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电影展示图书馆员曹永和如何打破以中国视角来视图台湾历史的既定假设

Tsao
The Hidden Transcript of Academician Ts’ao Yung-ho tells the story of a librarian and scholar who changed the way many Taiwanese think about their country.

[《曹院士的隐藏文本》(The Hidden Transcript of Academician Ts’ao Yung-ho)叙述一位图书馆员兼院士改变了许多台湾人对其国家的看法。]

在多伦多和温哥华的台湾文化节放映的一部纪录片中,呈现了一位历史学家谈到在台北士林区的两位杰出前辈。根据吴睿人的说法,这两位老人—史明和曹永和,在20世纪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史明在台湾日治时期便拥戴反抗论,后成为一名反抗权威的政治叛乱者,他在1949年之前曾与中国共产党秘密合作,后来加入了一个策划刺杀台湾独裁者蒋中正的台湾反抗组织(台湾独立革命武装队)。行动失败后,这位叛乱煽动者流亡海外,写下了《台湾人四百年史》(Taiwan’s 400 Year History),之后回国激发了独立运动。

史明的挚友-曹永和则是在1947年成为国立台湾大学的一名勤学的图书馆员,当时蒋中正领导国民党政府期间,对社会实行了残酷的镇压。与史明相比,曹永和躲避了麻烦。他以抄写在图书馆发现的17世纪殖民者用荷兰语写的日记而闻名,曹永和以索引卡来扩充词汇,非常努力地自学荷兰语。

Su Beng
Su Beng and Tsao Yung-ho in their younger days.

当曹永和于2014年去世时,他并没有像史明一样在《纽约时报》上获得满是赞扬的讣闻,但根据吴在《曹院士的隐藏文本》中的说法,这位图书馆员对台湾认同的贡献无法低估。重要的是,作为一位历史学家,曹永和「完全粉碎」了台湾长久以来属于中国的一部分的所有假设。吴是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研究员,他认为曹永和通过他的严谨研究来证实了这一点。

「他的主题看起来像是经济史、海运史,」吴在纪录片中说。「它们似乎与政治无关,但在当时台湾的知识背景下,这是有高度政治性的。」

曹永和吸引了许多学术爱好者

因此,吴坚称曹永和发挥了关键作用,他将台湾的反抗话语进化为一个共同价值观,加深对民主的尊重;曹永和在1985年成为一名讲师后,在大学的讲座上以温和的声音做到了这一点。

「大家振作起来,」吴通过扩音器对一群社会运动者们说。「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历史-这是台湾历史的内核,也是台湾历史的最终目标,我们不会允许它被推翻。」

曹永和会说多种语言,包括德语和日语,他帮助了其他国家的学者深入地了解他的国家。

Wu Rwei Ren
Historian Wu Rwei Ren greatly admires Tsao’s work.

在这部令人印象深刻且感人的纪录片中,吴睿人是几位历史学家之一;另一位历史学家江树生回忆了曹永和如何将他的研究集中在「台湾岛」上,而不是将中国的扩张视为看待台湾历史的滤镜,尽管他在高中数学不及格后从未上过大学,但曹永和的这种做法对后来的历史学者产生了深远影响。

与此同时,历史学家钟淑敏和陈翠莲分享了曹永和如何在台湾的禁令下,让国外历史学家的研究可以被使用,其中包含了一些激进思想家的作品,如许世楷、王乐德、史明和伍照同。此外,该影片温暖地回忆了荷兰著名历史学家包乐史(Leonard Blussé),他专门研究亚洲和欧洲的关系,并能流利讲北京话。藉由曹院士勤奋不倦的研究,包乐史得以阐明荷兰东印度公司在东亚的活动。

以动画铺陈曹院士的人生故事

《曹院士的隐藏文本》(2020年)是导演陈丽贵制作「台湾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她曾在休士顿和芝加哥担任记者,并制作了《好国好民》(Dear Taiwan,2011年)和《史明:革命进行式》(Su Beng: The Revolutionist,2017年)等影片。在1989年回到台湾后,陈丽贵还执导了其他影片,包括《台湾第一女医师蔡阿信》(Taiwan’s First Female Physician Chhoà A-sìn,1999年)。

在她的领导下,《曹院士的隐藏文本》具有生动的开场场景-一段两分钟的动画自一艘船的警报声和日本的旭日旗画面开始,突然,一艘小船出现在狭窄的水道上,飞扬着中华民国的国旗。接下来,船停靠岸边,陆上的人们欢呼雀跃,它由一艘带着同样国旗的小船护送。当疲惫不堪的士兵们下船时,音乐变得沉重,岸边的欢呼声停止了。

接下来,动画中的士兵开始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开火,任何对台湾历史有所了解的人都会意识到这是1947年二月底发生的二二八事件,中华民国国民党政府的军队在这次事件中杀害了许多反政府社运者以及政治中立的台湾人。

在这段动画中,音乐加速,一位戴着眼镜的男子载着一位年轻女子,他们骑着自行车急速穿过田野。而后当戴眼镜的男子出现在一所大学图书馆时,他遇到了更多的士兵。纪录片的其余部分专注于讲述曹永和的故事,这位无名英雄在数十年中努力工作。他的儿子曹长平指出他的父亲(曹永和)在政治上保持了保留克制的态度,因为他许多大学的同事在戒严下「消失」。曹长平表示「所以,他看见许多学者在白色恐怖中被逮补。」

Superb animation and an emotional score add texture to Chen Lih-kuei’s documentary.

[卓越的动画以及乘载丰富情感的乐曲为陈丽贵的纪录片增添质感]

台湾岛的历史与中国截然不同

与此同时,曹永和的姐姐曹玉梅在电影中解释了骑自行车的场景。在二二八事件发生时,她正在上学。「我哥哥接我回家了,带我回家」她透露。

吴强调,二二八事件摧毁了台湾人对中国的任何幻想。幸运的是,这部电影有一个美好的结局-曹永和最终因他的学术工作而受到表彰,获得了一份教职并成为一名学者。他还获得了荷兰皇家勋章、台湾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和日本皇帝的旭日勋章。

Chen Lih-kuei
Chen Lih-kuei lets the interview subjects tell the story in The Hidden Transcript of Academician Ts’ao.

[陈丽贵让受访者在《曹院士的隐藏文本》中诉说故事]

对于想知道为什么多伦多和温哥华的加拿大台湾文化节正在探索东亚岛国和荷兰之间的历史联系的人来说,《曹院士的隐藏文本》提供了答案,而明年将为荷兰殖民台湾的400周年。

正如纪录片中的受访者所指出的,曹永和对「台湾的岛屿历史」的研究不是围绕政权或统治者展开的。相反,他透过土地和海洋贸易路线来视图自己的国家,包括与日本和荷兰的贸易。而且,他是在国民党独裁政府仍然声称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时这样做的。「当我来到台大时,国民党仍然在逮捕和杀害人们,」曹永和在纪录片中回忆说,「所以守卫被驻守在大门口。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Arty Guava

马来西亚出生壁画家Arty Guava为新年艺术节的城光艺境注入热带元素

温哥华与槟城可谓天各一方。尽管如此,生于槟城但现居于卑诗省的视觉艺术家Arty Guava仍喜欢在油画及绘图中加入穿着纱笼的女性,以表达故乡优哉游哉的生活态度。Arty Guava(本名Lay Hoon Ho)透过Zoom视频会议向Pancouver说:「我经常使用的色调很有「热带」感觉,因为我的灵感源自我的认知和出生地。」

Read More »
Wing Sang Building

华裔博物馆在国庆日开幕前夕获得1,000万元的卑诗省政府额外资助

位于温哥华唐人街的历史建筑永生号大楼即将改建成新的华裔博物馆,成为旅游及教育景点。另外,持有大楼的卑诗省华裔博物馆协会将获得1,000万元的省政府额外资助。政府新闻稿称,这项拨款将用作支付博物馆于7月1日开放前夕的「翻新和运营成本」。加拿大华裔博物馆的首任首席执行官李林嘉敏博士表示:「抵销运营成本的影响也将使我们能投入更多的时间与心思,进一步优化访客体验,这对博物馆的成功至关重要。」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