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Photo by Pedro Augusto Meza

陳嘉昊透過《馬照跑‧舞照跳》分享不復存在的香港故事

很多溫哥華居民並不知道某些鄰居正努力嘗試保留富有想像力的香港文化。這個曾經自由的港口城市孕育出以粵語為基礎的當代媒體、藝術和娛樂產業。然而,自從香港在1997年回歸中國以來,便一直經歷普通話殖民化,近年的打壓更日益嚴重,迫使數以百萬計的民眾上街抗議。這導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2020年通過嚴苛的《香港國安法》,結束了承諾維持至2047年的高度自治。

繼續閱讀 »

Yvonne Wallace作品《útszan》將探討關懷和語言收復的喜悅

在Yvonne Wallace開始為《útszan》(改善)進行採排前一天,她與母親一同回顧了台詞的讀音。這演出的部份對白是以ucwalmícwts(人民的語言)來編寫。她透過Zoom視訊會議向Pancouver表示:「當時我們正在練習「q’a7」這個字(食物)的發音。這是非常短促,並以聲門來發音的詞彙。我以為自己懂得如何把它讀出來。」她的母親是精通ucwalmícwts的語言教師,當時亦有協助Yvonne掌握正確的讀音。

繼續閱讀 »
photo by Kal Visuals

卑詩演員工會/加拿大影院、電視及電台藝術工作者聯盟:種族、年齡、殘疾、性取向和性別不公待遇的普遍性令人關注

一個卑詩省大型表演者工會的普查發現,大約三分一的黑人、非洲和東亞受訪者去年曾經歷「種族不公待遇」。卑詩演員工會/加拿大影院、電視及電台藝術工作者聯盟(UBCP/ACTRA)代表超過7,800名卑詩省演員,當中38%完成了上述問卷調查。約四分三成員自我識別為白人或歐洲人,又或者可冒充成白人以獲得更多工作機會。

繼續閱讀 »
Meditation 4 Black Women

Crazy8s電影製作者Rukiya Bernard在《Meditation 4 Black Women》將有關種族清算的情感呈現於觀眾眼前

溫哥華演員兼導演Rukiya Bernard最新短片的歷史背景並非由她憑空想像出來,而是她在多倫多成長的親身經歷。Rukiya透過電話向Pancouver表示,自己的父母多年來是多倫多首家非洲商店World Art & Décor的擁有者。因此,她在成長階段已經接觸非洲和加勒比海的文化和歷史。她的母親來自東非國家肯雅,父親則來自牙買加。

繼續閱讀 »
Wing Sang Building

華裔博物館在國慶日開幕前夕獲得1,000萬元的卑詩省政府額外資助

位於溫哥華唐人街的歷史建築永生號大樓即將改建成新的華裔博物館,成為旅遊及教育景點。另外,持有大樓的卑詩省華裔博物館協會將獲得1,000萬元的省政府額外資助。政府新聞稿稱,這項撥款將用作支付博物館於7月1日開放前夕的「翻新和營運成本」。加拿大華裔博物館的首任首席執行官李林嘉敏博士表示:「抵銷營運成本的影響也將使我們能投入更多的時間與心思,進一步優化訪客體驗,這對博物館的成功至關重要。」

繼續閱讀 »
Jody Wilson-Raybould

原住民作家兼前政治家王州迪呼籲「中間者」打破社會隔膜

前聯邦內閣部長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希望領袖可成為「中間者」(in-betweeners)。同樣為暢銷作家的她在3月31日於卑詩婦女健康基金會光明午宴(B.C. Women’s Health Foundation’s Illuminations luncheon)發表主題演講,詳細解釋了這個概念。王州迪在Parq Vancouver的舞廳說:「殖民主義其中一個後遺症,是在原住民與非原住民之間,以及官方與第一民族之間構成有形及無形的隔膜和孤立感。我們關於對方,以及他們說話方式和世界觀的了解程度並不足夠,甚至比我們想像中低。」

繼續閱讀 »
Two Taiwanese Indigenous artists, Anchi Lin [Ciwas Tahos] and Vava Isingkaunan, stand on a spiral staircase looking to the bottom left of the frame.

沉重的歌聲,不變的血統 — 對身份的反思

家族背景對一個人的影響有多深?到底身份是你的包袱,抑或支撐著你的基礎?4月2日,兩名台灣原住民藝術家進行了意味深長而莊嚴的演出,以回應溫哥華美術館名為Guud san glans Robert Davidson: A Line That Bends But Does Not Break的展覽。林安琪(Ciwas Tahos)是泰雅族的藝術家,而簡志霖(Vava Isingkaunan)則是布農族的表演者。兩人透過歌聲、傳統樂器和語言上演了一場土地確認(land acknowledgement),表達他們獲邀到此的榮幸,以及在這段期間多加學習的意願。

繼續閱讀 »
Okeichan

在范度森植物園舉行的日本櫻花祭將提供加倍娛樂和食品選擇

有時候,成功可以源自簡單的構思。溫哥華居民Linda Poole因丈夫當時是加拿大駐海地大使的關係而曾經居住於太子港(Port-au-Prince),並從倆人的朋友 — 時任日本駐海地大使Hisanobu Hasama — 身上認識到日本的櫻花祭。Linda接受Pancouver電話訪問時憶述了當時的情況:「我從不知道有一個讚頌我最喜愛花卉的節日。於是我便告訴他,在回家後將舉辦相同的節慶。」

繼續閱讀 »
Geoff Berner

音樂家Geoff Berner分享對學習意第緒語、英國帝國主義,以及加拿大作為肅清異己國家的看法

Geoff Berner在八、九歲的時候,於家庭聚會中第一次聽到意第緒語(Yiddish)。該名東溫手風琴家兼唱作家透過電話向Pancouver表示,那個場合有數位來自Louis Brier養老院的猶太裔長者。坐在餐桌旁邊的祖父說著Geoff聽不懂的句子和詞彙,年輕的他更覺得這種語言聽起來好像德語。

繼續閱讀 »
Phantom Eye by Steven Beckly

李康然(Steven Beckly)的Capture Photography Festival參展作品《Phantom Eye》高掛在布勒街之上

2021年7月2日清晨,墨西哥灣上演了一幕奇境:由水底管道洩漏出來的燃氣著火,造成海面在燃燒的景象。數小時後,這個位於尤卡坦半島以西的「火眼」終於被撲滅,而這不尋常事件的畫面亦已經在社群媒體上瘋傳開去。Capture Photography Festival執行長Emmy Lee Wall表示,人類直覺上會相信照片代表著真相,但上述事件並非如此,因為根據物理定律,水並不能燃燒起來。

繼續閱讀 »
Dancers of Damelahamid 2 by Chris Randle

Dancers of Damelahamid舞蹈團執行長兼藝術總監Margaret Grenier以復興原住民文化實現父母夢想

曾經是吉新族(Gitxsan)酋長的Ken Harris與克里族(Cree)妻子Margaret將他們的舞蹈團命名為Dancers of Damelahamid背後大有原因。在1960年代的時候,倆人希望團體的名字能夠反映吉新族的文化傳統。在1951年之前,加拿大政府一直推行《印第安人法》(Indian Act),禁止原住民舉辦散財宴(potlach),因此他們下定決心,誓要復興西北海岸的原住民文化。

繼續閱讀 »
Rudolf Vrba

卑詩作家Alan Twigg緬懷20世紀最偉大告發者兼溫哥華長期居民魯道夫·弗爾巴

一名非凡的溫哥華長期居民在17年前去世。然而,被形容為「奧斯威辛惡行揭露者」的魯道夫·弗爾巴(Rudolf Vrba)在這個城市幾乎寂寂無名。溫哥華作家Alan Twigg希望改變現狀。曾經出版《BC Bookworld》的他花了一年時間建立RudolfVrba.com網站,鉅細靡遺地例出該名卑詩大學前任藥理學教授對人類作出的崇高貢獻。

繼續閱讀 »
|John Horgan. Photo by Charlie Smith

「攜手對抗種族主義獎」得主賀謹表示卑詩省的故事值得全球借鏡

卑詩前省長賀謹(John Horgan)稱,他所屬的政黨會刻意招攬「外表與選區主流選民無異」的候選人。在3月19日於素里藝術中心發言的時候,他更認為卑詩新民主黨的努力,提升了大眾在議會及內閣的代表性。賀謹以南亞裔人士擔任議會議長、教育廳長和律政廳長作為例子。他亦提到議會有三名原住民省議員,而在新民主黨的黨團中,女性佔了一半席位。

繼續閱讀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