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温哥华演员兼导演 Raugi Yu 依靠爱与好奇心推动他的事业

Raugi Yu
Raugi Yu's most recent role has been a giant frog in Pippa Mackie's 's new play, Hurricane Mona.

【Raugi Yu 最近在 Pippa Mackie 的最新舞台剧《飓风莫娜 (Hurricane Mona)》中扮演一只巨大的青蛙。】

当温哥华资深演员兼导演 Raugi Yu 在蒙特娄长大时,那里有很多青蛙。透过 Zoom,他告诉Pancouver 当时到处都看得到这些两栖动物。

「然后,10年后在同一地区,全都不见了,」Yu 说。

青蛙消失了。

生物学家将青蛙和蟾蜍描述为「指标物种」,因为它们对污染非常敏感。如果它们消失,通常是有问题的征兆。

在 Pippa Mackie 的最新喜剧《飓风莫娜 (Hurricane Mona)》中,该剧将于11月18日至12月3日在 Cultch Historic Theatre 上演,Yu 实际上饰演一只巨大的青蛙。根据他的说法,《飓风莫娜》探讨气候变化,以一个功能失调的家庭为背景。

Yu 不想多谈他的角色,以避免透露任何情节剧透。

「我认为众所周知,青蛙显示了环境中发生的事情,」Yu 说。「它们透过皮肤呼吸。这是它们生存的方式。如果空气或水中有什么变化,青蛙也会改变。青蛙真的会变种。」

Roy Surette 执导《飓风莫娜》,由 Touchstone TheatreRuby Slippers Theatre 共同监制,讲述了一位环保活动家被软禁在父母郊区家中的故事。

Yu 形容 Mackie 的剧本紧凑、有趣且充满睿智。演员阵容还包括 Diane Brown、Craig Erickson、Alex Gullason 和 Sherine Menes。

「这出戏绝对没有说教意味,」Yu 宣称。

Raugi Yu Hurricane Mona Emily Cooper
Hurricane Mona revolves around a dysfunctional family and a giant frog. Photo by Emily Cooper.

【《飓风莫娜》围绕着一个功能失调的家庭和一只巨大的青蛙。摄影:Emily Cooper。】

Yu 勇于追随直觉

如今,在当演员和导演超过三十年后,Yu 对自己的生活感到相当满意。

他职业生涯中的一个亮点是执导2021年的长片《阁楼之箱 (Attic Trunk)》。该片是关于一名在妹妹葬礼上遇见过去女友后质疑人生选择的男子。《阁楼之箱》在第一城影展 (First City Film Festival) 上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国际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女演员奖。

去年,Yu 在 Ins Choi 的《坏家长 (Bad Parent)》中演出,该舞台剧在温哥华、温尼伯和多伦多上演。他还演出了一些电视剧,包括在《JPod》中饰演 Kam Fong。

「我永远不会说我是个聪明人,但我是一个直觉敏锐的人,」Yu 谦虚地说。「我一直都在追随我的直觉。这将我带到了现在所在的地方,我非常喜欢。」

他还成为了行业的领袖,担任了卑诗表演者联盟及加拿大电影、电视和广播艺术家联盟 (UBCP/ACTRA) 的当选理事。这个工会代表着卑诗省和育空地区近6500名媒体表演者。他自成立以来一直是该工会黑人、原住民和有色人种 (BIPOC) 指导小组的成员。

「我目前正在指导一名亚裔演员,」Yu 透露。

此外,他多年来一直在新形象学院 (New Image College) 和其他各种工作坊中教授表演。此外,他还是加拿大演员权益协会 (Canadian Actors’ Equity Association) 的卑诗省和育空地区议员。该协会代表加拿大各地近6000名戏剧、歌剧和舞蹈艺术家,协商和管理规模协议,并代表他们监督参与政策

Raugi Yu
Raugi Yu starred opposite Josette Jorge in Bad Parent. Photo by Emily Cooper.

【 Raugi Yu 在《坏家长 (Bad Parent)》中与 Josette Jorge 共同主演。摄影:Emily Cooper。】

霸凌和偏见

Yu 从在蒙特娄陷入困境的童年走过了一段很长的路。在这个充满法裔加拿大人的街道上,他的家庭是唯一的亚裔家庭,而那些年里,年幼的他便经历了非常多的种族歧视。事实上,Yu 经常不得不用拳头来保护自己免受霸凌。

Yu 的父亲是一位受过高度教育的台湾移民。他从台北市北投区 (Beitou District) 搬到法国,在那里获得了航空工程博士学位,兼修政治科学。Yu 有三个在台湾出生的兄姐。

「我爸爸就像个天才,」Yu 说。「但他们最终来到了美国,而他们(美国雇主)充满种族歧视,所以没有人愿意雇用他。」

因此,他的父亲向蒙特娄的普惠公司(Pratt & Whitney)投出履历,该公司设计飞机引擎。在被聘用后,他带着家人来到了这个城市,Yu 一年后在蒙特娄出生。

从小,Yu 就跟随父母一起去台湾。即使他从母亲那里学到了台语,他在台湾也没有被接纳。

「他们会叫我『外国人』或『野蛮人』,或者任何在台湾可以想到的贬称,」Yu 回忆道。「有一段时间,我真的很痛苦,因为我的同胞不接受我。而在加拿大,我也经历过很多种族歧视。」

他的小学老师很喜欢他,但他经常因太爱说话而惹上麻烦。

「通常当我在说话时,我都在讲某种故事,」Yu 笑着说。

他深信对说故事的着迷引导他进入了演戏的领域。

「我在电视或电影中没有看到像我这样的脸孔,」Yu 说。「而我想我想要当这样的代表,你知道。只是我当时并不知道。」

【去年,Raugi Yu 在 LiterASIAN 2022 坦率地谈到了自己的童年。】

拥抱亚裔身份

Pancouver 问 Yu,现在当演员后他了解到了什么,是年轻时不懂的。

「毫无疑问,我现在了解到的,就是我是亚洲人,」他强调。「当我上戏剧学校时,在我职业生涯的前10年。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真的就像一个白人一样参加面试。」

他这样解释:「我参加约翰·史密斯(John Smith)这个角色的面试。我开始想,『约翰是一个好老美,读过密西根州立大学,打过橄榄球。』」

然后有一天,Yu 有了一个顿悟。他意识到,只要他演出约翰·史密斯的角色,这个角色就因为 Yu是台湾血统而变成了台湾人。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思维上真正的转变。」

回顾现在,Yu 很想告诉年轻的自己拥抱自己的身份。

「让我们开始用爱和真实的好奇心来工作,」Yu 补充说。「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方式。我不断探索自己,因为我知道我每天都在变化。」

「我总是以爱开始,然后是好奇心,」他继续说。「因为我以前是以愤怒——和拳头——开始的。那只能带你走那么远。有一段时间它们是不错的工具,但不会持久。」

好奇心根植于台湾基因

Yu 也不想最终身陷牢狱之灾——他渴望成为一名演员。幸运的是,在对的时刻,对的人进入他的生命,引领他走上了更好的道路。

此外,Yu 认为,好奇心根植于台湾文化的基因中,同时也存在对大自然的欣赏。这个岛国拥有16个正式被承认的原住民部落,历经了西班牙、荷兰、明清朝以及日本的殖民浪潮。

所有这些影响,以及拥有作为一个贸易国家的历史,使得许多台湾人拥有开阔的视角。当台湾在2019年成为亚洲第一个合法同性婚姻的国家时,这一切都得以展现。

Yu 很高兴看到加拿大戏剧对亚裔演员的发展「推动得非常强烈」。他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剧作家如 Ins Choi、Marjorie Chan 和 Tetsuro Shigematsu 等人的努力。

Yu 表示,他也对戏剧界的年轻亚裔加拿大人印象深刻,这也是他热切担任导师的原因。尽管他们可能对歧视感到愤怒,但他认为他们在讲故事方面更加真挚、更加有智慧,而不仅仅是愤怒地「提起拳头」进入战场。

「我感到自己有责任,也许我应该创造自己的内容,因为我有故事要讲。我有经验,也许我可以为下一代创造一些东西,让他们在创作自己的故事时也能够用到。」Yu 如此表示。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Theepika Sivananthan by Goh Ballet Academy

Theepika Sivananthan成为《胡桃夹子》主角不仅开创Goh芭蕾学院先河更为卑诗省斯里兰卡裔移民争光

Theepika Sivananthan对于被Goh芭蕾学院选为《胡桃夹子》年度演出的主角感到受宠若惊。在这套由柴可夫斯基编写的经典芭蕾舞剧中,克拉拉与一个胡桃夹子成为好友。胡桃夹子后来更化身为王子,带领克拉拉在冰雪王国展开奇幻旅程。Theepika透过Zoom视频会议向Pancouver说:「我没有预料到会被选为克拉拉的演员,因为这角色通常不会由棕色人种饰演。这是非常罕见的。」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