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秋咏在 Jade Music Fest 用他的鋼琴和歌聲描繪隱形的彩虹

Jason Qiu by Ryan Funk
Jason Qiu delivered a set of Chinese-language songs at the Jade Music Fest. Photo by Ryan Funk.

【秋咏在 Jade Music Fest 演唱了一系列的中文歌曲。攝影:Ryan Funk。】

看到一位在溫哥華出生並在卑詩省接受教育的音樂家認真演奏來自他移民父母家鄉的歌曲,真的讓人很感動。深受古典音樂訓練的鋼琴家秋咏(Jason Qiu)決定在 Jade Music Fest (10月18日星期三)上演唱中文民謠和搖籃曲就是這樣一個例子。

秋咏在溫哥華小劇場輕鬆地用鋼琴彈奏了陳百強的「畫出彩虹」、林子祥的「最愛是誰」和黃耀明的「四季歌」。接著,秋咏向觀眾展現了他其中一首創作「平凡是」,這是他以中文創作的歌曲。他的朋友,香港作詞家日云為這首搖籃曲填了粤語歌詞,秋咏在 Jade Music Fest 當天也演唱了這個版本。

秋咏最後以流行粤語傳奇歌手許冠傑的「浪子心聲」作為演出的結尾。

演出結束後,Pancouver 在大廳採訪了秋咏,問了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一個在溫哥華出生和長大的人如何如此熟練地用兩種中文語言演唱?

「我從小在家裡就說廣東話,」秋咏答道。「然後我在30歲時移居中國五年。當時我必須學中文。」

秋咏的父親來自香港,母親則來自中國第五大城市廣州。秋咏四歲開始彈鋼琴,一直在皇家音樂學院學習,直到17歲。

【請聽秋咏演奏許冠傑的經典曲之一。】

可以說秋咏是一位旋律大師。每位在 Jade Music Fest 上看到他彈鋼琴的人都能作證。Jade Music Fest 旨在推廣加拿大和國際上的華語音樂。秋咏透過他的音樂才華及歌聲深深打動人心,而不是嘗試以郎朗風格的戲劇性鋼琴技巧來譁眾取寵。

「我的技巧還不夠純熟做那些飛來飛去的手勢,」秋咏謙虛地說。

秋咏曾在中文地下音樂圈演奏

秋咏通常以英語演唱,像是他於2022年發行的六首歌的EP《Lone Wolf (獨行俠)》。

然而,在童年時期,他和他的雙胞胎兄弟經常聽粤語流行音樂——通常是爸爸開車時,他們坐在後座收聽這些歌曲。據秋咏說,他的父親是一位瘋狂的樂迷,他最遺憾的是沒有機會能夠學習彈奏樂器。

在十幾歲時,秋咏開始寫歌。他還在學校學吹單簧管。作為溫哥華的年輕人,他還與中文樂團一起演出。

「有一個我完全不知道的中文地下音樂圈,」秋咏說。「我的一個朋友介紹我一個人,然後我就在這個圈子裡待了一段時間。」

【秋咏演唱《獨行俠》EP中的粤語歌曲《Lovers No More (愛人止步)》。】

秋咏在東京住了兩年,在那裡有一些演出。然後,他隨著丈夫因工作搬到上海。

「那裡非常的國際化,非常繁忙,」秋咏說。「每個人都能在那裡找到事情做。」

自2017年搬回溫哥華後,秋咏一直以獨奏形式演出。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因為在他年輕時經常被勸阻不要唱歌。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對自己的歌聲感到自信,」他說。「因為我唱的越多,我越能使用一些奇怪的抑揚頓挫,和發現更多關於我的聲音的特色,這些我以前並不知道。所以實際上我收穫良多。」

他對獲邀參加 Jade Music Fest 感到十分興奮,他說這是他首次參加亞洲音樂節,

「能看到這裡有一個社群,讓我感到更加樂觀,」秋咏宣布說。「因此,我希望能與更多的亞裔加拿大人合作。」

Van Lefan
Vancouver musician Van Lefan recorded her most recent music video in Taiwan.

【溫哥華音樂家樂凡 (Van Lefan) 在台灣拍攝了她最新的音樂影片。】

樂凡緊接著演唱了中文和台語歌曲

秋咏與才華橫溢的溫哥華創作型歌手和聲音藝術家樂凡Van Lefan共同為活動「Time to Play for the Lost Time (是時候為逝去的時光演奏)」 而演出。樂凡演唱了自己創作的中文和台語歌曲,再次演唱了她在10月13日於列治文的 Gateway Theatre 的演出曲目。

她主要專注於她的父母在台灣生活時和移民加拿大後時常哼唱的歌曲。樂凡彈奏吉他,台灣出生的小提琴家高慧欣(Cindy Kao)為其伴奏,高慧欣的即興小提琴演奏給活動主持人同為小提琴手的蘇恩聖 (Tom Su) 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外,樂凡還演唱了一首原創歌曲「Lullaby (搖籃曲)」。這是她用中文和英語創作的第一首雙語歌曲。過去,她通常是用其中一種語言寫歌,然後再進行翻譯。

「我開始特意用中文和英語同時寫這首歌,因為這些句子就像鏡像一樣,」樂凡說。「希望對於在這裡長大而中文卻不太好的孩子能夠有一點幫助,他們能夠聽到這些中文句子,了解其中的意思,然後開始將其與英文的含義結合起來。」

樂凡透露,她的靈感之一是她的父親,當她和家人住在台灣的北部時,她的爸爸則大半時間都在南部的城市高雄工作。過了許多年後,爸爸繼續留在台灣工作,而樂凡和弟弟、母親則住在卑詩省的 Maple Ridge 社區。

她現在才了解,在那些日子裡爸爸為她唱的搖籃曲反映了他們渴望花更多時間在一起的心情。

「我意識到這是多麼的特別,」樂凡說。「我開始理解他為什麼會選擇這些歌曲,無論是有意或無意。」

樂凡還談到了她的祖先於20世紀在台灣所受的困境和壓迫。她提到,她和一位具有華人血統的朋友都有一位奶奶於亞洲不同地區,抱著嬰兒逃離日本士兵的經歷。

「這是我們分享的東西,」樂凡說。「這些力量——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和占領——現在基本上影響到每個人。因此,當我們看到這種事情發生在其他人身上,無論是戰爭還是種族滅絕,我認為我們都有責任不要對其閉門造車。不要麻木不仁,也不要相信試圖使我們互相去人性化的媒體。」

她強調真正意識到有些勢力想讓大眾相信人們因其種族、宗教和國籍活該受苦的重要性。她堅持那些都是不正確的觀點。

「最終,我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我們能夠愛別人、唱歌、跳舞,我們也應得自由、和平的生活。」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Jody Wilson-Raybould

原住民作家兼前政治家王州迪呼籲「中間者」打破社會隔膜

前聯邦內閣部長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希望領袖可成為「中間者」(in-betweeners)。同樣為暢銷作家的她在3月31日於卑詩婦女健康基金會光明午宴(B.C. Women’s Health Foundation’s Illuminations luncheon)發表主題演講,詳細解釋了這個概念。王州迪在Parq Vancouver的舞廳說:「殖民主義其中一個後遺症,是在原住民與非原住民之間,以及官方與第一民族之間構成有形及無形的隔膜和孤立感。我們關於對方,以及他們說話方式和世界觀的了解程度並不足夠,甚至比我們想像中低。」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