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秋咏在 Jade Music Fest 用他的钢琴和歌声描绘隐形的彩虹

Jason Qiu by Ryan Funk
Jason Qiu delivered a set of Chinese-language songs at the Jade Music Fest. Photo by Ryan Funk.

【秋咏在 Jade Music Fest 演唱了一系列的中文歌曲。摄影:Ryan Funk。】

看到一位在温哥华出生并在卑诗省接受教育的音乐家认真演奏来自他移民父母家乡的歌曲,真的让人很感动。深受古典音乐训练的钢琴家秋咏(Jason Qiu)决定在 Jade Music Fest (10月18日星期三)上演唱中文民谣和摇篮曲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秋咏在温哥华小剧场轻松地用钢琴弹奏了陈百强的「画出彩虹」、林子祥的「最爱是谁」和黄耀明的「四季歌」。接着,秋咏向观众展现了他其中一首创作「平凡是」,这是他以中文创作的歌曲。他的朋友,香港作词家日云为这首摇篮曲填了粤语歌词,秋咏在 Jade Music Fest 当天也演唱了这个版本。

秋咏最后以流行粤语传奇歌手许冠杰的「浪子心声」作为演出的结尾。

演出结束后,Pancouver 在大厅采访了秋咏,问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一个在温哥华出生和长大的人如何如此熟练地用两种中文语言演唱?

「我从小在家里就说广东话,」秋咏答道。「然后我在30岁时移居中国五年。当时我必须学中文。」

秋咏的父亲来自香港,母亲则来自中国第五大城市广州。秋咏四岁开始弹钢琴,一直在皇家音乐学院学习,直到17岁。

【请听秋咏演奏许冠杰的经典曲之一。】

可以说秋咏是一位旋律大师。每位在 Jade Music Fest 上看到他弹钢琴的人都能作证。Jade Music Fest 旨在推广加拿大和国际上的华语音乐。秋咏透过他的音乐才华及歌声深深打动人心,而不是尝试以郎朗风格的戏剧性钢琴技巧来哗众取宠。

「我的技巧还不够纯熟做那些飞来飞去的手势,」秋咏谦虚地说。

秋咏曾在中文地下音乐圈演奏

秋咏通常以英语演唱,像是他于2022年发行的六首歌的EP《Lone Wolf (独行侠)》。

然而,在童年时期,他和他的双胞胎兄弟经常听粤语流行音乐——通常是爸爸开车时,他们坐在后座收听这些歌曲。据秋咏说,他的父亲是一位疯狂的乐迷,他最遗憾的是没有机会能够学习弹奏乐器。

在十几岁时,秋咏开始写歌。他还在学校学吹单簧管。作为温哥华的年轻人,他还与中文乐团一起演出。

「有一个我完全不知道的中文地下音乐圈,」秋咏说。「我的一个朋友介绍我一个人,然后我就在这个圈子里待了一段时间。」

【秋咏演唱《独行侠》EP中的粤语歌曲《Lovers No More (爱人止步)》。】

秋咏在东京住了两年,在那里有一些演出。然后,他随着丈夫因工作搬到上海。

「那里非常的国际化,非常繁忙,」秋咏说。「每个人都能在那里找到事情做。」

自2017年搬回温哥华后,秋咏一直以独奏形式演出。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因为在他年轻时经常被劝阻不要唱歌。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对自己的歌声感到自信,」他说。「因为我唱的越多,我越能使用一些奇怪的抑扬顿挫,和发现更多关于我的声音的特色,这些我以前并不知道。所以实际上我收获良多。」

他对获邀参加 Jade Music Fest 感到十分兴奋,他说这是他首次参加亚洲音乐节,

「能看到这里有一个社群,让我感到更加乐观,」秋咏宣布说。「因此,我希望能与更多的亚裔加拿大人合作。」

Van Lefan
Vancouver musician Van Lefan recorded her most recent music video in Taiwan.

【温哥华音乐家乐凡 (Van Lefan) 在台湾拍摄了她最新的音乐影片。】

乐凡紧接着演唱了中文和台语歌曲

秋咏与才华横溢的温哥华创作型歌手和声音艺术家乐凡(Van Lefan)共同为活动「Time to Play for the Lost Time (是时候为逝去的时光演奏)」 而演出。乐凡演唱了自己创作的中文和台语歌曲,再次演唱了她在10月13日于列治文的 Gateway Theatre 的演出曲目。

她主要专注于她的父母在台湾生活时和移民加拿大后时常哼唱的歌曲。乐凡弹奏吉他,台湾出生的小提琴家高慧欣(Cindy Kao)为其伴奏,高慧欣的即兴小提琴演奏给活动主持人同为小提琴手的苏恩圣 (Tom Su) 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外,乐凡还演唱了一首原创歌曲「Lullaby (摇篮曲)」。这是她用中文和英语创作的第一首双语歌曲。过去,她通常是用其中一种语言写歌,然后再进行翻译。

「我开始特意用中文和英语同时写这首歌,因为这些句子就像镜像一样,」乐凡说。「希望对于在这里长大而中文却不太好的孩子能够有一点帮助,他们能够听到这些中文句子,了解其中的意思,然后开始将其与英文的含义结合起来。」

乐凡透露,她的灵感之一是她的父亲,当她和家人住在台湾的北部时,她的爸爸则大半时间都在南部的城市高雄工作。过了许多年后,爸爸继续留在台湾工作,而乐凡和弟弟、母亲则住在卑诗省的 Maple Ridge 社区。

她现在才了解,在那些日子里爸爸为她唱的摇篮曲反映了他们渴望花更多时间在一起的心情。

「我意识到这是多么的特别,」乐凡说。「我开始理解他为什么会选择这些歌曲,无论是有意或无意。」

乐凡还谈到了她的祖先于20世纪在台湾所受的困境和压迫。她提到,她和一位具有华人血统的朋友都有一位奶奶于亚洲不同地区,抱着婴儿逃离日本士兵的经历。

「这是我们分享的东西,」乐凡说。「这些力量——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占领——现在基本上影响到每个人。因此,当我们看到这种事情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无论是战争还是种族灭绝,我认为我们都有责任不要对其闭门造车。不要麻木不仁,也不要相信试图使我们互相去人性化的媒体。」

她强调真正意识到有些势力想让大众相信人们因其种族、宗教和国籍活该受苦的重要性。她坚持那些都是不正确的观点。

「最终,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我们能够爱别人、唱歌、跳舞,我们也应得自由、和平的生活。」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B.C. Human Rights Commissioner Kasari Govender

卑诗省人权专员在疫情期间仇恨事件调查报告中未有谴责主流媒体

澳洲种族歧视专员索奉马赛恩(Tim Soutphommasane)在2018年发表任内最后一次演说,指责当地媒体煽动了对种族群体的仇恨,而广播公司更应付上最大责任。现正担任牛津大学首席多元化官(Chief Diversity Officer)的索奉马赛恩例出数个例子。具体而言,一些在全国广播节目挑起种族仇恨的评论员,曾在节目中要求人们返回他们原来的居住地,但未有受到所属电视网络的任何处分。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