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溫哥華Walang Hiya詩詞之夜將讚頌顛覆性的菲律賓詩句

Justinne Ramirez
Walang Hiya co-organizer Justinne Ramirez says "Filipino" is a colonial term that used to refer solely to Spaniards born in the Philippines.

[Walang Hiya共同籌劃人Justinne Ramirez表示,「Filipino」是殖民詞彙,僅指在菲律賓出生的西班牙人。]

作者:Carlito Pablo

要理解傳統菲律賓人的心理,便需要認清「hiya」的重要性。這他加祿詞語的意思是「羞恥」。

「hiya」是菲律賓人根深蒂固的價值觀,令他們不敢打破社會傳統規範或提出太多尖銳的問題。

「walang hiya」(無恥)更加是讓人顏面無存的嚴厲譴責。

但跟很多詆譭的說話一樣,拒絕被傳統束縛的菲律賓人開始接受「walang hiya」的稱呼。

正如Justinne Ramirez所說,更多人自豪或開玩笑地使用這詞語是令人鼓舞的現象。

Justinne在書面訪問中表示:「Walang hiya』通常帶有侮辱性,但現今被全球很多人用來表達自豪感。面對充斥白人優越主義、資本主義和父權主義的社會,以及由此衍生的種種壓迫,我們不再因為違反若干可接受及有用的標準而感到羞恥。」

Justinne在馬尼拉都會區出生,於2001年移居至列治文這個多元文化的卑詩城市。

她是代表自己和合作夥伴April Alayon 和 Rina Garcia Chua發言。三人將於6月15日晚上6時至8時在位於溫哥華片打東街23號的Massy Arts Gallery舉辦詩詞之夜。

以Walang Hiya對抗殖民主義

一如所料,這活動名為Walang Hiya,目的是表揚菲律賓(Pinxy/Pinay)詩人。

Justinne解釋,相對於Filipinx 和 Filipina兩個詞語,Pinxy 與 Pinay的殖民色彩較少,因為它們起源自菲律賓。

從歷史角度來看,Filipino是僅指在菲律賓出生的西班牙人的殖民詞彙,而這亦是一個殖民概念。另外,性別二元化也是殖民的衍生物。

她稱,菲律賓本土以至全球的菲律賓人一直討論Filipinx一詞的合適性。這個詞語是仿傚拉丁美洲人士(Latinx)的做法而產生。然而,就這次活動而言,主辦單位選擇了Pinxy一詞,以包融二元性別(即男性或女性)以外士,或者非二元性或沒有性別的人。

April Alayon
April Alayon is a co-organizer of Walang Hiya.

[April Alayon是Walang Hiya的共同籌劃人。]

身為傳訊專家的Justinne自小已開始寫詩。

April是來自菲律賓布拉干省的數位設計師,使用的代名詞為「他們」和「他們」(“they” and “them”)。

Rina目前是西門菲莎大學的Jack and Doris Shadbolt研究員,興趣包括詩詞,以及移民和環境相關議題。

是次活動獲得西門菲莎大學人文學科科程的Jack and Doris Shadbolt研究生獎學金,以及Massy Arts Society資助。

讓人自豪的創意

Justinne稱,大溫地區經常舉辦令人拍案叫絕的詩詞活動,而她們亦希望參與其中。

她期望看到更多kapatid [意思是兄弟姊妹,但在此泛指盟友]以菲律賓不同語言向觀眾朗讀詩詞。

她認為朗讀詩詞是「親密而有力的反抗行為,因為聽眾需要留心傾聽,才會產生和表達情感」。

活動亦讓他們承傳口述故事的傳統。很多人透過詩詞展現創意,但可能因為被容許的標準而受到限制。當詩人自豪地讀出詩句,觀眾可在台下鼓勵他們,但舞台終究是讓詩人重奪自我空間,以及證明和善待自己的地方。

「身為定居者、移民及難民的菲律賓人與原住民站在同一陣線,對抗白人優越主義、資本主義和殖民主義。舉辦詩詞之夜是為了延續希望,即使世界崩壞仍繼續留守社區。」

Justinne希望菲律賓詩人摒棄羞愧感。

「我們要自豪地慶祝和鼓勵我們的存在和創意。」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Professor Johnson Chow

新的溫哥華美術館真的能夠代表溫哥華嗎?

籌備多時的溫哥華美術館重建計劃早前獲得卑詩省政府另一筆5千萬元的撥款,省政府先後合共為建造溫哥華美術館的新館注資了1億元。這項計劃亦獲得聯邦政府撥款2930萬撥款,以及1.9億元的私人捐助(當中包括Audain基金會的1億元和陳氏基金會的4千萬元)。無可置疑,這幢價值不菲的新建築物建成後將會成為溫哥華的新建築地標。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