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2023 溫哥華新年藝術節:Jessie Sohpaul的藝術作品流露對歷史、求知和平等的熱誠

Jessie Sohpaul
Jessie Sohpaul's art has been inspired by historical injustice, including the theft of the Kohinoor diamond.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東溫藝術家Jessie Sohpaul的座右銘。 

雖然很多畫家和插畫家都喜歡以不同顏色進行創作,但Jessie卻鍾情黑白色調,有時候會加上一點金色或紅色作點綴。

Jessie透過Zoom視訊會議接受Pancouver訪問時說,自己的衣著品味也是如此,喜歡穿著黑色T恤和配戴金鏈。

他也經常在作品中注入普遮普文字作為設計的一部份。身為Punjabi Market Collective創意總監的他,以旁遮普移民後代的角度探索自己祖先的背景。

他別樹一幟的風格將呈現於他為了2023 溫哥華新年藝術節而繪製的新畫作。這幅為了迎接兔年來臨的作品,以兩名年輕女性在烈日當空下表演旁遮普夥夥粒(Kikkli)舞蹈為主題。

由於這是一幅慶祝農曆新年的作品,Jessie試圖在畫作中表達節慶、樂觀和年輕的氣氛。

Jessie解釋道,夥夥粒舞蹈其實是兩名穿著傳統服裝的女性手牽手高速度旋轉,而畫作中的金色背景則捕捉了旁遮普農村的感覺。

他認為這種方式最能表達那種生機盎然的力量。

Kikklee dance
Jessie Sohpaul’s lantern at Granville Island will feature two women performing a traditional Punjabi dance.

以數碼方式創作這幅作品,為他帶來最大的靈活度。

「當藝術節展開,而燈籠也掛起來後,我會將印製這幅作品,供喜歡的朋友購買。」

Artworks戶外涼亭展覽印有Jessie設計的大型燈籠。此外,屆時也會展示Richard Hunt 和 Rachel Smith兩名原住民藝術家和Arts Umbrella的燈籠設計。

1月20日至2月20日,Asian-Canadian Special Events Association會於固蘭湖島上的Ocean Artworks戶外涼亭展覽印有Jessie設計的大型燈籠。此外,屆時也會展示Richard Hunt 和 Rachel Smith兩名原住民藝術家和Arts Umbrella的燈籠設計。

Kohinoor, where are you?
Jessie Sohpaul’s Kohinoor, where are you? can be seen in an alley behind 6560 Main Street.

以鑽石為主題的壁畫

以上是「2023 城光藝境」三個展覽地點的其中一個,其餘兩個分別位於傑克普爾廣場和溫哥華美術館北面的šxʷƛ̓ənəq Xwtl’e7énḵ Square

Jessie最有名氣的作品是一幅在溫哥華Punjabi Market名為Kohinoor, where are you?的壁畫。作為Monsoon Festival of Performing Arts的其中一環,他在6560 Main Street後的小街道繪製了這幅黑白作品。

在以下的影片中,Jessie形容這幅作品是向巨型的光之山(Kohinoor)鑽石致敬。這顆在印度出土的鑽石現已成為英國皇室的珠寶。

Jessie表示,光之山曾落在莫卧兒帝國手上,後經蘭季德·辛格(Ranjit Singh)傳到錫克帝國,再由達立普·辛格(Duleep Singh)拱手相讓予英國人。

1849年,只有10歲的達立普是錫克帝國的王儲,但與英國東印度公司簽訂《拉合爾條約》後被迫交出光之山鑽石。

Jessie指出,所有印度人都知道這顆鑽石是被強搶的。

價值觀受祖父影響

這名藝術家對黑白色的偏好,背後還有一個更深層次的原因。

Jessie對印度歷史的認知,很大程度上源自他的祖父。

數以百萬計屬於種姓制度下層的人們一直受到社會暴力對待,是印度歷史中黑暗的一頁。Jessie認為這段歷史不應以斑斕的色彩來表達,即使當地藝術傾向採用鮮艷的顏色。

「對我來說,顏色不能反映印度的真實面貌,所以我希望以黑和白來反映現實。」

在旁遮普地區(現已成為巴基斯坦領土)出生的祖父,讓Jessie認識到印巴分治的殘酷。英國人將印度次大陸分為回教徒為主的巴基斯坦,以及印度教徒為主的印度,導致超過一百萬名平民身亡。

他的祖父其後移居到德里,但於1984年再次面對慘痛經歷。在執政黨的鼓動下,他們的支持者殺害了數以千計的鍚克教徒,以報復時任總理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遇刺身亡。

Jessie表示,印度人很清楚他們歷史中的各種暴行,因此他覺得如果在作品中使用太多顏色,就好像在慶祝不值得高興的事情一樣。

Jessie Sohpaul
Jessie Sohpaul designs clothing in addition to creating paintings and illustrations.

安貝德卡與甘地的糾紛

即使Jessie的家族為鍚克教徒,但他承認家族史與達利特(Dalit)有關連。達利特又被稱為「不可觸碰者」,屬印度教種姓制度的最底層,數百年來一直被其他較高的種姓階級當作異類。

儘管祖父與他分享過不少關於印度的正面故事,但他們也有討論這個至今仍影響印度的不光彩議題。

Jessie也從袓父得知安貝德卡博士(Dr. Bhimrao Ramji Ambedkar)的事蹟。他是達利特的偉大領袖,更草擬了印度憲法。Jessie甚至擁有安貝德卡標誌性的1936年著作《消滅種姓制度》(Annihilation of Caste)。

安貝德卡原定於拉合爾向一群思想開明的印度人讀出這篇演講辭,但當他們知道了內容後卻制止了他。

其後,印度獨立運動領袖甘地(Mohandas K. Gandhi)指責安貝德卡曲解了印度教經文。除了這次外,兩人曾數次公開表示不同意對方對種姓制度的看法(Arundhati Roy在2014年版《消滅種姓制度》的序言也有提到)。

時至今日,甘地深受西方世界所敬重,但安貝德卡為爭取平等所付出的貢獻在印度以外沒有太多人知道。

Jessie認為印度較高級的種姓主導了當地輿論,而他們也傾向支持甘地,即使他們並非真正認為甘地的貢獻比安貝德卡多。

Jessie Sohpaul's Do Not Touch brand
Jessie Sohpaul has created T-shirts that turn the Indian concept of “untouchability” upside-down.

創立Do Not Touch品牌

Jessie指出,部份印度人會向其他族裔表示種姓制度已不復存在,但他認為能夠從印度移民的大多是有能力的特權階級。

因此,他覺得他們並不完全清楚生活在種姓制度最底層的達利特過著怎樣的生活。

因此,他透過自己的藝術,含蓄地表達具顛覆性的觀點。他所創立的品牌Do Not Touch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這名字的背後,其實是源自「不可觸碰者」的概念。

實際上,他正試圖以藝術將這個詞語由最低等的代名詞提升到最高層次。

這反映了Jessie對平等的追求,也表示他將鍚克教創始人古魯那納克(Guru Nanak)超過500年前的教誨銘記於心。

他說:「相對於其他上師,我最常閱讀古魯那納克的文章,因為他的文筆富有詩意,而且發人深省。」

Cover design for the official Tiësto remix.
Jessie Sohpaul designed this cover for an official Tiësto remix with Jaz Dhami.

接觸不同文化

Jessie在2015年從西門菲莎大學畢業,獲頒授設計及媒體藝術榮譽學位。修讀該課程期間,他曾到荷蘭一家設計實驗學院交流六個月。完成學業後,他在三藩市居住了五年,從事使用者體驗和應用程式設計。

當時他居住的地區住有大量拉丁美洲裔人口,而他也注意到他們的文化與印度文化有很多相似之處。

Jessie憶述,那裡到處都是街頭藝術和塗鴉,總有人在創作不同的事物,為他帶來源源不絕的靈感。

他最欣賞的三名美國藝術家包括壁畫家兼平面設計師Shepard Fairey、畫家Cleon Peterson和漫畫家Frank Frazetta。另外,他也非常敬仰殿堂級印度油畫家Sobha Singh

Jessie認為Sobha Singh的畫風與Frank Frazetta相近,都是以仿如夢境的背景為主。

他對藝術的多元口味,以及對拉丁美洲文化的欣賞,說明了他對跨文化交流的熱忱。他非常喜歡與其他社區合作,因此身為南亞裔的他,對於能夠為農曆新年這個傳統東亞節日創作藝術感到相當高興。

「我心情很激動,因為以這種方式迎來2023年實在太好不過了。」

Jessie Sohpaul shirt
Jessie Sohpaul at work in a T-shirt he designed.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Yiyu Chen by Armando Branco

陳翊⽻藉天然染⾊、學習古⽼⼯藝和投入實驗性的設計,讓時尚回歸根本

來⾃台灣的服裝設計師陳翊⽻描述⾃⼰是個有創造⼒和實驗精神的⼈,這在她的髮型上也顯 ⽽易⾒:在她烏⿊的長髮下⽅是混合了⾦⾊和銀⾊的髮絲。陳的服裝設計則更加前衛,且相當看重天然染⾊、可持續性和以源⾃⼟地的纖維加以編 織。 這當中也包含由她所居住的台灣中部城市台中及其周邊地區搜集來的材料。

Read More »
Support us

Pancouver aims to build a more equal and empathetic society by advancing appreciation of visual and performing arts—and cultural communities—through education. Our goal is to elevate awareness about underrepresented artists and their organizations.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Support us

Pancouver strives to build a more equal and empathetic society by advancing appreciation of visual and performing arts—and cultural communities—through education. Our goal is to elevate awareness about underrepresented artists and the organizations that support them.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