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在不同語言中探索「愛」的深意—受CBC詩歌獎得主 Kyo Lee 啟發

Korean-Canadian high school student Kyo Lee is the winner of the 2023 CBC Poetry Prize.

【韓裔加拿大高中生 Kyo Lee 是2023年CBC詩歌獎的得主。】

當我還小時,我常因爲能夠說多種語言而感到羞愧。儘管我沒有明顯的口音,我知道這是一種「他者」的標誌。說中文是為了幫水電公司翻譯緊張的電話對話,或者在沒有菜單圖片的餐廳點餐。講中文是為了負責,成為一個小大人,成為我父母可以依賴的人。

在英語中,我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面向。我可以雄辯,是一個善於閱讀和寫作、詞彙不斷增長的人。我可以很有趣,迅速理解雙關語或「現在孩子們在說的流行用語」。我可以做自己,成為各種樣子,這是我有限的中文能力永遠無法迎頭趕上的。

但最近,我開始意識到英語也不能包含我所有的一切。

CBC詩歌獎史上最年輕得主、前 Abbotsford 居民 Kyo Lee 告訴 CBC Books:「我在每種語言中都是一個不同的人,至少我經常這樣感覺。」

她所獲獎的詩歌是一種對愛的導覽,揭示了她的文化與她對愛的理解之間的斷裂。詩中提及戰爭和殖民主義對她的影響,描述了韓語中的愛與她身為韓裔加拿大酷兒所理解的愛之不同。

有些事很難翻譯出來。這不是悲劇所在—而是我們的經歷受限於我們所說的語言的想法。

洛杉磯歌手兼詞曲作家 Lowhi 也表達了類似的感受。在 Jade Music Fest 有關北美華語音樂潛在市場的座談會上,他提到在說不同語言時他的個性會有所不同。他開玩笑說,說中文時,他聽起來更有禮貌。「我認為作為藝術家,我們最大的不安全感變成了我們最大的力量,」Lowhi 說。

根據情況,有色人種經常進行所謂的「語碼切換 (code-switching)」。例如,當我們在辦公室與同事交談時,使用正式的語法,而與朋友交談時,使用俚語和多種語言進行隨意交談。這是一種在不放棄任何東西的情況下,調整我們的身份去融入的一種方法。有些人甚至會說這是一種生存方式。

在CBC的《西北偏北(North by Northwest) 》節目中,Kyo Lee 在接受 Margaret Gallagher 的採訪時表示,獲獎使她「對語言的反抗行為被認可感到滿懷希望」。透過詩歌,這位11年級的學生正在建構自己對世界的理解。她正在書寫一個屬於現在和未來的空間,這樣的空間可以進行癒合和自由去愛。

語言塑造了我們感知生活和人際關係的方式,它的影響不僅僅局限於個性。我想知道,那麼,雙語是否讓我們以兩倍不同的方式看待世界呢?

在我成長的亞洲文化中,愛通常不會被公開表達。對於酷兒文化,更是如此。存在的術語與生活經歷之間存在著差異。有詞彙來描述自己和對幸福的理念是夠容易的。坐下來與父母談論世代創傷和繼承的同性戀恐懼症?則沒有那麼容易。

Kyo Lee 作為一位韓裔同性戀詩人的身份可能與在韓語中表達或學到的愛的方式存在衝突。在你說的所有語言中與自己和解可能是一項艱鉅的任務。這是解開現狀,將自己置於第一人稱的過程。我想,也許,部分困難之處在於知道這種語言在你之前就已經存在。你的父母,你的祖先,和幾代陌生人比你更善於說這種語言。當你一半的心思擔心著用正確的動詞變位或弄清楚在這個特定對話中使用正確的尊敬語時,難怪當你試圖說這個語言時,你聽起來一點也不像你自己。

但你還是嘗試說這個語言。因為它是你的一部分。

Kyo Lee 表示,她的詩「最終是關於從這些破碎的愛的定義中成長出來,重新定義它,超越語言或歷史,變成一種屬於個人的愛。」

我認為這就是雙語的美妙之處。拼湊新的句子、新的含義和新的定義的能力。我們學會了以特定的方式說愛,有時甚至變形以適應正確的音節和元音。在我們成長的語言和文化的限制之外,總有愛的空間。

Kyo Lee 是一位韓裔加拿大酷兒高中生、作家和夢想家。她是CBC詩歌獎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得主。您可以在此閱讀她的獲獎詩歌《蓮花綻放成胸 (lotus flower blooming into breasts)》。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