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罗姆小提琴家Lache Cercel将遭压迫数世纪族群的音乐带到Jaz’N’theViolin音乐会

Lache Cercel Roma
Violinist Lache Cercel has blazed a new musical trail that's deeply rooted in his Roma heritage.

[小提琴家Lache Cercel开辟了新的音乐道路,其带有浓厚的罗姆色彩。]

本拿比小提琴大师Lache Cercel是罗姆(Roma)爵士乐的全球翘楚。

在布加勒斯特出生的他,早于12岁的时候已在脑海构思即兴乐章。然而,他并不知道这种音乐可称为爵士乐,因为当时罗马尼亚还是铁幕国家,所以他从未接触过这种音乐。

Lache透过Zoom视频会议向Pancouver表示,他们连收听卡式录音带的机会也没有。

在他15岁的时候,他到访了罗马尼亚的黑海地区,并透过超短波收音机听到法国爵士乐小提琴家Stéphane Grappelli的演奏,让他非常惊讶。

这名青年恍然大悟,除了他在罗马尼亚学习的古典、古典咖啡厅和罗姆民谣音乐外,外面还有其他音乐类别。他也立刻意识到,他所构思的音乐原来已存在于世上。

他当时的心情十分激动,因为他终于证实了音乐世界其实别有洞天。

分享过这故事后,Lache将于3月19日(星期日)连同他的罗姆摇摆乐合奏团在温哥华市中心的Pyatt Hall演出。是次表演由爵士小提琴家兼音乐历史学家Kit Eakle策展,并且是Jaz’N’theViolin 音乐会系列三场演奏的其中一场。

初次听过Stéphane的音乐后,Lache渴望听到这位小提琴大师的更多作品,但他的唱片并没有在罗马尼亚发售。于是他请求在当地机场工作的表亲,说服一名机师从西方把Stéphane的音乐带回来。

当录音带到手后,他反覆收听并录制了拷贝。他亦学会了演奏录音带上的所有即兴演出,更以为那些都是预先编写的歌曲。

Lache Cercel

音乐造诣在罗马尼亚达到高峰

他在布加勒斯特逐渐成为知名的古典音乐家,期间对摇摆乐产生浓厚兴趣。罗马尼亚政府更于1986年授予他「人民艺术家」的头衔,以示表扬。

Lache谈及他的人生时眉飞色舞,和他台上展现的活力如出一辙。的确,他经历过被罗马尼亚官员盘问、移民加拿大,以及在国际音乐节演出等难忘事件。

要真正理解他的经历,就需要由罗姆人的根源,以及他们与不同音乐的关系说起。

罗姆人是散居全球的印度—雅利安(Indo-Aryan)民族,主要是来自印度北部的拉贾斯坦邦(Rajasthan)。

在英国奴隶贸易将非洲人带到加勒比海和北美洲之前,罗姆人在瓦拉几亚和莫多维亚(Wallachia and Modovia)两个公国被视为财产。

早于14世纪的时候,皇室、东正教会以及上流地主都将皮肤较黝黑的罗姆人当成奴隶,而直至1850年代中之前,居住于这地区的罗姆人一直被奴役。

瓦拉几亚和莫多维亚与1862年合并成罗马尼亚联合公国。因此,Lache跟非裔美国人一样,都是来自长期受到压迫的族群。

Lache认为黑人和罗姆人之间存在不少共通点,因为两者都曾经被奴役。他甚至猜想,部份罗姆人是从拉贾斯坦邦被卖到非洲。

他有这样的推想,是因为北非亦有不少罗姆人。

Kit Eakle by Dee Lippingwell
Violinist Kit Eakle teaches SFU students about the history of his instrument. Photo by Dee Lippingwell.

[小提琴家Kit Eakle向西门菲莎大学学生讲解他的乐器的历史。图片来源:Dee Lippingwell。]

小提琴是美国黑人文化的一部份

Kit希望透过举办音乐会,让普罗大众认识小提琴与非裔美国人生活,以及爵士乐的渊源。

Kit在同一个Zoom视频会议上透露,早于1600年代就已经有黑人小提琴家的纪录。

他甚至认为小提琴可界定为非洲乐器,因此解释了为何它在美国南部的黑人奴隶之间如此流行。

他称,能够成为种植场的小提琴家,并于舞会上演奏,是黑奴梦寐以求的工作。

他补充,在蓝调兴起的时候,很多非裔美国小提琴家都在密西西比三角洲一带演出。举例说,Muddy Waters就是与小提琴家Henry “Son” Sims完成第一次演出。

由于罗姆人与小提琴渊源甚广,加上曾经被奴役过,促使了Kit邀请Lache与他的罗姆摇摆乐合奏团作音乐会的演出单位。

罗姆人与非洲黑人亦有另一个共同点:部份罗姆人要求获得赔款,作为他们祖先于罗马尼亚土地上被奴役的补偿;而在北美洲,亦有美国黑人就他们祖先的经历要求赔偿

Lache Cercel
Lache Cercel’s trio of musicians embrace the breadth of his vision.

[Lache的三人乐团呈现出他的音乐愿景。]

多元的音乐背景

Lache的其中一位祖父是居于法国的出色小提琴家,于二战爆发前移居到罗马尼亚。

当共产党掌权后,政府安排他成为教师。

他祖父的其中一位学生是文化部长的儿子,另一名学生则是他的父亲,而父亲正是透过文化部长的儿子认识母亲。

他说:「我从家人学会了两个类别的音乐:祖父在我六岁的时候就开始向我教授小提琴技巧,让我认识古典音乐。另一方面,我的父亲教晓了我民谣和罗马音乐。」

Lache将上述音乐风格,与即兴演出及Stéphane Grappelli爵士乐元素结合起来,形成了罗马爵士乐这个崭新类别。

这实在是不足为奇,因为罗姆人一直有份塑造各地的音乐传统。

他们在11世纪的时候已经在游吟诗人合奏团演出。当阿雷佐的圭多(Guido d’Arrezo)发明了音乐记谱法后,他们更将音乐散播到欧洲各地。虽然罗姆人被视为奴隶,但Lache表示罗马国王仍容许他们四处游走,因为他认为罗姆人的数目不足以影响他人。

即使面对如此严重的歧视,罗姆人仍留下了显著的影响。李斯特、贝多芬、海顿和舒伯特等作曲家均被认为在作品中加入罗姆元素。另外,弗拉门戈(flamenco)在19世纪于西班牙南部的安达卢西亚兴起,亦与罗姆音乐家有莫大关系。

曾被秘密警察盘问

Lache指出,罗姆人亦对欧洲中部奥匈帝国的古典咖啡厅音乐发展作出贡献,因为鄂图曼人非常喜欢喝咖啡。

他称,鄂图曼人在1683年被逐出维也纳时,留下了大量咖啡,为咖啡厅店主及新统治者带来棘手的问题。

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如此大量的咖啡,因为民众不愿到咖啡厅聆听过于庄重的古典音乐,而且事前更需要大费周章穿上华丽的服装。

但是,他们又认为民谣音乐过于活泼,因此不适合在咖啡厅演奏,更特别不适合女性顾客喜好。Lache认为,这造就了当时在荷兰和英国大行其道的沙龙音乐(salon music)兴起,理由是这种音乐跟轻食晚餐非常匹配。

后来,这种在咖啡厅演奏的音乐成为了「古典咖啡厅音乐」,因为它是以古典方式来进行演绎。广为人知的查尔达斯(Czardas)就是属于这个类别。

他亦指出,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与布朗热音乐(Boulangère music)也衍生于此。Lache自小就学习这种音乐,并认识到法国歌剧作曲家比才(George Bizet)、法国音乐理论家雷哈(Anton Reicha)和罗姆民谣音乐。

Lache离开罗马尼亚的过程并不好受。他在1987年出发到加拿大出席音乐交流计划前,曾遭到政府的秘密警察盘问,后来才定居于维多利亚。他决定不再回去罗马尼亚,并以新移民身份与Original Balkan Jam演出。

铁幕在两年后终于倒下,而独裁者齐奥塞斯库(Nicolae Ceaușescu)亦随即被推翻。

罗姆摇摆乐合奏团融合爵士乐与古典音乐

时至今日,Lache仍然把自己形容为「政治中立」,并表示罗姆一词中「Rom」的部份解作「人类」,但他的族群却经常受到非人对待。他认为这影响了其他人对他们的看法。

虽然他很感激加拿大的朋友对他爱护有加,而他也非常珍惜自己的自由,但他还是有一丝恐惧。

因此,他对计算机有点抗拒,亦没有写下太多感想,因为他在罗马尼亚被盘问的时候,总是被要求将所讲的一切写下来。

他于1997年认识了爵士乐吉他手兼中提琴家Don Ogilvie,并组成了罗姆摇摆乐合奏团,演奏包含爵士乐、古典乐、罗姆民谣和其他世界各地音乐元素的乐曲。合奏团更于2007年到中国巡回演出。

历年来,他们曾与吉他手Stephen Nikleva、贝斯手Sam Soichet 与 Kyle Hagen、鼓手Paul Townsend,以及歌手Jennifer Layne、Merrier Ben Amor和Laura Crema合作演出。

他们的音乐受到20世纪比利时罗姆裔爵士乐吉他手 Django Reinhardt,以及罗马尼亚罗姆裔小提琴大师兼作曲家Grigoraș Dinicu所影响。

Lache透露,即将举行的音乐会将会反映罗姆人对世界音乐的贡献。对他来说,这也是看待社会应有态度的比喻。

「我们的愿望,是让人明白大家都属于同一个国度,并且能摒弃表面上的差异,为世界带来和平与和谐」。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Nguyễn Tường Danh

导演Khoa Lê以细腻作品《Má Sài Gòn》(西贡母亲)打破有关越南LGBTQ社区的刻板印象

蒙特利尔电影制作人、舞台总监兼影片设计师Khoa Lê喜欢超越传统界线。这名酷儿艺术家的简历显示,他致力「创作将神圣与平凡之间,以及现实与想像之间界线模糊的作品」。他声称,自己的作品总保留着人性化元素。由他执导的长篇纪录片《Má Sài Gòn》(西贡母亲)不但体现了他的创作宗旨,更打破了固有的刻板印象。这部引人入胜并且关于越南LGBTQ社区的敏感题材作品,将于5月6日(星期六)下午5:15在温哥华的DOXA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上映。

Read More »
Melanie Mark

马兰妮宣布退出卑诗省政坛,列出就任省议员兼内阁厅长期间政绩

代表温哥华—快乐山选区(Vancouver-Mount Pleasant)的新民主党省议员马兰妮(Melanie Mark)今天宣布将退出卑诗省政坛。以下是她在议会发言的议会纪录初稿。我的传统名字的Hli Haykwhl Ẃii Xsgaak。上一周,即2023年2月18日,是我以温哥华—快乐山选区代表身份担任省议员的七周年。

Read More »
Big Fight in Little Chinatown

《唐人街大奋斗》的导演Karen Cho记载了社会倡议者如何为旧街区注入新活力

满地可电影制片人Karen Cho 将加拿大的唐人街视为具有多层含义的地方。 由于歧视性的人头税和排华立法,这些街区曾是华裔单身汉的避风港。经历了150 多年的风雨洗礼,这些街区仍存在于包括温哥华在内的一些城市里。 而且这还是创建于加拿大长期针对华人的强烈种族主义与房地产行业要求中产阶级化的各种压力下。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