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在不同语言中探索「爱」的深意—受CBC诗歌奖得主 Kyo Lee 启发

Korean-Canadian high school student Kyo Lee is the winner of the 2023 CBC Poetry Prize.

【韩裔加拿大高中生 Kyo Lee 是2023年CBC诗歌奖的得主。】

当我还小时,我常因为能够说多种语言而感到羞愧。尽管我没有明显的口音,我知道这是一种「他者」的标志。说中文是为了帮水电公司翻译紧张的电话对话,或者在没有菜单图片的餐厅点餐。讲中文是为了负责,成为一个小大人,成为我父母可以依赖的人。

在英语中,我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面向。我可以雄辩,是一个善于阅读和写作、词汇不断增长的人。我可以很有趣,迅速理解双关语或「现在孩子们在说的流行用语」。我可以做自己,成为各种样子,这是我有限的中文能力永远无法迎头赶上的。

但最近,我开始意识到英语也不能包含我所有的一切。

CBC诗歌奖史上最年轻得主、前 Abbotsford 居民 Kyo Lee 告诉 CBC Books:「我在每种语言中都是一个不同的人,至少我经常这样感觉。」

她所获奖的诗歌是一种对爱的导览,揭示了她的文化与她对爱的理解之间的断裂。诗中提及战争和殖民主义对她的影响,描述了韩语中的爱与她身为韩裔加拿大酷儿所理解的爱之不同。

有些事很难翻译出来。这不是悲剧所在—而是我们的经历受限于我们所说的语言的想法。

洛杉矶歌手兼词曲作家 Lowhi 也表达了类似的感受。在 Jade Music Fest 有关北美华语音乐潜在市场的座谈会上,他提到在说不同语言时他的个性会有所不同。他开玩笑说,说中文时,他听起来更有礼貌。「我认为作为艺术家,我们最大的不安全感变成了我们最大的力量,」Lowhi 说。

根据情况,有色人种经常进行所谓的「语码切换 (code-switching)」。例如,当我们在办公室与同事交谈时,使用正式的语法,而与朋友交谈时,使用俚语和多种语言进行随意交谈。这是一种在不放弃任何东西的情况下,调整我们的身份去融入的一种方法。有些人甚至会说这是一种生存方式。

在CBC的《西北偏北(North by Northwest) 》节目中,Kyo Lee 在接受 Margaret Gallagher 的采访时表示,获奖使她「对语言的反抗行为被认可感到满怀希望」。透过诗歌,这位11年级的学生正在建构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她正在书写一个属于现在和未来的空间,这样的空间可以进行愈合和自由去爱。

语言塑造了我们感知生活和人际关系的方式,它的影响不仅仅局限于个性。我想知道,那么,双语是否让我们以两倍不同的方式看待世界呢?

在我成长的亚洲文化中,爱通常不会被公开表达。对于酷儿文化,更是如此。存在的术语与生活经历之间存在着差异。有词汇来描述自己和对幸福的理念是够容易的。坐下来与父母谈论世代创伤和继承的同性恋恐惧症?则没有那么容易。

Kyo Lee 作为一位韩裔同性恋诗人的身份可能与在韩语中表达或学到的爱的方式存在冲突。在你说的所有语言中与自己和解可能是一项艰钜的任务。这是解开现状,将自己置于第一人称的过程。我想,也许,部分困难之处在于知道这种语言在你之前就已经存在。你的父母,你的祖先,和几代陌生人比你更善于说这种语言。当你一半的心思担心着用正确的动词变位或弄清楚在这个特定对话中使用正确的尊敬语时,难怪当你试图说这个语言时,你听起来一点也不像你自己。

但你还是尝试说这个语言。因为它是你的一部分。

Kyo Lee 表示,她的诗「最终是关于从这些破碎的爱的定义中成长出来,重新定义它,超越语言或历史,变成一种属于个人的爱。」

我认为这就是双语的美妙之处。拼凑新的句子、新的含义和新的定义的能力。我们学会了以特定的方式说爱,有时甚至变形以适应正确的音节和元音。在我们成长的语言和文化的限制之外,总有爱的空间。

Kyo Lee 是一位韩裔加拿大酷儿高中生、作家和梦想家。她是CBC诗歌奖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得主。您可以在此阅读她的获奖诗歌《莲花绽放成胸 (lotus flower blooming into breasts)》。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B.C. Human Rights Commissioner Kasari Govender

卑诗省人权专员在疫情期间仇恨事件调查报告中未有谴责主流媒体

澳洲种族歧视专员索奉马赛恩(Tim Soutphommasane)在2018年发表任内最后一次演说,指责当地媒体煽动了对种族群体的仇恨,而广播公司更应付上最大责任。现正担任牛津大学首席多元化官(Chief Diversity Officer)的索奉马赛恩例出数个例子。具体而言,一些在全国广播节目挑起种族仇恨的评论员,曾在节目中要求人们返回他们原来的居住地,但未有受到所属电视网络的任何处分。

Read More »
Ching-Lin Chen

「台湾色」策展人陈景林将古老天然染布工艺塑造成惊艳的当代艺术

常言道,好奇心可以改变世界。知名台湾染织艺术家陈景林研究了数百种源自植物和树木的颜料,证明这种说法所言极是。为了研究天然染料,陈景林进行了深入考察并撰写了多部权威著作,大大提升了设计师们对此工艺的了解,更在台湾和海外触发了一股可持续时装和当代艺术热潮。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