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溫哥華演員兼導演 Raugi Yu 依靠愛與好奇心推動他的事業

Raugi Yu
Raugi Yu's most recent role has been a giant frog in Pippa Mackie's 's new play, Hurricane Mona.

【Raugi Yu 最近在 Pippa Mackie 的最新舞台劇《颶風莫娜 (Hurricane Mona)》中扮演一隻巨大的青蛙。】

當溫哥華資深演員兼導演 Raugi Yu 在蒙特婁長大時,那裡有很多青蛙。透過 Zoom,他告訴Pancouver 當時到處都看得到這些兩棲動物。

「然後,10年後在同一地區,全都不見了,」Yu 說。

青蛙消失了。

生物學家將青蛙和蟾蜍描述為「指標物種」,因為牠們對污染非常敏感。如果牠們消失,通常是有問題的徵兆。

Pippa Mackie 的最新喜劇《颶風莫娜 (Hurricane Mona)》中,該劇將於1118日至123日在 Cultch Historic Theatre 上演,Yu 實際上飾演一隻巨大的青蛙。根據他的說法,《颶風莫娜》探討氣候變化,以一個功能失調的家庭為背景。

Yu 不想多談他的角色,以避免透露任何情節劇透。

「我認為眾所周知,青蛙顯示了環境中發生的事情,」Yu 說。「牠們透過皮膚呼吸。這是牠們生存的方式。如果空氣或水中有什麼變化,青蛙也會改變。青蛙真的會變種。」

Roy Surette 執導《颶風莫娜》,由 Touchstone TheatreRuby Slippers Theatre 共同監製,講述了一位環保活動家被軟禁在父母郊區家中的故事。

Yu 形容 Mackie 的劇本緊湊、有趣且充滿睿智。演員陣容還包括 Diane Brown、Craig Erickson、Alex Gullason 和 Sherine Menes。

「這齣戲絕對沒有說教意味,」Yu 宣稱。

Raugi Yu Hurricane Mona Emily Cooper
Hurricane Mona revolves around a dysfunctional family and a giant frog. Photo by Emily Cooper.

【《颶風莫娜》圍繞著一個功能失調的家庭和一隻巨大的青蛙。攝影:Emily Cooper。】

Yu 勇於追隨直覺

如今,在當演員和導演超過三十年後,Yu 對自己的生活感到相當滿意。

他職業生涯中的一個亮點是執導2021年的長片《閣樓之箱 (Attic Trunk)》。該片是關於一名在妹妹葬禮上遇見過去女友後質疑人生選擇的男子。《閣樓之箱》在第一城影展 (First City Film Festival) 上獲得最佳影片、最佳國際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演員和最佳女演員獎。

去年,Yu Ins Choi 的《壞家長 (Bad Parent)》中演出,該舞台劇在溫哥華、溫尼伯和多倫多上演。他還演出了一些電視劇,包括在《JPod》中飾演 Kam Fong

「我永遠不會說我是個聰明人,但我是一個直覺敏銳的人,」Yu 謙虛地說。「我一直都在追隨我的直覺。這將我帶到了現在所在的地方,我非常喜歡。」

他還成為了行業的領袖,擔任了卑詩表演者聯盟及加拿大電影、電視和廣播藝術家聯盟 (UBCP/ACTRA) 的當選理事。這個工會代表著卑詩省和育空地區近6500名媒體表演者。他自成立以來一直是該工會黑人、原住民和有色人種 (BIPOC) 指導小組的成員。

「我目前正在指導一名亞裔演員,」Yu 透露。

此外,他多年來一直在新形象學院 (New Image College) 和其他各種工作坊中教授表演。此外,他還是加拿大演員權益協會 (Canadian Actors’ Equity Association) 的卑詩省和育空地區議員。該協會代表加拿大各地近6000名戲劇、歌劇和舞蹈藝術家,協商和管理規模協議,並代表他們監督參與政策

Raugi Yu
Raugi Yu starred opposite Josette Jorge in Bad Parent. Photo by Emily Cooper.

【 Raugi Yu 在《壞家長 (Bad Parent)》中與 Josette Jorge 共同主演。攝影:Emily Cooper。】

霸凌和偏見

Yu 從在蒙特婁陷入困境的童年走過了一段很長的路。在這個充滿法裔加拿大人的街道上,他的家庭是唯一的亞裔家庭,而那些年裡,年幼的他便經歷了非常多的種族歧視。事實上,Yu 經常不得不用拳頭來保護自己免受霸凌。

Yu 的父親是一位受過高度教育的台灣移民。他從台北市北投區 (Beitou District) 搬到法國,在那裡獲得了航空工程博士學位,兼修政治科學。Yu 有三個在台灣出生的兄姐。

「我爸爸就像個天才,」Yu 說。「但他們最終來到了美國,而他們(美國雇主)充滿種族歧視,所以沒有人願意雇用他。」

因此,他的父親向蒙特婁的普惠公司(Pratt & Whitney)投出履歷,該公司設計飛機引擎。在被聘用後,他帶著家人來到了這個城市,Yu 一年後在蒙特婁出生。

從小,Yu 就跟隨父母一起去台灣。即使他從母親那裡學到了台語,他在台灣也沒有被接納。

「他們會叫我『外國人』或『野蠻人』,或者任何在台灣可以想到的貶稱,」Yu 回憶道。「有一段時間,我真的很痛苦,因為我的同胞不接受我。而在加拿大,我也經歷過很多種族歧視。」

他的小學老師很喜歡他,但他經常因太愛說話而惹上麻煩。

「通常當我在說話時,我都在講某種故事,」Yu 笑著說。

他深信對說故事的著迷引導他進入了演戲的領域。

「我在電視或電影中沒有看到像我這樣的臉孔,」Yu 說。「而我想我想要當這樣的代表,你知道。只是我當時並不知道。」

【去年,Raugi Yu 在 LiterASIAN 2022 坦率地談到了自己的童年。】

擁抱亞裔身份

Pancouver Yu,現在當演員後他了解到了什麼,是年輕時不懂的。

「毫無疑問,我現在了解到的,就是我是亞洲人,」他強調。「當我上戲劇學校時,在我職業生涯的前10年。我完全沒有意識到。我真的就像一個白人一樣參加面試。」

他這樣解釋:「我參加約翰·史密斯(John Smith)這個角色的面試。我開始想,『約翰是一個好老美,讀過密西根州立大學,打過橄欖球。』」

然後有一天,Yu 有了一個頓悟。他意識到,只要他演出約翰·史密斯的角色,這個角色就因為 Yu是台灣血統而變成了台灣人。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思維上真正的轉變。」

回顧現在,Yu 很想告訴年輕的自己擁抱自己的身份。

「讓我們開始用愛和真實的好奇心來工作,」Yu 補充說。「這就是我現在的生活方式。我不斷探索自己,因為我知道我每天都在變化。」

「我總是以愛開始,然後是好奇心,」他繼續說。「因為我以前是以憤怒——和拳頭——開始的。那只能帶你走那麼遠。有一段時間它們是不錯的工具,但不會持久。」

好奇心根植於台灣基因

Yu 也不想最終身陷牢獄之災——他渴望成為一名演員。幸運的是,在對的時刻,對的人進入他的生命,引領他走上了更好的道路。

此外,Yu 認為,好奇心根植於台灣文化的基因中,同時也存在對大自然的欣賞。這個島國擁有16個正式被承認的原住民部落,歷經了西班牙、荷蘭、明清朝以及日本的殖民浪潮。

所有這些影響,以及擁有作為一個貿易國家的歷史,使得許多台灣人擁有開闊的視角。當台灣在2019年成為亞洲第一個合法同性婚姻的國家時,這一切都得以展現。

Yu 很高興看到加拿大戲劇對亞裔演員的發展「推動得非常強烈」。他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歸功於劇作家如 Ins ChoiMarjorie Chan Tetsuro Shigematsu 等人的努力。

Yu 表示,他也對戲劇界的年輕亞裔加拿大人印象深刻,這也是他熱切擔任導師的原因。儘管他們可能對歧視感到憤怒,但他認為他們在講故事方面更加真摯、更加有智慧,而不僅僅是憤怒地「提起拳頭」進入戰場。

「我感到自己有責任,也許我應該創造自己的內容,因為我有故事要講。我有經驗,也許我可以為下一代創造一些東西,讓他們在創作自己的故事時也能夠用到。」Yu 如此表示。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Bettina Matzkhun by Aida Gradina

Bettina Matzkuhn 以刺繡展現對風景、大自然和思想交流的熱愛

溫哥華藝術家 Bettina Matzkuhn 深知紡織品在講故事方面有著悠久的歷史。她透過在刺繡中使用纖維延續了這一傳統。「我不想只是製造出令人愉悅且有趣的產品,」Matzkuhn 在 Zoom 上告訴 Pancouver。「雖然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作品也必須傳達出某種深層的概念。」

Read More »
Aysanabee by Jen Squires

原住民Aysanabee以大熱專輯Watin獲朱諾獎提名

來自Oji-Cree族的唱片歌手Aysanabee現在正處於事業的高峰。他在2月15日和3月2日分別在加拿大兩個最大的英語城市,溫哥華的Fox Cabaret和多倫多巡迴演出。他也是3月11日CBC直播朱諾獎時的表演者之一。

Read More »
Van Lefan

音樂家兼音景藝術家樂凡仍銘記卑詩省及台灣的原住民傳統

溫哥華音樂家兼環保人士樂凡(Van Lefan)對自小而來一直持有的核心價值觀作出了調整。在台灣出生的她於11歲的時候與家人移民至楓樹嶺。她透過Zoom視訊會議向Pancouver說:「我整輩子都覺得自己是來自台灣。」然而,她於去年到訪該島國的時候,由衷地覺得原住民才是台灣真正的首批居民。她是於排灣族傳統領地的台東縣產生這種覺悟。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