列首部作品《第一滴血》(First Blood)。

Barbara亦曾於Studio 58工作,教授和執導過多個節目。她的舞台劇事業首先起飛,曾參演Taming of the Shrew》、《Amadeus》、《The Real Talking People Show以及Lie of the Mind》等劇。另外,她亦曾在《Da Vinci’s Inquest》、《The X-Files》、《Danger Bay》以及《The Beachcombers》等本地拍攝電視節目登場。此外,她更先後奪得演戲和執導的Jessie Award。

她產下一對子女後仍繼續工作,如今他們已長大成人。

她認為很多人在子女出生後都會退下來。

Mom's the Word
Mom’s the Word was a roaring success when it first played in Vancouver. Photo by the Arts Club.

[Mom’s the Word》在溫哥華初次上映時大受觀迎。圖片來源:Arts Club。]

透過創作劇本延長事業

另一方面,她在若干年前決定與Linda A. Carson、Jill Daum、Alison Kelly、Robin Nichol及Deborah Williams五位女性一同編寫Mom’s the Word》。此劇於1994年在溫哥華的Women in View Festivall初映,歷年來更衍生出三個不同版本,全部都深得觀眾歡心。

Barbara稱,該劇已於17個國家以九種語言進行演出。

今年是製作團隊合作的第30個年頭,而她們更剛剛完成了第五個更新版劇本。

令人驚訝的是,當初她們是因為接不到工作才開始編寫劇本。她們為自己量身訂制故事,而她們的熱情亦未有減退。該劇明年將移師到Arts Club上演。

這亦帶出了她演戲生涯長久的另一原因:為自己設定角色。她看到越來越多年輕人這樣做,因為他們意識到獨闢蹊徑比依賴他人更為重要。

「作為一名演員,除非你自創角色,否則你需要等待別人批准才會獲得演出機會。這也是問題的癥結:即使你才華蓋世,但如果你沒有得到角色,就沒有機會去發揮。」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Phyllis Poitras-Jarrett

藝術家Phyllis Poitras-Jarrett為兔年燈籠添加梅蒂圖案

來自里賈納的退休教師Phyllis Poitras-Jarrett不單希望創作優美的藝術品,更嘗試透過兔子,水牛、地鼠和其他動物的畫作,鼓勵觀賞者思考生物多樣性,以及她的梅蒂(Métis)文化。Phyllis在家中透過Zoom視訊會議向Pancouver表示,自己從小熱愛藝術,而且頗具天份。

Read More »
Colorblind still of Trae Maridadi

Mostafa Keshvari在《Colorblind》以科學及藝術手法就針對黑人的種族主義發聲

在Mostafa Keshvari的新電影作品《Colorblind》中,新來的租客讓房東Walton吃了一驚:原來這名叫Magdalene Whyte的單親媽媽兼藝術家是一名黑人。退休前任職消防員的Walton是一名種族主義者,但他沒有料到Magdalene的白人母親會為女兒租下單位。Magdalene其實是被領養的,而且在一個天主教家庭成長,所以才有一個看起來是白人的名字。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