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藝術家Phyllis Poitras-Jarrett為兔年燈籠添加梅蒂圖案

Phyllis Poitras-Jarrett
Phyllis Poitras-Jarrett includes bead-like imagery in her paintings of animals to reflect her Métis heritage.

來自里賈納的退休教師Phyllis Poitras-Jarrett不單希望創作優美的藝術品,更嘗試透過兔子,水牛、地鼠和其他動物的畫作,鼓勵觀賞者思考生物多樣性,以及她的梅蒂(Métis)文化。

Phyllis在家中透過Zoom視訊會議向Pancouver表示,自己從小熱愛藝術,而且頗具天份。

其後她長大成人,除了組織家庭外更開始了她的教學生涯,迫使她將興趣放到一旁。儘管如此,她總會利用暑假的空檔進行創作。現在已經退休的她,可以全年無休享受藝術所帶來的樂趣。

她說:「疫情讓我有機會專注於自己的藝術,並確保在作品中加入喜愛的事物,例如是動物、珠飾和自己的文化。」

這明確地反映於她為2023 溫哥華新年藝術節所設計的燈籠,當中有六隻兔子在花叢間嬉戲,每隻更畫上獨特的梅蒂花卉圖案。

1月20日至2月7日期間,畫作將展示於šxʷƛ̓ənəq Xwtl’e7énḵ Square(前稱溫哥華美術館北廣場)的一個大型燈籠上。城光藝境展覽是Asian-Canadian Special Events Association迎接兔年來臨而舉辦的慶祝活動,屆時還會展出其他藝術家設計的燈籠。

傑克普爾廣場和固蘭湖鳥Ocean Artworks也會展示由原住民和非原住民藝術家所設計的燈籠。

Peaceful and Free Together
The beadwork on rabbits gives a Métis feel to the lantern design by Phyllis Poitras-Jarrett.

梅蒂藝術與珠飾工藝有關聯

梅蒂人是混合歐洲和原住民血統的族群,是加拿大三個獲承認的原住民民族之一。

擁有克里族(Cree)血統的Phyllis稱,自己以一隻野兔為題材的油畫作品Playful and Mischievous》是她的燈籠設計靈感。對克里族而言,野兔是調皮的象徵。

她希望在畫作加入梅蒂人色彩繽紛的珠飾工藝,而她的祖母更加是一名花朵珠飾工匠。

在農場成長的她非常愛惜身邊的動物,更建立了良好的工作態度。

她在自己的個人網站透露,在房子上層的一扇窗前繪畫讓她得到解脫,因為每逢冬天,窗前鋪滿了晶瑩剔透雪花。

祖母會在前來探望她的時候創作珠飾工藝。

Phyllis指出,克里族藝術傾向使用幾何圖案,梅蒂藝術則以艷麗而對稱的花卉珠飾而聞名。

Painting by Phyllis Poitras-Jarrett.

她稱,一個名為灰衣修女會(Grey Nuns)的羅馬天主教組織,透過刺繡向梅蒂人傳授關於花卉工藝的知識。

後來當玻璃珠面世後,梅蒂女性開始以這種素材製作獨特的花卉設計並大受歡迎。她們更開始出售這些作品以維持生計。

Phyllis在創作過程中會遵從阿尼什納比族(Anishinaabe)的七項傳統教訓(Seven Grandfather Teachings)。

她寫道:「此信仰體系為人生提供結構和指引,讓信奉者在精神上、情感上、體格上和靈性上獲得平衡。狼代表著謙遜、熊是勇氣的代表、烏鴉或者大腳野人(Sasquatch)代表誠實、河貍象徵智慧、鷹是愛的象徵,而海龜則代表真理。」

Lebret school
The former Lebret (Qu’Appelle)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 was very close to Phyllis Poitras-Jarrett’s Kokum’s house.

銘記歷史

Phyllis強調,部份梅蒂人在非自願情況下被送到寄宿學校。她的母親來自擁有11名成員的家庭,其中一名最年長的姊姊與一名第一民族男子結婚,而他們的孩子是在位於勒布雷特(Lebret)的卡佩爾印第安寄宿學校(Qu’Appelle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上學。

由於Phyllis的母親來自大家庭,她和部份侄子女的年齡相近。她本來想跟他們玩耍,但寄宿學校建了一道大圍欄,令學生無法接觸其他孩子。由於該學校位於祖母家的步行範圍內,她的表兄妹每個月有一個週末可以探望家人。

該校在今個月成為國際新聞焦點,因為一次透地雷達搜索發現其遺址有超過2,000個「可疑之處」,部份更相信是無名墓地。

實物證據已經證實,其中一個可疑之處是無名墓地,未來可能會發現更多。這所學校是由羅馬無玷聖母獻主會(Missionary Oblates of Mary Immaculate)和灰衣修女會營辦。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he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的紀錄顯示,3,200名學童在教會營辦的印第安寄宿學校就讀期間死亡。聯邦政府創立這些機構的目的,是消滅原住民的文化,迫使他們融入主流社會。

大眾普遍認為還有數以千計的死者沒有記錄在案。在1880年代初至到1990年代末,寄宿學校的學生總數大約為15萬人。

Louis Riel and his councillors
Louis Riel and his councillors, including Pierre Poitras (middle row, left). Source: University of Manitoba Archives & Special Collections, A13-5.

探索梅蒂背景

Phyllis稱,她五代前的叔叔是Pierre Poitras。19世紀的時候,他在梅蒂領袖路易·里爾(Louis Riel)領導下的曼尼托巴臨時政府擔任委員。

Phyllis的網站詳盡地記錄了梅蒂人的土地如何被加拿大首任總理約翰·亞歷山大·麥克唐納(John A. Macdonald)奪去。

Phyllis解釋,連她的母親也不清楚這段歷史,因為歷史書籍根本沒有記載。

直至過去十年,原住民的真實歷史才被認清,並加入到學校的課程中。

然而,這名藝術家是在修讀Saskatchewan Urban Native Teacher Education Program期間發掘到很多關於自己家族的歷史。

她從研究得知,自己的梅蒂祖先被迫遷離原來的居住地,以騰出空間讓多數來自英國的移民定居。再者,聯邦政府向梅蒂人表示將於別處向他們提供土地。

「於是他們便來到薩克其萬省,以為會有一片土地等著他們,但原來這裡一無所有。結果,很多梅蒂人需要在道路保留地(road allowance)棲身。」

當被問到對教室中有原住民學生的老師有何建議時,她說:「我建議將原住民長輩或者老人帶到教室裡頭。」

她認為盡量把原住民帶到學校,可以讓學生直接從他們身上學習。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North Vancouver singer-songwriter Duck Lau

北溫音樂家劉祖德從小培養作曲才華

當Pancouver透過Zoom視訊會議連繫上劉祖德(Duck Lau)時,他正處於漆黑的環境中。那是因為他的北溫住家正好停電,讓這名香港出生的創作歌手的地下室錄音室黑暗到伸手不見五指。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