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ttina Matzkuhn 以刺繡展現對風景、大自然和思想交流的熱愛

Bettina Matzkhun by Aida Gradina
When Bettina Matzkhun embroiders landscapes, she aims to create characters. Photo by Aida Gradina.

【當 Bettina Matzkhun 以刺繡描繪風景時,她的目的是為了創造人物。照片由 Aida Gradina 提供。】

溫哥華藝術家 Bettina Matzkuhn 深知紡織品在講故事方面有著悠久的歷史。她透過在刺繡中使用纖維延續了這一傳統。

「我不想只是製造出令人愉悅且有趣的產品,」Matzkuhn 在 Zoom 上告訴 Pancouver。「雖然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作品也必須傳達出某種深層的概念。」

舉例來說,這位來自東溫哥華的紡織藝術家回憶起曾經製作救生衣,其內部刺繡有自然和人類需求的圖像,如水、住所和食物。

「那個刺繡吸引了人們,但我希望他們實際上能思考這件事的背景或它呈現的方式,」她補充道。

在一個名為「裝備 (Gear)」的計畫中,Matzkuhn 在亞麻布上刺繡了風景,然後將這些設計融入背包中。當人們打開這個裝備時,他們會看到一幅森林大火、山崩或樹木倒塌的景象。

「就像背包攜帶著大地一樣,」她說。

這促使 Pancouver 問這位主要是自學的工藝藝術家是否在實踐「基於意義的刺繡 (meaning-based embroidery) 」。

「我想你可以這麼說,」Matzkuhn 笑著回答。

她的父親對航海極感興趣,因此她花了很多時間在水上觀察風景。在那些日子裡,她的父親教導 Matzkuhn 如何閱讀航海圖,激發了她對地圖的終身熱愛。她其中一個刺繡計畫名為

「航海 (Sail)」,就是向她的父親致敬。另一個名為「地圖 (Maps)」的計畫則描述了「親身經歷或虛構的旅程」。

Matzkuhn 說:「當我製作風景時,我感覺自己正在創作一個人物的肖像。我試圖向某人傳達那個人物的模樣。」

Bettina Matzkuhn
Bettina Matzkuhn embroidered this work with banana fibres that she brought home from Taiwan.

【 Bettina Matzkuhn 用從台灣帶回的香蕉絲刺繡了這件作品。

Matzkuhn 從父親身上學到了大自然的知識

她的父母都是二戰期間的孩子,並在東德處於共產黨統治時期分別逃離出來。Matzkuhn 欣然承認德國是那場戰爭中的罪魁禍首,但也指出當軍事衝突爆發時,孩童卻是無辜的。因此,她對世界各地戰火波及之處兒童的狀況,包括烏克蘭和加薩地帶,深感同情。

她的母親在深夜騎自行車越過由蘇聯巡邏的東德邊境逃到了西德。

「作為一名年輕女子,你絕對不想被俄羅斯軍隊抓到,」Matzkuhn 說

她的父親是一名 20 歲的磚匠,曾參與 1951 年東柏林的一次大罷工。在他的回憶錄中,他表示自己得以使用借來的護照進入西柏林。

當她的父親一到達加拿大,他甚至一點都不想與其他德國人社交,更別說回到他出生的國家。

「當他來到溫哥華時,他說他以為自己已經死了並來到了天堂,」Matzkuhn 說。「他從未停止認為這是最令人驚嘆的地方。而且他絕不會在水中倒油,也絕不會抓超出我們晚餐份量的魚。」

她父母對土地的尊重影響了 Matzkuhn。當她徒步旅行進入森林時,她總會攜帶著一個塑膠袋,以確保不會留下任何垃圾。

「我對自然歷史和生態學很感興趣,比如冰川消失之類的現象,」她說。「我現在正在做一個有關乾旱的計畫。」

Matzkuhn
Cortes Ferry, by Bettina Matzkuhn.

【《科爾特斯渡輪 (Cortes Ferry) 》,由 Bettina Matzkuhn 創作。】

手工藝品會說話

在 2000 年,Matzkuhn 獲得了西門菲沙大學 (Simon Fraser University) 視覺藝術學士學位。五年後,她完成了西門菲沙大學綜合自由研究 (Graduate Liberal Studies) 碩士學位。

「我曾經有一份全職工作,因為刺繡很難養活孩子和應付生活開支,」她評論道。

如今,她成為了一名全職的刺繡藝術家,並在許多個展和群展中展示她的手工藝品。她還是加拿大工藝聯盟董事會的卑詩省工藝協會代表。

「我一直將手工藝看作是視覺藝術國的一個省份,」她說。「即使是製作一件樸素而實用的手工藝品,它仍然有其獨特的聲音。它仍然能夠透過材料和製作者的手而說話。」

在最近一次與另外兩位溫哥華工藝藝術家一同前往台灣的旅行中,Matzkuhn 更加確信纖維藝術就是一門視覺語言。國立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 (The National Taiwan Craft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stitute) 協助安排了這次旅程,包括參訪專門從事香蕉絲、竹子、蒲草和靛藍等天然染料的工作室

「這次旅行強化了我對工藝藝術家彼此天生理解的認識,」Matzkuhn  說。「沒有任何困惑的表情和『你花了多少時間?』 的問題,只有對彼此作品的自然尊重、著迷,以及來自各年齡層的真摯興趣。」

她尤其對台灣藝術家陳景林 (Ching-Lin Chen) 大師使用天然染料創作的風景畫留下了深刻印象。陳景林去年在固蘭湖島 (Granville Island) 展示了他的一些作品,作為溫哥華 LunarFest「台灣色 (Colours of Formosa) 」展覽的一部分。

在台灣期間,Matzkuhn 對陳大師使用靛藍染料創作風格化的山脈印象深刻,頂部呈深色、圓形尖峰,底部則呈淺色。她納悶為何會如此呈現,畢竟卑詩省的山脈以冷杉和鐵杉樹為主,山峰通常呈現尖銳的邊緣。

「然後,當我們坐在小廂型車裡,我往外看時,」Matzkuhn 回憶道。「台灣沒有針葉林。他們的山的邊緣是圓的、凸起的。所有的山頂都是深色的,底部是淺色的。這就是陳景林筆下的風景。」

這促使她反思作為一位刺繡藝術家的使命。

「我試圖讓觀賞作品的人感覺他們是其中的一部分;他們身歷其境,」Matzkuhn 說。「作品會以某種方式進行溝通。所以,能親眼看到這樣的風景真的很酷。」

Matzkuhn
Bettina Matzkuhn embroidered Banyan with banana fibres.

【 Bettina Matzkuhn 用香蕉絲刺繡了一件名為《榕樹 (Banyan) 》的作品。】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Lunar New Year

煥然一新,屬於加拿大的農曆新年

「生來自由」,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概念,但隨著獨裁主義的日益增長,其在世界許多地方都受到圍剿。我們身處加拿大屬實幸運的人們,我們可以暢所欲言,不用擔心被逮捕。 在我們多元化的社會中,我們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建立了友誼。

Read More »
Until Branches Bend

《Until Branches Bend》製作者在有關入侵物種的電影中加入原住民觀點

從表面來看,溫哥華編劇兼導演 Sophie Jarvis的作品《Until Branches Bend》並不關乎原住民議題。對一般觀眾而言,電影的主題是由Grace Glowicki飾演的懷孕白人女子在罐頭廠上班之餘,還需要照顧妹妹。在電影初段,Robin在一顆蜜桃內發現看似是入侵物種的生物,在未具名的水果種植地區引起爭議。故事中的小鎮名為蒙太古(Montague),而果園更是其經濟命脈。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