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Ginalina在《Going Back》专辑以西岸情怀重新演绎远东民谣

Ginalina
Ginalina's recent album, Going Back, is a collection of modern remixes of folk songs from the Far East.

Ginalina新专辑Going Back》是远东民谣的现代演绎合集。

卑诗省家庭民谣歌手Ginalina在她的音乐事业中创造了不少里程碑。

她已先后录制五张专辑,并获得三个朱诺奖(JUNO)提名。此外,她的英语、法语和国语歌曲创作与演唱更成功掳获加拿大和亚洲乐迷的心。

然而,在发布这张全新专辑《Going Back》之前,这名定居于温哥华的歌手从未以台语献唱。她的父母在1970年代从台湾高雄地区移居到多伦多前,都是以台语沟通。

Ginalina透过电话向Pancouver表示:「我的父母以国语和我沟通,他们之间以台语交谈,而我自己则会说英语。」

她说自己在青少年时期只会说很简单的国语。到了二十多岁时,她到南京大学就读,其后于台湾工作,提升了她的国语水平。

Ginalina透露,她在那时候开始创作国语歌曲,但所表达的情感远不及她的英语作品丰富。尽管如此,她对于能够探索自己身份的这部份感到非常雀跃。

她的新专辑不再以她耳熟能详的北美家庭民谣为主打。Going Back是远东民谣的现代演绎合集,部份歌曲更填上英语歌词。

这张专辑是在疫情期间创作,当时Ginalina与她的父母花了非常多时间,对于他们的往事与文化根源促膝长谈,亦瞭解到他们成长时所听的歌曲。

「对我来说,这是一张非常个人化的专辑,但我希望每首歌都能够引起属于听众自己的情感共鸣。」

Going Back
Ginalina released Going Back earlier this month.

Ginalina在月初发行了新专辑Going Back》。

来自被遗忘国度的故事

专辑的第一首歌Going Back讲述与祖先的故事产生共呜的过程。

歌词提及祖母梦境的开端,以及来自被遗忘国度的故事。

Ginalina说,这首歌的歌词以英语为主,讲述查找自己的根,重新拥抱自己的文化,并忆起成长的故事。

对她而言,这是一种值得珍视、令人感动、非常重要且惊喜的体验。

作为Jade Music Festival的一部份,她将于星期三(11月30日)晚上7点在温哥华剧院(Vancouver Playhouse)演唱新专辑的歌曲。她亦会于星期四(12月1日)下午1点30分在温哥华小剧场(Annex),针对如何提升华语音乐在加拿大的地位分享她的看法。

Ginalina完成录制生动活泼的台语童谣「丢丢铜仔」后,经历了她在录音室最忧伤的时刻之一。这首歌是形容火车驶过高山的隧道时,水滴掉在车厢的声音。

她指出这首歌讲述台湾如何受热带气候所影响,勾起了她在当地乘坐火车穿越壮丽山峦的回忆。

「我在那一刻不禁流泪,因为虽然我学会了父母成长时所说的语言,但直到我生命的那一瞬间之前,它却一直被遗忘着。」

翻译歌词意境令歌曲更流畅

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Ginalina认为台语是一种充满活力的语言。

她补充说:「我很喜欢台语发音的感觉。音节和声调能够自由地跳跃着,给予人很『朴实自然』的感觉。」

她亦承认翻唱这首歌让她感到压力。因此,她努力学习曲词的发音和旋律,然后再以自己的风格重新演绎。在这过程中,她的父母亦提供了宝贵的意见。

在处理某些歌曲时,她选择了翻译歌词的意境,即在尽量保留原来意思的情况下维持歌曲的流畅度,例如「茉莉花」和「蜗牛与黄鹂鸟」等歌曲。

至于在「丢丢铜仔」、「两只老虎」和「恭喜」等其他作品,她则选择以英语唱出一两段新的主歌旋律或主副歌连接段落,做为歌曲的延续。

专辑内的歌曲以手风琴、班卓琴、吉他、膝上钢棒吉他、曼陀林、打击乐器和乌克丽丽等乐器弹奏。为了加入亚洲元素,Ginalina更邀请了温哥华中华乐团的朋友演奏二胡和古筝。

她认为这有助于更完整地呈现专辑的构想,即是以重新想像的西岸民谣风格,演绎传统远东民谣。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概念,小朋友听众一定会喜欢,因为我选了可以跟着唱歌跳舞的作品。」

Ginalina publicity shot for Going Back
Ginalina hopes that her new album, Going Back, encourages others to reconnect with their roots.

Ginalina希望新专辑Going Back》能够启发听众重新链接自己的文化根源。

不只为小朋友而做的专辑

Ginalina相信较年长的家庭成员亦会喜欢专辑收录的歌曲,因为这些来自他们故乡的曲调或能够勾起他们对往事的回忆。

她希望她的音乐可以为听众带来多层次的享受,进而从中产生共呜。

进入访问的尾声,Ginalina 表示Going Back是向她的文化背景和父母的童年致敬。她强调这张华裔加拿大人的歌曲合集并非专为华裔加拿大人而创作,而是一次「真诚的身份认同探索」。

「虽然专辑的内容只纪录了我的旅程,但希望个中的概念能够启发其他人探索自己的身份。这是一个邀请听众踏出第一步的契机,并可以藉着音乐教导他们欣赏别人的文化背景和传统。」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Ru Vietnam

《漂,Ru》:透过回忆,探索越南家庭逃难至加拿大的心灵挣扎

是什么驱使两位富裕的父母逃离自己的祖国,带着三个孩子挤在拥挤的船里,冒着在海上渴死或海盗突袭的危险?魁北克导演 Charles-Olivier Michaud 在他出色的电影《漂,Ru》中提供了引人入胜的见解。这部电影改编自金翠 (Kim Thúy) 的同名自传小说,该小说获得加拿大总督文学奖(Governor General’s Award)。

Read More »
Photo by Guillaume Jaillet.

卑诗大学学生反思加拿大研究观点以创建认知失衡

20世纪心理学家尚·皮亚杰(Jean Piaget)以「认知失衡」(cognitive disequilibrium)一词来解释孩子逻辑及推理的发展。当他们未能凭着现有知识去理解眼前的新处境或任务,就会产生失衡。然而,皮亚杰表示可以透过突破来重建平衡。当孩子将新信息消化或据此作出调整,便会经历突破,重新掌握之前的平衡感。

Read More »
Mayumi Yoshida

追求卓越的得奖导演Mayumi Yoshida在电影制作过程中坚守个人价值观

对温哥华导演、编剧兼演员Mayumi Yoshida来说,今年可算是非常充实的一年。在1月的时候,她和温哥华唱作人兼演员 Amanda Sum凭着「Different Than Before」的音乐影片获得朱诺奖提名。这部感人的作品是关于一个家庭对反亚裔歧视所作出的回应。在朱诺奖于3月举行后不久,「Different Than Before」在德州奥斯汀赢得SXSW音乐影片评审奖。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