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国际桥牌社外传:和平归来》展示了医院封锁期间员工和患者如何应对非典型肺炎(SARS)危机

Ricie Fun
Taiwanese actor Ricie Fun plays an inquisitive journalist in Island Nation: Hoping.

[台湾演员范宸菲在《和平归来》中饰演一名追根究底的记者。]

这一部引人入胜的新剧集是关于一种来自中国的致命病毒,它依靠空气传播且具有高传染性。七段激动人心的影集戏剧化地描述了患者的恐惧、政治人物的冷漠、记者的勇敢,以及医护人员的英勇和愤怒。但是这部剧不是关于COVID-19的;《国际桥牌社外传:和平归来》围绕着2003年台湾爆发的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展开。

非典型肺炎在台湾的传播导致台北一家医院的工作人员和患者被困在医院内,而政治家和官僚们则在权限上争吵不休。

在今年8月26日的多伦多及9月3日的温哥华台湾文化节中,免费放映了《和平归来》的其中一集。在此之前,Pancouver与该剧的制片人汪怡昕进行了对话。

汪透过一名中文口译的协助表示,当中国的非典型肺炎首次爆发时,人们对此毫不知情。他说,与最近的COVID-19爆发不同,当时中国能够将这一信息隐瞒数个月,「这就是为什么当时没有任何国家知道这种病毒的原因」。

2003年4月22日,世界卫生组织披露,全球已有3947例疑似病例和229例死亡病例。虽然当时中国、香港、新加坡、越南和加拿大等地都出现了死亡病例,但在那个日期,台湾并未记录到任何死亡病例,只有29例疑似病例。然而,发表在《新兴传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期刊上的一篇论文报告说,当天在和平医院出现了一个新的个案爆发,这导致了新病例的大量出现。随后,官员封锁了医院,以回应公众的恐慌。

在《国际桥牌社外传:和平归来》中,这场悲剧在「博爱医院」中展开,其工作人员冒着生命危险来治疗患者。「我们的公共卫生系统中所有的医疗问题都有其政治原因,」汪怡昕表示。

政治冲突凸显了非典型肺炎危机

该剧集揭示了当时的民进党总统陈水扁和当时的台北市长马英九之间的激烈冲突,马是在野反对党国民党的成员,后来于2008年至2016年担任台湾总统。「当流行病期间发生紧急情况时,他们在一场不健康的政治争议中,」王怡昕说。「一场政治竞争实际上让公共卫生部门的一切变得更加复杂。」

马的政党追求与台湾海峡对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更和解的关系;这种情况仍然存在,因为中国声称独立国家台湾是一个失散已久的省份。汪怡昕指出,2003年陈水扁正在一个年轻的民主国家中新创的政党中扮演领导地位,而马英九则代表了一个在1980年代末解除戒严的时曾以铁腕统治台湾的政党。「我们希望台湾公民可以记得20年前曾发生的事情,因为我们在两个政府下的关系和理解间有模糊不清的关系,」汪说。

Island Nation: Hoping
In 2003, workers and patients were forced to remain inside a hospital during a deadly SARS outbreak.

 

自2003年非典型肺炎危机以来,台湾大幅改善了其对流行疾病之应对计划,为台湾在2020年面对COVID-19的防疫中铺平了道路,广受赞誉。自2016年以来,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总统一直在位,而下一次总统选举将于2024年1月举行。

汪怡昕透露,要为剧集找到演员并不是太容易,这是因为许多演员担心其扮演的角色会使他们与北京政府疏远,从而被列入中国的黑名单。根据汪的说法,台湾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竞争对手,总是试图干涉我们的政治」。

《国际桥牌社外传:和平归来》没有任何政党色彩

《国际桥牌社外传:和平归来》是《国际桥牌社》的外传,以同样紧凑的节奏拍摄,是一部有关台湾早期民主的戏剧性电视节目。它的前两季聚焦在1990年代初至中期的政治家。「当我们想要在主流媒体平台上推出我们的剧集时,我们遇到了困难,」汪怡昕说,「因为他们担心会失去中国观众,我认为也有可能是会让中国感到被冒犯。」

汪怡昕正在制作《国际桥牌社》的第三季,该季将重点放在1996年至1999年间,将戏剧化地描述了1996年的第一次民主总统大选,以及中国进行一系列导弹试验的第三次台湾海峡危机。《国际桥牌社》中被描绘出来的人物是前总统李登辉先生,由于在1989年中国政府向天安门广场的民主示威者开枪后,他在西方被称为民主之父。汪怡昕承认,李登辉被西方视为台湾民主的奠基人,他还将李描述为「非常聪明」。但是,汪坚称在《国际桥牌社》中的政治人物并不是以黑白方式呈现的。

「我们的影集系列不偏向台湾的任何政党利益,」汪强调说。「我们的影集致力于向台湾公民讲述30年前在我们巩固民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A still from the film Riceboy Sleeps: a Korean-Canadian mother and her young son read a book together on the couch of their home.

妈,我想要吃跟别的孩⼦⼀样的午餐 — 《Riceboy Sleeps》观后感

「妈,我想要吃跟别的孩⼦⼀样的午餐。」 就这么⼀个看似简单的要求,尽管得到了⺟亲的⾸肯,但从银幕上这位⺟亲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内 ⼼有多难过。我亦随即回想起在⾃⼰八岁的时候,曾经向⺟亲作出同样的要求。我不禁好奇,⺟ 亲她当时是否与获奖家庭剧情片《Riceboy Sleeps》的主⾓So-young⼀样的表情。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