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ttina Matzkuhn 以刺绣展现对风景、大自然和思想交流的热爱

Bettina Matzkhun by Aida Gradina
When Bettina Matzkhun embroiders landscapes, she aims to create characters. Photo by Aida Gradina.

【当 Bettina Matzkhun 以刺绣描绘风景时,她的目的是为了创造人物。照片由 Aida Gradina 提供。】

温哥华艺术家 Bettina Matzkuhn 深知纺织品在讲故事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她透过在刺绣中使用纤维延续了这一传统。

「我不想只是制造出令人愉悦且有趣的产品,」Matzkuhn 在 Zoom 上告诉 Pancouver。「虽然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作品也必须传达出某种深层的概念。」

举例来说,这位来自东温哥华的纺织艺术家回忆起曾经制作救生衣,其内部刺绣有自然和人类需求的图像,如水、住所和食物。

「那个刺绣吸引了人们,但我希望他们实际上能思考这件事的背景或它呈现的方式,」她补充道。

在一个名为「装备 (Gear)」的计画中,Matzkuhn 在亚麻布上刺绣了风景,然后将这些设计融入背包中。当人们打开这个装备时,他们会看到一幅森林大火、山崩或树木倒塌的景象。

「就像背包携带着大地一样,」她说。

这促使 Pancouver 问这位主要是自学的工艺艺术家是否在实践「基于意义的刺绣 (meaning-based embroidery) 」。

「我想你可以这么说,」Matzkuhn 笑着回答。

她的父亲对航海极感兴趣,因此她花了很多时间在水上观察风景。在那些日子里,她的父亲教导 Matzkuhn 如何阅读航海图,激发了她对地图的终身热爱。她其中一个刺绣计画名为

「航海 (Sail)」,就是向她的父亲致敬。另一个名为「地图 (Maps)」的计画则描述了「亲身经历或虚构的旅程」。

Matzkuhn 说:「当我制作风景时,我感觉自己正在创作一个人物的肖像。我试图向某人传达那个人物的模样。」

Bettina Matzkuhn
Bettina Matzkuhn embroidered this work with banana fibres that she brought home from Taiwan.

【 Bettina Matzkuhn 用从台湾带回的香蕉丝刺绣了这件作品。

Matzkuhn 从父亲身上学到了大自然的知识

她的父母都是二战期间的孩子,并在东德处于共产党统治时期分别逃离出来。Matzkuhn 欣然承认德国是那场战争中的罪魁祸首,但也指出当军事冲突爆发时,孩童却是无辜的。因此,她对世界各地战火波及之处儿童的状况,包括乌克兰和加萨地带,深感同情。

她的母亲在深夜骑自行车越过由苏联巡逻的东德边境逃到了西德。

「作为一名年轻女子,你绝对不想被俄罗斯军队抓到,」Matzkuhn 说

她的父亲是一名 20 岁的砖匠,曾参与 1951 年东柏林的一次大罢工。在他的回忆录中,他表示自己得以使用借来的护照进入西柏林。

当她的父亲一到达加拿大,他甚至一点都不想与其他德国人社交,更别说回到他出生的国家。

「当他来到温哥华时,他说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并来到了天堂,」Matzkuhn 说。「他从未停止认为这是最令人惊叹的地方。而且他绝不会在水中倒油,也绝不会抓超出我们晚餐份量的鱼。」

她父母对土地的尊重影响了 Matzkuhn。当她徒步旅行进入森林时,她总会携带着一个塑胶袋,以确保不会留下任何垃圾。

「我对自然历史和生态学很感兴趣,比如冰川消失之类的现象,」她说。「我现在正在做一个有关干旱的计画。」

Matzkuhn
Cortes Ferry, by Bettina Matzkuhn.

【《科尔特斯渡轮 (Cortes Ferry) 》,由 Bettina Matzkuhn 创作。】

手工艺品会说话

在 2000 年,Matzkuhn 获得了西门菲沙大学 (Simon Fraser University) 视觉艺术学士学位。五年后,她完成了西门菲沙大学综合自由研究 (Graduate Liberal Studies) 硕士学位。

「我曾经有一份全职工作,因为刺绣很难养活孩子和应付生活开支,」她评论道。

如今,她成为了一名全职的刺绣艺术家,并在许多个展和群展中展示她的手工艺品。她还是加拿大工艺联盟董事会的卑诗省工艺协会代表。

「我一直将手工艺看作是视觉艺术国的一个省份,」她说。「即使是制作一件朴素而实用的手工艺品,它仍然有其独特的声音。它仍然能够透过材料和制作者的手而说话。」

在最近一次与另外两位温哥华工艺艺术家一同前往台湾的旅行中,Matzkuhn 更加确信纤维艺术就是一门视觉语言。国立台湾工艺研究发展中心 (The National Taiwan Craft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stitute) 协助安排了这次旅程,包括参访专门从事香蕉丝、竹子、蒲草和靛蓝等天然染料的工作室

「这次旅行强化了我对工艺艺术家彼此天生理解的认识,」Matzkuhn  说。「没有任何困惑的表情和『你花了多少时间?』 的问题,只有对彼此作品的自然尊重、着迷,以及来自各年龄层的真挚兴趣。」

她尤其对台湾艺术家陈景林 (Ching-Lin Chen) 大师使用天然染料创作的风景画留下了深刻印象。陈景林去年在固兰湖岛 (Granville Island) 展示了他的一些作品,作为温哥华 LunarFest「台湾色 (Colours of Formosa) 」展览的一部分。

在台湾期间,Matzkuhn 对陈大师使用靛蓝染料创作风格化的山脉印象深刻,顶部呈深色、圆形尖峰,底部则呈浅色。她纳闷为何会如此呈现,毕竟卑诗省的山脉以冷杉和铁杉树为主,山峰通常呈现尖锐的边缘。

「然后,当我们坐在小厢型车里,我往外看时,」Matzkuhn 回忆道。「台湾没有针叶林。他们的山的边缘是圆的、凸起的。所有的山顶都是深色的,底部是浅色的。这就是陈景林笔下的风景。」

这促使她反思作为一位刺绣艺术家的使命。

「我试图让观赏作品的人感觉他们是其中的一部分;他们身历其境,」Matzkuhn 说。「作品会以某种方式进行沟通。所以,能亲眼看到这样的风景真的很酷。」

Matzkuhn
Bettina Matzkuhn embroidered Banyan with banana fibres.

【 Bettina Matzkuhn 用香蕉丝刺绣了一件名为《榕树 (Banyan) 》的作品。】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