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溫哥華 Jade Music Fest 閉幕式以英語、粤語和中文的強大音樂組合使觀眾振奮不已

Jade Music Fest
Hong Kong-born hip-hop artist handwash wowed his fans at the Jade Music Fest.

【香港出生的嘻哈音樂家手洗 (陳翰林) (handwash) Jade Music Fest 上給他的粉絲留下深刻的印象。】

令人驚嘆、令人震撼。對於那些有幸參加這場將在溫哥華歷史上留名的舞蹈派對,這些形容詞都足以用來描述1020日在溫哥華小劇場舉行的喧囂音樂會。此音樂會為第二屆 Jade Music Fest劃下了完美的句點。

為什麼這場音樂會具有歷史意義?因為它標誌著將北美亞裔音樂家匯聚在一起,共同慶祝他們真實身份的里程碑。無論他們的根源是在台灣、北京、香港或是世界上其他講華語的地方,這五位音樂家都以強大的音樂組合喚起了觀眾的情感波動。

當最後一位音樂家 handwash 手洗 (陳翰林) 登場時,觀眾已經迫不及待要爆發了。這位香港出生的嘻哈和R&B明星沒有讓人失望。他用粵語迅速的饒舌,一隻手不停地揮舞,讓人瞠目結舌。他在舞台上表現得大膽、快樂、挑釁和輕鬆,牢牢掌握住現場的掌聲。

手洗穿著一件整潔的白色T恤和黑色褲子,完全坐不住。而他的過動充滿著感染力。有一次,他用英語告訴觀眾他喜歡在溫哥華,因為他可以「自由地說這樣的話」,然後轉而繼續唱更多粵語歌詞。

手洗偶爾會切換到英語,比如當他唱到觀眾給予他許多力量或讚揚他住在英國的父親時。

「誰愛他們的爸爸?」手洗問著觀眾,接著巨大螢幕上展示著一系列他的家庭照片。

這是一個令人窩心的感人時刻。在觀眾群中,包括一位才華橫溢的霹靂舞者,紛紛跟隨他的歌詞和節奏翩翩起舞,每個人都輪流站在鎂光燈下。

Jade Music Fest Kristin Fung
Kristin Fung (centre) was supported by keyboardist Suin Park, drummer Trent Otter, and bassist Ginger Pimental.

【欣欣 (Kristin Fung)(中央)與鍵盤手 Suin Park、鼓手 Trent Otter 和貝斯手 Ginger Pimental 共同演出。】

欣欣為 Jade Music Fest 帶來歡樂

此外,其他 Jade Music Fest 的表演者,如鄭寶欣 (Jacqueline Teh)、楊予菁 (Kim Yang)、Lowhi和富愛子 (Aiko Tomi),在手洗的激勵下也紛紛站了起來。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Jade Music Fest 的高潮是由這些音樂家和其他人在三天內一系列激動人心的表演所造成的結果。

節目由時尚又熱情的欣欣 (Kristin Fung) 開場,她以「Massive Stride (大步向前)」揭開序幕。

簡而言之,這首歌作為 Jade Music Fest 閉幕式的開場最完美不過了。欣欣富有節奏感的歌曲講述著一個女孩不放棄在百老匯表演的夢想,即使她的亞裔血統使這個夢想看似遙不可及。她的表演和燦爛的笑容使整個表演會場充滿著歡樂。

欣欣繼續推出更多鼓舞人心的作品,包括「You for You(你是為了你)」。這首歌讚頌著人們應該以自己為榮,而非因為成就而受到讚美。聽到她帶著歡愉的興奮感重複著最後的歌詞「給我你的日常,平凡的故事 / 你已經是非凡的。」真是令人解放。

當她將這些歌詞傳達給觀眾時,Ginger Pimental 出色的貝斯音色為 Suin Park 華麗的鍵盤演奏和Trent Otter 的鼓點提供了完美的結合。

為了向她的華裔背景致敬,欣欣還以中文演唱了「花好月圓」。她幾年前曾在溫哥華國際爵士音樂節看到上海爵士歌手趙可 (Coco Zhao) 演唱這首歌。接著,欣欣以富有爵士風格的「Why Don’t You Dance (不如跳舞)」結束了演出。當她呼籲觀眾「讓你的身體自己說話」時,她臉上的笑容沒有消失,而舞池裡的人們也紛紛應和。

Jade Music Fest Lowhi
Lowhi delivered—in California-tinged Engish and Beijing-infused Mandarin—at the Jade Music Fest.

【Lowhi 在 Jade Music Fest 中以加州風格的英語和北京腔的中文表演。】

Lowhi 點燃起激情

接下來的高動感表演者,來自洛杉磯的 Lowhi,展示了他如何開創一種全新和真實的音樂形式。他透過原創歌曲將他的美國和中國身份融合在一起,以實現這一目標。

Lowhi 確實具有雙重文化:出生在舊金山灣區,六歲時隨家人搬到北京。在中國,他就讀於一所美國學校,同時在家裡與家人說中文。然後,他在18歲時返回美國,現在以英語和中文歌詞創作音樂。

Lowhi 擁有帥氣男演員的外貌,這增加了他的舞台魅力,他演唱著富有獨創性的lo-fiRB風格的愛情和悔恨歌曲。他向觀眾介紹其中一首「Amnesia (健忘症)」:「斧頭忘記了,樹卻記住了」。他的下一首歌「Cry(哭泣)」則是寫給表現情感的年輕男子。

在他的歌曲中,Lowhi 在兩種語言之間自如切換,營造出一種不能輕易歸類為中文或英文的氛圍。這是一種新的流派——北美亞裔音樂。這使他在 Jade Music Fest 上成為了不可或缺的存

在,該音樂節慶祝加拿大和海外的中文音樂。

Lowhi 不僅在另一首原創歌曲「Airport (機場)」中切換語言,而且還反映了各種情感。這首歌充滿了戲劇張力,講述著開車送前女友到機場,好讓她趕上飛往國外的航班。歌曲充滿著愛、憤怒和悲傷,都在電子節奏的映襯下娓娓道來。這是一首許多人都能共鳴的歌曲。

他以旋律悠揚的「Trust (信任)」結束了他的演出。這讓節目主持人 Jenny Peng 宣布她已成為了Lowhi 的粉絲。

【高頌典 (Kapa Arkieh) 一登場,就是派對的開始。】

高頌典的節奏引起了全場激昂

我不知道 Jade Music Fest 的主辦單位在如此出色的演出之後如何保持動力。但是,他們確實透過接下來的表演者高頌典 (Kapa Arkieh) 實現了這一點,這位原創說唱歌手充滿著無限魅力。

高頌典來自阿美族,是台灣最大的原住民部落。他曾在中國熱門電視節目《中國有嘻哈 (The Rap of China)》中亮相,並在溫哥華的初賽中擔任評審。

此外,高頌典是在溫哥華長大的演員。在 Jade Music Fest 上,他演唱了「Soda(汽水)」、「I Am Amis (我是阿美族)」、「This A Gang (這是個幫派)」和「we’re all unfamiliar with this ish (我們對這些之類都充滿著陌生感)」等原創歌曲。

透過將他祖先的強烈節拍與DJ Ozah和吉他手Dennis Law的聲音結合起來,高頌典立即與觀眾建立了連結。想象一下——亞洲原住民音樂在溫哥華市中心引爆了許多在卑詩省出生的亞裔加拿大人的狂熱之火!

他得到了許多其他 Jade Music Fest 音樂家的歡呼,他們加入人群在前排跳舞,感受高頌典的節奏。

「你們還想再瘋狂一次嗎?」高頌典問道。

顯然,他們確實想要,因為他再次帶動全場。現在,觀眾知道他們正在度過一個魔幻之夜。

接下來登場的音樂家富愛子 (Aiko Tomi),以一場既有趣又深情的表演不斷昇華著現場的情緒。為什麼這麼感動呢?因為富愛子透過她的歌詞,向年輕和年長的亞裔加拿大女性傳遞了自我救贖的振奮訊息。

她透過在深受父權制度和歐洲中心文化影響的環境中成長的親身經歷,將這樣的訊息融入她的歌詞中。她既重要又深刻的歌詞包裝在龐克風格且時常語帶詼諧的獨立搖滾歌曲中,她以不羈的能量展現給觀眾。

Jade Music Fest Aiko Tomi
Aiko Tomi’s fun-filled songs encourage self-acceptance.

【富愛子充滿樂趣的歌曲鼓勵著人們要接受自我。】

富愛子撼動溫哥華小劇場

富愛子在溫哥華小劇場上登場,身穿一件長款銀色外套和黑色帽子,看起來像一位搖滾巨星。但接下來她所演唱的歌曲「Shut It Out (不再去想)」卻是關於擺脫名利所帶來的痛苦。這真是太巧妙了。

富愛子其中一項長才便是構建歌曲。這通常是一種被低估的藝術形式,通常是藝術家隨著經驗和自信心的增長而不斷完善的。

例如,在「Monolids (單眼皮)」這首歌之前,富愛子以隨意又輕鬆的態度分享了她因單眼皮而被欺負的經歷。欺負她的人不僅是白人孩子,有時甚至是其他亞裔加拿大人,即使這種特徵在世界上約有十億人都有。接著,她高歌著富有想像力和古怪的曲調,宣告她對她的單眼皮感到多麼自豪。

接著,富愛子以電子流行搖滾曲「Dragon Fire(龍火)」緊隨其後,在舞台上熱情洋溢地演唱著在香港的最後一夜,幸福彷彿是黃金。當她說她多麼喜歡反覆唱著「香港,香港,香港」時,現場的香港人為之瘋狂。

作為一位訓練有素的音樂家,富愛子隨後呈現了像抒情歌曲般的「Better Version (臻善版)」。雖然乍聽像是一首愛情歌曲,實際上它是對不斷更換伴侶的人如何吸引相同「類型」伴侶的巧妙見解。她把它比喻為每隔幾年升級一次的 iPhone,現場笑聲一片。

與此同時,富愛子與 DJ Korea Town Acid 合作的華麗曲目「Umami(鮮味)」無畏地慶祝亞洲文化,包括珍珠奶茶。這種流行的飲品是在她出生的台灣發明的。

Jade Music Fest
Jade Music Fest musicians gave one another plenty of support.

【Jade Music Fest 音樂家之間互相支持。】

自我接納和文化救贖

隨著她的演出,我想知道富愛子是否會演唱「Handful (一手遮胸)」,這是她為天生胸部較小的女性創作的勇敢之歌。她將這首歌保留到最後,再次用一個充滿溫暖的介紹鼓勵在場其他人。最終,一大群人都站了起來,歡呼著歌詞,這些歌詞在真正的自我接納中找到了力量。

音樂會最感人的一點是 Jade Music Fest 音樂家之間展示的團結。在短短三天裡,他們已經互相了解,因此到了最後一晚,他們準備慶祝彼此在開闢新音樂道路方面的成功。

這個夜晚的另一個故事是大家彼此都有默契,意識到粵語是香港文化的核心。許多香港人,包括在加拿大有深厚根基的人,認為由於中國的國家安全法和迎接普及普通話教育的壓力,他們的整個生活方式以及他們的語言都受到了威脅。

透過他自豪的粵語說唱,手洗提供了深受歡迎的解藥,重新拿回了他的語言。這也成為現場觀眾情緒高昂的原因。

總的來說,這場音樂會是溫哥華音樂歷史上的一個難忘時刻,也是 Jade Music Fest 對加拿大藝術與文化價值的證明。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Lin Jie-Yi

台灣設計師示範如何以天然染料推廣可持續時裝

在台灣城市高雄共同創辦大地工作坊的林潔怡,憑著於設計中加入天然染料,於2021年獲頒授「中華民國服裝甲級女裝技術士」。這名客家職人最近到訪溫哥華並接受Pancouver訪問,透露自己與父母一同經營大地工作坊。(Pancouver副編輯Becky Tu 翻譯了國語訪談內容。)

Read More »

Pancouver 首冊印刷版:主編的話

Pancouver 不僅僅是一本雜誌或一個網站,它是一種心態。事實上,Pancouver 創立的初衷建立在,人們都應該站在平等起跑線上的想法,不論我們的族裔、原始國籍、種族、性取向、性別認同、殘疾與否、宗教信仰、對英語或其他語言的熟練程度都應如此。

Read More »
Dancers of Damelahamid 2 by Chris Randle

Dancers of Damelahamid舞蹈團執行長兼藝術總監Margaret Grenier以復興原住民文化實現父母夢想

曾經是吉新族(Gitxsan)酋長的Ken Harris與克里族(Cree)妻子Margaret將他們的舞蹈團命名為Dancers of Damelahamid背後大有原因。在1960年代的時候,倆人希望團體的名字能夠反映吉新族的文化傳統。在1951年之前,加拿大政府一直推行《印第安人法》(Indian Act),禁止原住民舉辦散財宴(potlach),因此他們下定決心,誓要復興西北海岸的原住民文化。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