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Paul Wong 对自己70 年代的实验性自我人像摄影与唐人街当代艺术家 Theodore Wan 的作品的组合感到欣喜

7 Day Activity
Paul Wong, 7 Day Activity, 1977/2008, video (still), Courtesy of Paul Wong Studio.

[Paul Wong,《7 Day Activity》(七日动态),1977/2008,影片(静态),由 Paul Wong 工作室提供。

在70年代,当实验性跨领域艺术家兼策展人Paul Wong想要表达自己时,他经常将镜头对准自己。 例如,他的作品《60 Unit; Bruise》(60 单位;瘀伤)(1976)。Wong的朋友兼合作者Kenneth Fletcher在影片中从他的手臂中抽出了 60 单位的血液,并将其重新注入他的肩膀。

继那部触目惊心的作品后,Wong创作了《7 Day Activity》(1977),其记录了Wong自己接受不同痤疮治疗的过程。 另一个作品是《IN TEN SITY》(强度)(1978),是他在温哥华美术馆内用五台摄像头记录下自己的监视影像,表达了庞克式的焦虑和年轻人的愤怒。

“对我来说,将事物拍摄下来并对录像材料加工的行为是种对那个空间宣誓主权并接纳它的方式,” Wong在电话中告诉Pancouver, “当时这种想法非常激进。”

Paul Wong in ten sity
Paul Wong, in ten sity, 1978, black and white video (still), Courtesy of Paul Wong Studio.

[Paul Wong,《IN TEN SITY》,1978 ,黑白影片(静态),由 Paul Wong 工作室提供。]

Wong指出,如今,几乎每个人都将镜头对准自己。 但在 70 年代,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在社群媒体上吸引粉丝,也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自恋。 相反,他透过公开分享自己的私生活人方面来表达作为艺术家的声明。

“就我而言,我的身体很廉价,” Wong风趣地说道。 “我不需要为此付费,也不需要获得许可。”

在《7 Day Activity》中,他以一个「满脸粉刺,举止反常,身材瘦长并拥有中国血统的年轻人」的身份对美容文化进行了批判。 Wong指出,他把作品《IN TEN SITY》献给在该作问世前前几个月自杀的朋友Fletcher。 两部作品均于 2008 年进行了数码修复。

Paul Wong
Paul Wong, Day 5: Zinc Ointment (from the 7 Day Activity series), 1977, colour photograph dry mounted on card, 61 x 42 cm, Courtesy of Paul Wong Studio.

[Paul Wong,“Day 5: Zinc Ointment” (第 5 天:锌软膏),来自 《7 Day Activity》系列,1977 年,彩色照片干挂在卡片上,61 x 42 厘米,由 Paul Wong 工作室提供。]

Wong和Wan曾经共事过

Wong在1976年为他的作品《60 Unit; Bruise》创造了陪衬作品一个同伴,其名为 《50/50》。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以为这部影片已遗失,直到最近它出现在Western Front的文件室中。《50/50》是他的第一部彩色作品。

在4 月20 日,列治文美术馆开始在名为「Unit Bruises: Theodore Wan & Paul Wong, 1975 – 1979」(个别瘀伤: Theodore Wan和Paul Wong, 1975 – 1979)的展览中展示这些作品,以及一部新近重新剪辑的电影《Blood Brother》(好兄弟)(1976/ 2024)。 该展览由 Michael Dang策展,也展出了另一位加拿大华裔艺术家Theodore Saskatche Wan的自画像,他于 1987 年去世。

《Unit Bruises》是 2024 年 Capture摄影节精选展览计画的一部分。

Paul Wong Theodore Wan
Theodore Sasketche Wan, Panoramic Dental X-Ray (1 of 3), 1977, silver gelatin print on paper, 27.2 x 34.9 cm, Collection of Vancouver Art Gallery, Acquisition Fund.

[Theodore Sasketche Wan,《Panoramic Dental X-Ray》(牙科 X 光:全景图)(其 1,共 3 幅),1977 年,银明胶印刷品,27.2 x 34.9 厘米,温哥华美术馆收藏品,收购基金。]

出生于香港的Wan和出生于鲁伯特王子港的Wong是行于70 年代的同行。 他们都是温哥华唐人街的概念艺术家和行为艺术家。

Wan的一些肖像照将他描绘成一个出现在酷似传统医学或牙科照片中的病人,而Wong的作品意像在展览中则更狂野,更随心所欲。 Wong表示,他们不同的风格反映出Wan在新斯科细亚美术设计学院接受过的艺术训练,而他并没有接受过任何正式训练。

“我时而闲逛,由此获得灵感,为不同类型的观众创作东西,基本上是为朋友,而不是为画廊和博物馆,” Wong解释道。

TheodoreWan Paul Wong
Theodore Sasketche Wan, Bridine Scrub For General Surgery (5 of 10), 1977, silver gelatin print, 50.5 x 40.4 cm, Collection of Vancouver Art Gallery, Acquisition Fund.

[Theodore Sasketche Wan,《Bridine Scrub For General Surgery》普通外科手术磨砂膏(其 5 ,共 10 幅),1977 年,银明胶印刷品,50.5 x 40.4 厘米,温哥华美术馆收藏品,收购基金。]

由艺术家经营的中心帮助Wong进步

Video In 团体非常重视他们的艺术。 据Wong说,他和其他成员花了很多时间讨论将视频作为教育兼社会正义工具以及成为主流电视和电影替代品的未来。

Wong的「如有相机,会旅行」的心态使他与许多艺术家有合作机会。

“我从未有自己的职业道路,” Wong透露,“我只是让自己成长和发展。”

列治文美术馆将「Unit Bruises」展览与 Hazel Meyer 的个人展「The Marble in the Basement」(地下室的大理石)一起展出。 Meyer 的个人展由 Zoë Chan 策划,其致敬加拿大艺术家 Joyce Wieland 。

“这两个展览在艺术史记载与变革方面有着共同兴趣,” Chan在列治文美术馆的新闻稿中说道。

同时,Wong强调由艺术家经营的中心对他的艺术发展至关重要。

“他们在心理和经济上提供了帮助,比如群体基础设施,资源,想法和援助,” 他宣称,“我永远买不起那些设备,但作为一个群体,我们可共同分享,互相学习和互相交流。”

此外,Wong坚称,艺术家经营的团体有助于加拿大在艺术上脱颖而出。

“这使得一种完全不同的实验艺术得以诞生,” 他说道。

五十年来,Wong亲眼目睹了加拿大人口结构的巨大变化。 但他并没有看到观众,制作者,程序師和艺术基础设施人员的人口结构发生如此快速的变化。

然而,Wong仍然对近年来出现的新声音感到鼓舞。 特别是原住民艺术家的作品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中很多内容紧跟时事,” Wong说,“很多内容非常有原创性,很多内容非常真实…营造令人兴奋的氛围。”

活动详情

列治文美术馆将展出《Unit Bruises:Theodore Wan & Paul Wong 1975 – 1979》和《The Marble in the Basement》,展览将持续至6 月30 日。Paul Wong将于5 月 25 日下午2 点在列治文文化中心表演厅与策展人 Michael Dang 进行对话。请透过列治文美术馆网站注册。

《Unit Bruises》是 2024 年 Capture 摄影节精选展览计画的一部分。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