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電影展示圖書館員曹永和如何打破以中國視角來檢視台灣歷史的既定假設

Tsao
The Hidden Transcript of Academician Ts’ao Yung-ho tells the story of a librarian and scholar who changed the way many Taiwanese think about their country.

[《曹院士的隱藏文本》(The Hidden Transcript of Academician Ts’ao Yung-ho)敘述一位圖書館員兼院士改變了許多台灣人對其國家的看法。]

在多倫多和溫哥華的台灣文化節放映的一部紀錄片中,呈現了一位歷史學家談到在台北士林區的兩位傑出前輩。根據吳叡人的說法,這兩位老人—史明和曹永和,在20世紀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史明在台灣日治時期便擁戴反抗論,後成為一名反抗權威的政治叛亂者,他在1949年之前曾與中國共產黨秘密合作,後來加入了一個策劃刺殺台灣獨裁者蔣中正的台灣反抗組織(台灣獨立革命武裝隊)。行動失敗後,這位叛亂煽動者流亡海外,寫下了《台灣人四百年史》(Taiwan’s 400 Year History),之後回國激發了獨立運動。

史明的摯友-曹永和則是在1947年成為國立台灣大學的一名勤學的圖書館員,當時蔣中正領導國民黨政府期間,對社會實行了殘酷的鎮壓。與史明相比,曹永和躲避了麻煩。他以抄寫在圖書館發現的17世紀殖民者用荷蘭語寫的日記而聞名,曹永和以索引卡來擴充詞彙,非常努力地自學荷蘭語。

Su Beng
Su Beng and Tsao Yung-ho in their younger days.

當曹永和於2014年去世時,他並沒有像史明一樣在《紐約時報》上獲得滿是讚揚的訃聞,但根據吳在《曹院士的隱藏文本》中的說法,這位圖書館員對台灣認同的貢獻無法低估。重要的是,作為一位歷史學家,曹永和「完全粉碎」了台灣長久以來屬於中國的一部分的所有假設。吳是台灣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研究員,他認為曹永和通過他的嚴謹研究來證實了這一點。

「他的主題看起來像是經濟史、海運史,」吳在紀錄片中說。「它們似乎與政治無關,但在當時台灣的知識背景下,這是有高度政治性的。」

曹永和吸引了許多學術愛好者

因此,吳堅稱曹永和發揮了關鍵作用,他將台灣的反抗話語進化為一個共同價值觀,加深對民主的尊重;曹永和在1985年成為一名講師後,在大學的講座上以溫和的聲音做到了這一點。

「大家振作起來,」吳通過擴音器對一群社會運動者們說。「一個自由和民主的歷史-這是台灣歷史的核心,也是台灣歷史的最終目標,我們不會允許它被推翻。」

曹永和會說多種語言,包括德語和日語,他幫助了其他國家的學者深入地了解他的國家。

Wu Rwei Ren
Historian Wu Rwei Ren greatly admires Tsao’s work.

在這部令人印象深刻且感人的紀錄片中,吳叡人是幾位歷史學家之一;另一位歷史學家江樹生回憶了曹永和如何將他的研究集中在「台灣島」上,而不是將中國的擴張視為看待台灣歷史的濾鏡,儘管他在高中數學不及格後從未上過大學,但曹永和的這種做法對後來的歷史學者產生了深遠影響。

與此同時,歷史學家鍾淑敏和陳翠蓮分享了曹永和如何在台灣的禁令下,讓國外歷史學家的研究可以被使用,其中包含了一些激進思想家的作品,如許世楷、王樂德、史明和伍照同。此外,該影片溫暖地回憶了荷蘭著名歷史學家包樂史(Leonard Blussé),他專門研究亞洲和歐洲的關係,並能流利講北京話。藉由曹院士勤奮不倦的研究,包樂史得以闡明荷蘭東印度公司在東亞的活動。

以動畫鋪陳曹院士的人生故事

《曹院士的隱藏文本》(2020年)是導演陳麗貴製作「台灣三部曲」的最後一部。她曾在休士頓和芝加哥擔任記者,並製作了《好國好民》(Dear Taiwan,2011年)和《史明:革命進行式》(Su Beng: The Revolutionist,2017年)等影片。在1989年回到台灣後,陳麗貴還執導了其他影片,包括《台灣第一女醫師蔡阿信》(Taiwan’s First Female Physician Chhoà A-sìn,1999年)。

在她的領導下,《曹院士的隱藏文本》具有生動的開場場景-一段兩分鐘的動畫自一艘船的警報聲和日本的旭日旗畫面開始,突然,一艘小船出現在狹窄的水道上,飛揚著中華民國的國旗。接下來,船停靠岸邊,陸上的人們歡呼雀躍,它由一艘帶著同樣國旗的小船護送。當疲憊不堪的士兵們下船時,音樂變得沉重,岸邊的歡呼聲停止了。

接下來,動畫中的士兵開始向手無寸鐵的平民開火,任何對台灣歷史有所了解的人都會意識到這是1947年二月底發生的二二八事件,中華民國國民黨政府的軍隊在這次事件中殺害了許多反政府社運者以及政治中立的台灣人。

在這段動畫中,音樂加速,一位戴著眼鏡的男子載著一位年輕女子,他們騎著自行車急速穿過田野。而後當戴眼鏡的男子出現在一所大學圖書館時,他遇到了更多的士兵。紀錄片的其餘部分專注於講述曹永和的故事,這位無名英雄在數十年中努力工作。他的兒子曹長平指出他的父親(曹永和)在政治上保持了保留克制的態度,因為他許多大學的同事在戒嚴下「消失」。曹長平表示「所以,他看見許多學者在白色恐怖中被逮補。」

Superb animation and an emotional score add texture to Chen Lih-kuei’s documentary.

[卓越的動畫以及乘載豐富情感的樂曲為陳麗貴的紀錄片增添質感]

台灣島的歷史與中國截然不同

與此同時,曹永和的姐姐曹玉梅在電影中解釋了騎自行車的場景。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她正在上學。「我哥哥接我回家了,帶我回家」她透露。

吳強調,二二八事件摧毀了台灣人對中國的任何幻想。幸運的是,這部電影有一個美好的結局-曹永和最終因他的學術工作而受到表彰,獲得了一份教職並成為一名學者。他還獲得了荷蘭皇家勳章、台灣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和日本皇帝的旭日勳章。

Chen Lih-kuei
Chen Lih-kuei lets the interview subjects tell the story in The Hidden Transcript of Academician Ts’ao.

[陳麗貴讓受訪者在《曹院士的隱藏文本》中訴說故事]

對於想知道為什麼多倫多和溫哥華的加拿大台灣文化節正在探索東亞島國和荷蘭之間的歷史聯繫的人來說,《曹院士的隱藏文本》提供了答案,而明年將為荷蘭殖民台灣的400周年。

正如紀錄片中的受訪者所指出的,曹永和對「台灣的島嶼歷史」的研究不是圍繞政權或統治者展開的。相反,他透過土地和海洋貿易路線來檢視自己的國家,包括與日本和荷蘭的貿易。而且,他是在國民黨獨裁政府仍然聲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時這樣做的。「當我來到台大時,國民黨仍然在逮捕和殺害人們,」曹永和在紀錄片中回憶說,「所以守衛被駐守在大門口。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